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不是旅游:国际学生苦等德国签证预约 | 非常德国 | DW | 24.10.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非常德国

#教育不是旅游:国际学生苦等德国签证预约

受新冠疫情影响,大量申请留学德国的国际学生签证受阻。他们联合起来,对德国大使馆和外交部发出信息轰炸,希望能够获得签证面试的预约。

Studentin Valencia Sanchez

瓦伦蒂娜(Valentina Sanchez)是墨西哥苦苦等待德国签证预约大军中的一员

(德国之声中文网)凌晨1点,闹钟响了。瓦伦蒂娜(Valentina Sanchez)赶紧起床,也许还有时间快速地冲一杯咖啡,摆好笔记本电脑。然后,这位24岁的学生开始上今天的第一堂课。

她的同学坐在柏林应用科学大学的教室里,当地时间是上午9点半。但瓦伦蒂娜被困在墨西哥普埃布拉的家中,她只能通过Zoom上课。

在世界的另一端,鲁兹贝(Roozbeh Irandoost)正在为另外的问题挣扎。在伊朗北部萨里的卧室里,他正在参加德累斯顿理工大学的课堂学习。

时差问题不大——只比德国早1个半小时——但是伊朗糟糕的网络连接以及Zoom和YouTube等网站被屏蔽,让鲁兹贝上课变得十分困难。

最终,瓦伦蒂娜和鲁兹贝遇到了同样的问题:他们都无法在德国大使馆预约面试,获得学生签证,也无法知道什么时候恢复预约。

Student Roozbeh Irandoost

鲁兹贝(Roozbeh Irandoost)正在参加德累斯顿理工大学的课堂学习

国际学生面临的巨大压力

他们不是例外。墨西哥和伊朗的数百名申请硕士学业的学生都面临同样的情况。

3月,当新冠疫情爆发之后,德国大使馆几乎停止了所有的签证预约。7个月后,在墨西哥城和德黑兰,硕士申请生的签证预约仍未重启。

"我们每天都在尝试联系大使馆,"瓦伦蒂娜在电话中对德国之声说,"但大多数情况下,我们没有得到任何答复;如果得到答复,那也是他们无法告知什么时候恢复预约。"

她说,"不确定性和焦虑是最糟糕的感觉。你只好不停地写信,希望他们能尽快给你一个答复。"

鲁兹贝也在电话中对德国之声说,"(在伊朗)我加入了几个社交媒体群,群友中没有一个人得到签证预约。我们明白疫情是个大问题,但我们可以出示核酸检测阴性证明,戴上口罩和面罩。”他说,"我们面临这么大的压力,却得不到任何消息。"

#教育不是旅游:呼吁与回应

一个月前,伊朗和墨西哥学生们找到了知己。其他数百名来自尼日利亚、印度、哥伦比亚、孟加拉国和土耳其的硕士申请生,也拿到了德国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也不能获得签证。

他们通过网络联合起来,使用话题标签“#教育不是旅游(#EducationIsNotTourism)”,对德国大使馆和大使、德国外交部和外交部长马斯(Heiko Maas)进行信息轰炸,敦促他们提供签证预约的明确指令。

在有些地方,这一招见效了——德国大使馆回应学生们的请求,开始寻找解决办法。德国驻印度大使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段视频,问候学生并向他们介绍了使馆的新措施。

然而,在墨西哥和伊朗的学生们声称,尽管他们发了大量的推特和电子邮件,但是要么只有零星的回复,要么石沉大海。

Student Mehran Mirmiri

德黑兰27岁的迈赫兰(Mehran Mirmiri左一)希望能到海德堡学习音乐疗法

"我在7月份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立即尝试预约,但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复,"德黑兰27岁的迈赫兰(Mehran Mirmiri)说。他希望能到海德堡学习音乐疗法。

他说,"迄今为止,我已经写了15封电子邮件,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难。"

为了求学,他们付出了代价

签证受阻给学生们带来很多麻烦。许多人为了负笈德国,放弃了他们原来的工作。他们被要求提交1万欧元的银行存款证明,这些钱就一直被冻结在那里了。

此外,为了证明有足够的英语能力参加国际课程,他们还要提供语言考试证书。这些考试都耗资不菲,但是他们眼睁睁地看着证书快要过期了。

"对我和我的父母来说,支付这些费用真的很不容易,"瓦伦蒂娜说,"当你花了那么多钱,计划却被打乱,真是太难了。"

伊朗的情况可以说是更糟糕。货币在贬值,这使得留学欧洲的费用逐月增加。男性学生在拿到学士学位后只有6个月的时间可以安排出国,否则就要开始为期两年的兵役。

"这6个月我只剩下两个月了,然后就必须参军了。"迈赫兰说。"为了读书,我卖掉了我的房子。这里的经济有些动荡。"他说,"压力太大了。我需要告诉军方发生了什么。"

Coronavirus I Außenminister Heiko Maas

学生们通过网络联合起来对外交部长马斯(Heiko Maas)进行信息轰炸

德国大使馆是否照章办事?

这些学生们感觉德国大使馆并没有照章办事。德国教育部长卡尔利泽克(Anja Karliczek )在8月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说:"外国学生如果能够证明他们的学习不能完全在国外进行,例如必须出席课堂,可以进入德国完成学业"。

比较让伤害更严重:其他遭受疫情重创的国家,如美国和巴西,都没有关闭硕士生的签证预约。

德国外交部在回复德国之声提问的电子邮件中说:"在目前的局势下,是否以及何时能够申请或发放签证,取决于当地具体情况。"

这封邮件说,"自春天疫情爆发之后,为了保护使领馆工作人员和游客安全,墨西哥和伊朗使领馆的工作效力已经大幅降低。"

邮件中还说,外交部正在努力确保学生获得签证,并称今年第三季度已经在墨西哥城和德黑兰共发放了310份学术签证。不过,这个数字并不只是属于硕士申请学生。

困在墨西哥普埃布拉家中的瓦伦蒂娜希望自己很快能够跻身其中。"我选择留学柏林,是因为我想为改变世界略尽绵薄。"她说,"我希望德国政府能够体察我意。"

 

© 2020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