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之恶,光有个人道歉远远不够”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4.01.2014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文革之恶,光有个人道歉远远不够”

上周日中共前高官之女宋彬彬,就文革期间母校副校长卞仲耘被红卫兵打死事件,表示公开忏悔。她的道歉收获了一片质疑,评论人士表示“历史真相不能被个人道歉模糊。”

Kulturrevolution in China Mao Tsetung

(德国之声中文网)据北京媒体《新京报》报道,1月12日,中共前高官宋任穷之女宋彬彬,现身北京师范大学女子附中"老三届"师生见面会上,向文革中受到伤害的老师道歉。其中代表案例为:1966年8月5日,时任北师大女附中校党总支书记兼副校长卞仲耘,在一些学生发起的游行和批斗中,被殴打折磨致死,卞仲耘是文革中北京首名蒙难的教育工作者。据《纽约时报》引述一份中共党内文件资料数据,1966年8月和9月间,北京有将近1800人在遭受了红卫兵和其他造反派的暴力后死亡。

宋彬彬一直被视为文革造反派的标志性人物,其父亲是中共建政后的上将宋任穷。宋彬彬在1960至1966年期间就读于北师大女中。1966年宋彬彬与其同学刘进成立该校"文革筹委会";1966年8月18日,时值卞仲耘被打死后两周的时间,刘进、宋彬彬在天安门城楼受到毛泽东接见,毛泽东一度称其为"要武",宋要武这个名字也成为文革的符号。文革后宋彬彬赴美留学并入籍美国,1989-2003年在美国马萨诸塞州环保局任环境分析官员。

宋彬彬在见面会上含泪读了一篇早已拟好的道歉声明,该声明也全文登载在国内政论网站"共识网"上,她反省了自己在文革时作为造反派的行为,她表示"再不道歉,就没有机会了";就卞仲耘之死,她称在卞仲耘被暴力致死前"曾两次阻止,看到同学散了,以为不会有事,就走了";"我对卞校长的不幸遇难是有责任的……担心别人指责自己'反对斗黑帮',没有也不可能强势去阻止对卞校长和校领导们的武装";宋彬彬还表示:"请允许我表达对卞校长的永久悼念和歉意,没有保护好校领导,是终生的伤痛和懊悔。"

去年10月,另一位中共红二代陈小鲁,也曾在其母校北京八中组织文革道歉会。宋彬彬成为陈小鲁之后的第二位为文革暴行道歉的红二代。但她的公开忏悔受到民间广泛质疑,认为她"名为道歉,实在撇清与卞仲耘之死有直接关系,为自己的罪责辩护";旅美自由媒体人曹雅学在推特上发文评论:"宋彬彬把对老师的暴力迫害说成'抱歉没把老师保护好',这样的道歉与事实无关、与忏悔无关、与历史反省无关、与批判体制之恶无关,与承担个人责任更无关,目的是为了把自己身上'红卫兵'这三个脏字洗白";另一旅美新媒体人北风认为"有些人认为,拒绝宋彬彬道歉会打断那些正在犹豫的人道歉的念头,堵塞社会宽容和进步之路,在我看来,如果接受这种推卸责任式的道歉并成为示范,民众将彻底失去认清真相及反省的机会。"

1月13日,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分校创办的网站"中国数字时代"透露,中国国信办发出通知:由于网络舆情复杂,各网站对于"宋任穷之女宋彬彬道歉"报道要降温,现报道从首页撤下,互动环节不要推荐相关话题。

China Flash-Galerie 60 Jahre Volksrepublik 1966 Kulturrevolution

中国文革期间"狂热的人群"

"人人都说自己是受害者而不是加害者"

中国学者、国务院农村发展中心前研究员姚监复向德国之声表示,这次道歉宋彬彬还是坚持了原来的说法,宋彬彬曾在2012年发表一篇回忆文章中称,她和该校其他红卫兵领袖曾两次劝阻殴打卞仲耘以及其他校方人员的学生,当时校领导们被拉到学校的一个操场上,后来才知道卞仲耘快不行了。

但卞仲耘丈夫王晶垚一直以来对外公开表示,宋彬彬通过煽动或暗中支持学生动武,之后又有意不予施救,对卞仲耘之死起了较大的作用。他也多次公开指责宋彬彬及其他人,掩盖在卞仲耘事件中的罪恶。

姚监复也透露,在卞仲耘事件中,还有邓小平的后代邓楠、邓榕都在参与,但至今未见他们发声。早前中国知名学者章诒和在其著作《伶人往事》中,表示亲眼目睹卞仲耘遭受暴力的情景,指行凶者为中共前领导人女儿;王晶垚在早前在澳大利亚SBS电视台纪录片《As It Happened:Mao-A Life, Mao Is Not Dead》中,也曾明确表示邓榕参与了当时的殴打。

姚监复也表示,尽管看到一些人已经站出来公开为文革罪行致歉,包括零星的红二代,但是这些道歉背后的潜台词都在表示自己也是文革的受害者:"人们都说我怎么受害,而不说我怎么害人,都说自己是受害者而不是加害者。"

120 Jahre Mao Zedong Geburtstag China

当下中国还有大批拥毛人士

"毛泽东和整个共产党都有责任"

《纽约时报》就宋彬彬道歉一事,还采访到卞仲耘的丈夫王晶垚,现年93岁的王晶垚表示从未接到宋彬彬直接的道歉,他也认为宋彬彬和其他造反派的作为,都受到毛泽东的支持,毛泽东是整个罪恶的根源"整个共产党和毛泽东都有责任。"

姚监复也表示中国封建帝制时期,都曾发出200多封"罪己诏"(中国古代君主所下发的进行自我批评的诏书,旨在反省自己的过失,改变政策。),但中共执政者面对不同历史时期的错误,从来不曾省视和问责:"共产党领导人从来不发'罪已诏',养成了从不做自我批评、从不认错误的传统,所以大跃进死几千万、文革伤害了上亿人、六四向老百姓开枪也不认罪。"

姚监复认为这些个人的道歉,对于文革之恶的问责和历史真相的公开来说远远不够:"如果德国只谴责打死犹太人的德国老百姓,而不谴责希特勒的话,别人是不会谅解这个民族的;中国到现在没清算毛泽东的罪,这是根本的问题。"

作者:吴雨

责编:洪沙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