新冠疫苗:施打前必须知道的四件事 | 科技环境 | DW | 15.01.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科技环境

新冠疫苗:施打前必须知道的四件事

全球施打的各种新冠疫苗中,以美国辉瑞和莫德纳、英国阿斯利康、俄罗斯卫星五号以及中国的国药和科兴疫苗为主。德国之声访问两位生医专家了解其中的差异。

Corona-Pandemie | Impfstoff von BioNTech/Pfizer

美国制药公司辉瑞(Pfizer)和德国医药公司BioNTech研制成的新冠疫苗有效率高达90%。

(德国之声中文网) 目前全球施打的疫苗大致可以分成三类:一种是mRNA信使核糖核酸疫苗,美国的辉瑞和莫德纳就属于这种,第二种是腺病毒疫苗,以英国阿斯利康、俄罗斯卫星五号为代表,中国目前的国药和科兴疫苗则属于灭活疫苗。

德国之声访问台湾免疫学者、前阳明大学微生物免疫研究所教授张南骥与台湾中央研究院生物医学科学研究所兼任研究员何美乡,请他们厘清几个关键的问题。

1.mRNA?腺病毒?灭活疫苗?这些是什么意思?

张南骥说:「mRNA疫苗是把mRNA包埋在奈米微粒这么小的脂肪层, 跟细胞膜很像,可以直接结合你的细胞就进去了,它不需要一个接受器。」他表示,这种疫苗在制作的时后很困难,之后也要低温保存,麻烦的是在之后的低温物流运送。

张南骥介绍,英国的阿斯利康是用毒性比较小的腺病毒,「但还是活的病毒」,利用接受器进到细胞核里面,「号称不会嵌到DNA里面,在细胞核里面要转成RNA,出来之后再作蛋白质」,所以步骤过程複杂。

他说:「过去很多基因治疗是用腺病毒,基本上来说就是比较麻烦的,会不会又嵌进去了,或是存留的时间比较久。」

张南骥提到,中国所做的灭活疫苗是比较「土法炼钢」,在细胞上面养活病毒,养很大把它纯化再打死。他表示,有人认为,这种做法最好,因为病毒是死的,「它身体的所有的东西都到你身上让你看见」。但他个人认为,「这样最危险,万一有没有弄死的,那是满複杂的」。

何美乡则表示,「mRNA和腺病这两种疫苗我们的经验都不多」,但对于灭活疫苗的经验很多。一般照常理,这种疫苗应该是很安全的,但是科学家发现,有一些疾病,使用灭活疫苗会产生ADE (抗體依賴性增加病毒感染力),打了疫苗的人,有的人不受到保护,反而病得更严重。

她举例,像是登革热、很常见的人類呼吸道合胞病毒 (respiratory syncytial virus)都不能使用灭活疫苗。她也指出,过去在SARS疫苗研究的过程中,在动物实验里面发现灭活疫苗会带来ADE的现象。

她表示,全世界有能力研发疫苗的国家中,只有中国研发灭活疫苗,但是因为没有看到科学文献,她不认为可以评论,只说:「那个不会是我建议去研发的,以前不会,现在也不会。」

Indonesien Sinovac-Lieferung

科兴疫苗有效率在巴西有效率为50.4%。疫情严重的各国,像是图上的印尼,已经紧急施打了许多科兴的疫苗。

2.疫苗会带来副作用吗?

张南骥认为,mRNA疫苗安全性很好,副作用也比其他疫苗少。他提到,mRNA这种疫苗「比较纯净」,使用「棘蛋白」(spike protein)的「信使」(messenger)打进人体,「直接自己身上来做」,不需要会造成很多副作用的「佐剂」(adjuvant) 。

他以天花举例,接种疫苗者手臂上都会有很大的疤,因为「很多细菌的东西要打进去」。他说 :「大部份产生很多反应,都是因为『佐剂』。」

他说,mRNA疫苗进到细胞,做完蛋白质以后,因为很脆弱,在细胞内会被吃掉,「完成工作之后就会消失,安全性应该是非常好」。

至于灭活疫苗,张南骥表示,因为加上有「佐剂」可能副作用很大。他说:「因为打得越杂的话,产生的各种交叉的那个副作用或者是过敏的标的也很多,事实上是很难预测。」

何美乡则强调:「疫苗好坏,百分百当然是最好,都没有副作用当然是最好,但那是不可能,所以就往下调。」

她坚持,副作用之分都是根据学理,当最终要比较疫苗好坏时,要临床试验,要大家「不要说疫苗的坏话」。

她说:「一定会有副作用,一定会有特殊体质,一定会有人来打的死亡,跟疫苗不一定有关系。」

3.有效率的意义?

张南骥表示,有效率「非常重要」,「一个东西没有效果那要打它干什么」。他提到,疫苗要批准上市前,一、二期都很注重安全, 最后一期人体实验,要超过60、70%大家才会比较相信可以帮助到疫情。他提到像辉瑞跟莫德纳都有90几%,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安全性也已经早就在第一期经过测试。

他说,现在疫苗竞争很激烈,「各有各的地盘」、「每个人都投资很大,希望回收」。他发现,当有疫苗出现效率不太高的时候,就会有另外一个说辞,但「这些意义都不大」。

但何美乡确认为,有效率的意义要看情况:「你什么都没有的话,假如现在是艾滋病话,30%也要用,就看你自己的选择。」

提到科兴疫苗在巴西整体有效率为50%,她认为「也是OK」。她说:「50%如果疫情很严重还是要打,如果有选择当然选择90%。」

何美乡提到,不管是中国国药还是科兴,目前都没有看到公诸于世的文献,所以没办法对它做任何的评论。她强调,要有文件才能进行审查,外界也才能评论。

Türkei Ankara | Coronavirus | Impfung Recep Tayyip Erdogan; Präsident

土耳其总统带头施打中国的科兴疫苗,鼓励民众接种。

4.资讯透明度比讨论好坏更重要

两位学者都提到,相较于辉瑞和莫德纳的文献资料完全公开,中国疫苗的相关资讯透明度尚不足。张南骥说:「大陆是非常隐秘,谁都不知道他在搞什么。」何美乡则表示,这让她「无法评论」中国疫苗。

何美乡说:「所有临床研究的资讯,一定要很清楚地把它文字化记录下来,收什么人?多少人?怎么样的条件?这个文件就是要给FDA药政单位来审查。」

至于一般人很关心的疫苗「好坏」,张南骥认为,美国的辉瑞跟莫德纳都很有效果,而且生产力很强,对将来病毒突变应变力很强。但何美乡却不赞成去决定哪一个疫苗好坏。

她说:「疫苗施打本来就是个人选择。」她认为现在「民众已经对疫苗很害怕了」,这个时候,不该凭个人的智慧判断疫苗好坏,而是让法规单位来考量。

她强调,在疫情严峻的国家,只要确定安全,「有相当的有效性就应该去打」,才能「保护自己、保护别人」,尽快减少感染和死亡案例。

观看视频 02:38

“巴铁”不再铁?中国疫苗难觅测试者

© 2020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