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卡特的辉煌与沧桑 | 文化经纬 | DW | 10.11.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斯卡特的辉煌与沧桑

斯卡特是德国人发明的纸牌,也是深受民众钟爱的一种智力游戏。纸牌面世迄今已届两百周年,但对新世代人来说,它已魅力不再。

(德国之声中文网)汉堡"万茨贝克玩家"俱乐部(Wandsbeker Zocker)的食堂里,人们寒暄、交流,人声鼎沸。准19点整,场地里即时鸦雀无声,这是每周三俱乐部的"斯卡特之夜"。作为主席的希姆恰克(Bernd Szymczak)主持活动的开场式,他指示参加者按桌就座。斯卡特虽然只是纸牌游戏,但观察在场者的面部表情,就能看出:现在可得认真对待了!大家马上进入状况:"18,20,2",牌手们互相"激将",早已忘却周遭一切,他们专注地盯着手上的纸牌。斯卡特并不纯粹是赌博游戏,它注重深思熟虑和战略技巧。

Galerie 200 Jahre Skat - Skat 2013

汉堡"斯卡特之夜"

斯卡特术语

一名牌手说:"斯卡特学不来,有天赋的人才能玩"。非常清楚的是:斯卡特自成一格,有自己的语言,它可以学习, 例如"祖母"代表的是一张好牌,"笛子"代表至少四张同色牌,"全臀"(Ein ganzer Arsch)指的是一手好牌。戈珍·舒马赫(Gudrun Schumacher)就拿到了一幅好牌,但"好景不长"才是斯卡特的常态,不过戈珍仍难掩兴奋地说道:"每局牌都不一样,我对斯卡特很着迷"。她的"着迷"可说来话长了:现年83岁的戈珍是牌局中最年长的一位,而在场的所有牌手几乎也都华发罩顶。

Galerie 200 Jahre Skat - Skat 2011

周末的斯卡特牌局

戈珍经历过斯卡特的全盛期,那时斯卡特是一个不分老少的全民游戏。她说:"我小时候父母就打斯卡特,我只能站在旁边看"。长大后,戈珍对斯卡特非常热衷,与其他夫妻们组织了斯卡特牌友圈,戈珍说:"后来因为年龄的关系,牌友圈就慢慢解散了。大约10年前,我加入了'万茨贝克玩家俱乐部' "。但万茨贝克玩家俱乐部也面临着后继无人的难题,俱乐部主席希姆恰克表示:"俱乐部有26名成员,但是渐渐都上了年纪,这是我们最主要的问题。 你随便到哪儿看,年轻牌手都如凤毛麟角,几乎没有年轻学生。" 俱乐部里最年轻,而且热爱斯卡特的弗尔克如今也已35岁了。

智力游戏

今年斯卡特迎来了它200周年的诞辰,但没人知道斯卡特诞生的准确时间。大约1810 到1817年之间,图林根州的阿尔滕堡市首次出现了德国纸牌。

Galerie 200 Jahre Skat - Skat-Masters

200周年斯卡特

根据可靠的传说,1813年的9月4日,纸牌手汉斯卡尔(Hans Carl Leopold von der Gabelentz)在他的笔记本上写下"Scat"字样,并记录了打牌的输赢结果。这期间,汉斯卡尔及其牌友一同,逐步改良旧有的纸牌游戏,从而发展出了斯卡特纸牌。从此以后,纸牌游戏成为德国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种社交游戏。拿破仑攻打德国期间,敌对双方的士兵将斯卡特传遍全国。

热情已冷

德国人对斯卡特的热爱经久不衰,20世纪初,作家图霍尔斯基(Kurt Tucholsky)将这种热爱表现在其作品之中,他写道:"当德国人真正感到幸福满足时,他不是唱,而是玩斯卡特"。作曲家李查·施特劳斯(Richard Strauss)甚至在1924年完成的歌剧作品《间奏曲》(Intermezzo)中,编入了斯卡特牌局的场景。就连德皇威廉二世也跟一战期间的普通士兵一样,以斯卡特打发时间。只不过不同于他们最高指挥的是,士兵是在战壕里玩儿牌。后世人也同样喜爱斯卡特,例如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君特·格拉斯(Günter Grass)、前总理施罗德(Gerhard Schröder)以及他当年的党内同志及对手拉方丹(Oskar Lafontaine)等,都是斯卡特的爱好者。

Galerie 200 Jahre Skat - Skat 2009

爱好斯卡特的前总理施罗德

虽然斯卡特今天仍然流传广泛,约有2千万德国人会打斯卡特,但德国斯卡特协会会员大量流失。斯卡特协会成员邬特·莫德罗夫(Ute Modrow)指出:"1990年协会共有3万5千名成员,今天大约为2万6千人,其中多数已超过60大关,年轻人成为协会中的'稀有动物' "。斯卡特圈里的人认为,业余时间斯卡特的竞争对手非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莫属。现在的学生,课余时间大多上网浏览,即使网上也有斯卡特游戏,还是乏人问津。

Galerie Fastenzeit Symbolbild Verzicht auf Handy und Fernseher oder PC

新世代的业余消遣

已过世的德国幽默大师Loriot在一出电视小品剧中表现了他对斯卡特的赞赏:在一家酒馆儿里,有人问Loriot:"玩斯卡特吗?",他回答说:"眼下没有!" 接下来他说了一句斯卡特牌友的名言:"玩牌、懂牌,是至高无上的享受"。对于斯卡特的传承问题,邬特持审慎乐观态度, 她说:"最近有些斯卡特俱乐部成员的平均年龄已降到50岁以下。" 看来,德国的斯卡特游戏已逐渐步入退休年龄。

作者:Marc von Lüpke-Schwarz, 编译:杨家华

责编: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