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代孕宝宝滞留乌克兰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8.05.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新冠疫情:代孕宝宝滞留乌克兰

乌克兰一家代孕诊所发出的视频震惊国际。许多代理孕母生下的婴儿因为疫情的缘故,无法被委托父母接出乌克兰。德国之声实地调查了这个充满争议的行业。

Ukraine Kiew | Coronavirus | Leihmutterfirma (Getty Images/AFP/S. Supinksy)

在基辅“待领”的婴孩

(德国之声中文网)"终于拥有自己的孩子,让我们欣喜若狂。我们超爱她的。"五月初,德国夫妻尤利亚和彼得委托的乌克兰代理孕母诞下一名女婴。尤利亚对德国之声表示,他们多年来梦想能有自己的孩子,但经过各种尝试都未能怀孕。这对夫妇目前暂居在乌克兰首都基辅周边的一处建筑群中。这栋所谓的"酒店"是私人诊所BioTexCom提供给客户的招待所。设有铁丝网水泥墙背后的建筑,多次登上全球的新闻版面。起因是这间诊所发出了一支寻求援助的视频,里头拍摄了46名等待与委托父母一起离开乌克兰的代孕婴儿。由于乌克兰在新冠疫情期间关闭了边境,这份等待变得遥遥无期。

通过视频看望孩子

在"酒店"的内院里飘扬着中国、西班牙、瑞典、意大利等国国旗,代表着顾客所来自的国度。其中也有德国国旗。想要入内必须戴上口罩和手套。里头的摆设看上去既昂贵又俗气:老土的家具、石膏雕花的天花板。

Symbolbild: Leihmutterschaft (picture-alliance/dpa/D. Fiedler)

怀孕是为了......赚钱?

尤利亚和彼得年纪都是35岁左右。他们并未透露真名,因为德国法律禁止代孕。这对夫妇运气不错,在乌克兰关闭边界不久前抵达了当地。"我们立刻买了机票飞来这里,然后在酒店里待了两个月等待女儿到来。"尤利亚如是说。多数其他委托人只能通过诊所工作人员寄的照片或视频看孩子。尤利亚说:"我的心都碎了。头几个礼拜正是建立母婴关系的关键期。"

庞大的委托数

与许多西方国家不同,代理孕母在乌克兰是合法行业,利润相当可观。十多家中介所提供代孕服务。究竟乌克兰有多少婴儿因为新冠疫情无法与委托父母返家?政府相关单位并未回答德国之声的询问。乌克兰议会人权专员德尼索娃(Ljudmyla Denysowa)表示,大约有超过100名婴儿,但这并非官方统计数字,而且人数不断增长。

对于不是在类似BioTexCom大型诊所出生的新生儿,乌克兰政府显然并未进行控管。有迹象显示,一些婴儿被安置在租赁的公寓中,负责照顾孩子的不是医疗人员而是保姆。基辅一家私人公司的生殖医学法中心负责人安托诺夫(Serhij Antonow)指出:"取决于中介所而定。在疫情期间很难找到合格的人员。"他表示,各家中介提供的条件以及照顾不尽相同,但至少有部分中介可能是违法作业。"没有人监管,他们也不纳税。" 安托诺夫建议,选择中介时必须格外留意。

法律的差异

在新冠疫情封锁期间,外籍父母若想进入乌克兰必须获得该国外交部的特别许可。申请许可有两条途径。多数人会通过所属国家的大使馆申请,疫情期间需耗时数周。人权专员德尼索娃表示,更快的办法是透过乌克兰议会人权办公室,但鲜少有人知道这条管道。

Ukraine Kiew | Coronavirus | Leihmutterfirma (Getty Images/AFP/S. Supinksy)

护理人员在BioTexCom诊所的"酒店"中照顾新生儿

委托父母被建议向大使馆寻求协助,因为他们必须先为孩子申请离境所需的文件。德国大使馆发言人对德国之声表示:"外交部已经意识到这一问题。"尽管面临防疫限制,德国驻基辅大使馆已经作好准备"协助受影响的家庭,让新生儿能到德国与家人团聚"。

困难之处在于法律差异。在乌克兰,代理孕母生下孩子后,出生证明上会写委托父母的名字。但这在德国无法获得承认。德国出于道德考量禁止代孕工作。汉堡Rose & Partner律师事务所的家庭法律师奥尔登堡格(Marko Oldenburger )表示:"根据德国法律,母亲身份只能建立于生育孩子上。依据规定,所谓的地位权会被赋予乌克兰代理孕母,而不是德国籍的委托方女性。"但父亲则不同。"如果孩子是委托方男性的精子通过人工受孕所生下,即使在孩子尚未出生前,只要代理孕母同意和认可,就能确立他的父亲地位。"如此一来,孩子就能取得德国籍并得以从乌克兰离境。回到德国后,委托方女性必须通过领养成立亲子关系。

呼吁禁止代孕

BioTexCom所发出的视频在乌克兰掀起了政治辩论。乌克兰儿童权利顾问库雷巴(Mykola Kuleba)要求禁止代孕。议会人权专员德尼索娃起初也发表了类似观点,但随后修正了看法,主张改善法律规范。"来自外国的代孕需求非常大。光靠禁止无法解决问题,反而会制造出代孕的地下工厂。"

乌克兰司法部在回复德国之声提问时表示,2019年乌克兰有近1500名婴儿是外籍父母委托乌克兰代理孕母所诞下,其中约140名婴儿的父母其中一方是德国籍;2018年代孕生下的婴儿人数较少,官方统计约有1100人。在此之前,多年来未曾有可靠的统计数据。

许多乌克兰女性因为经济状况不佳而选择代孕赚钱,每代孕一次能获得超过15000欧元。乌克兰的平均收入约为每月350欧,但新冠危机已经导致许多人失业。一名代理孕母对德国之声表示:"我是为了自己的孩子迈出了这一步。"她希望能为孩子提供"美好的人生"。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