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助重病弃婴NGO被叫停 创始人:理解政府决定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6.02.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新闻广角

救助重病弃婴NGO被叫停 创始人:理解政府决定

一对来自澳大利亚和英国的夫妇在过去16年的时间里,在中国开设了多家收留救助的重病残障弃婴的慈善机构。如今,设立在北京顺义区的其中一家护理中心被政府勒令停止运营。但这对夫妇对政府的决定表示非常理解。

China Hebamme mit Neugeborenem (Getty Images/AFP/Str)

镇江一家医院的新生儿(资料图片)

(德国之声中文网)北京新希望基金会的创始人罗宾·希尔(Robin Hill)向德国之声证实,由她太太周爱诗(Joyce Hill)和他一起创办的新希望基金会设于北京顺义的重病/残障弃婴救治中心已经得到当地民政部门通知,必须于2019年4月停止运营。罗宾·希尔强调,他完全理解中国民政部门做出这一决定的初衷。因为从今年年初开始执行的相关法规规定,重病以及残障弃婴必须生活在官方的儿童福利院内,而希尔夫妇在顺义运营的这家目前照管着大约40名儿童的护理中心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儿童福利院。

2003年,正在为一家瑞典企业工作的工程师希尔顺应了身为医生的妻子的意愿,在中国开始了救治扶持重病及残障弃婴的工作。16年来,这对夫妇在中国进行了各种尝试,目的介在帮助没有家人的重病及残障婴幼儿童。目前在北京以及河南省有5个项目点。总共为大约2500名儿童提供了必要的救助和医疗服务。目前,包括北京顺义区的护理中心在内,新希望基金会总共照顾着大约250名儿童。

严格的要求

北京市顺义区的民政部门值班工作人员2月6日在接到德国之声的问讯电话时,表示对上述事件并不知情,但会通报民政部门专项负责人沟通禁止护理中心运营的具体原因和法律依据。顺义民政部门的工作人员表示,针对收养儿童的慈善机构,中国当局已经出台了相关程序规范。对机构的建立,以及安全保证等领域都制定了具体的要求。而且,"现在制定了非常严格的要求"。

Screenshot New Hope Foundation

新希望基金会的宗旨是:总是安慰,常常缓解,有时挽救

据罗宾·希尔介绍,中国的民政部门目前正在着手整顿对各种婴幼儿福利机构的管理,依法叫停各种不直接设在儿童福利院之内的护理中心。原因是政府当局不再认可官方的儿童福利院把需要救助的儿童,分派给其它民间机构的做法,要求各地的儿童福利院院长应直接主持掌管护理救助儿童的工作。根据新希望基金会提供的信息,该机构虽然已经在中国的民政部门合法注册。但位于顺义的护理中心没有儿童福利院的资质。与此相对照的是,新希望基金会在河南地区的另外4个项目点都直接设立于官方的儿童福利院之内。

信仰基督教的罗宾·希尔向德国之声介绍,原来在国际SOS医院就职的妻子是一名医生,来到中国后感受到了"上帝的意愿",在中国开展起救治扶持重病及残障弃婴的工作。在得知位于北京顺义区的护理中心将被关闭后,这对夫妻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将那里的大约40名儿童转向基金会在洛阳或郑州等地开设的护理中心。希尔表示,这些儿童的大多数本来就不来自北京,只是出于就医的需要才把他们安置在北京的顺义郊区。

"在一个充满爱心的环境中去世"

希尔夫妇主要致力于收留那些生来就患有重病,因遭父母遗弃急需医疗救助的儿童,主要是6个月以下患重病,但是有医救可能的儿童。到目前为止,旗下基金会收留的绝大多数儿童都是自行通过各种渠道找到了这对夫妇。各大护理中心由新希望基金会的雇员来运营。该基金会力求安慰和喂养来到这里的这些孩子,"并且如果他们不能存活也可以在一个充满爱心的环境中去世。"

Mutter Krankenschwester mir Neugeborenem (Getty Images/China Photos)

新希望基金会出资救助了大约2500名重病弃婴和儿童(资料图片)

据罗宾·希尔介绍,旗下所有慈善机构每年的平均运营费用在450万美元左右。虽然这对夫妇也为此动用私人财产,但其它大部分运营费用还需要依靠第三方捐赠。在新希望基金会的主页上,可以看到包括英国驻华大使馆、360京东商城、澳大利亚政府、博世集团、周大福慈善基金以及美国的通用电气集团都属于捐款单位。

罗宾·希尔特别强调,虽然顺义区的护理中心即将被关闭,但和中国民政部门以及政府机关的合作一直非常顺利。后者也给予了新希望基金会很大的支持,对这对夫妇在中国所从事的事业也毫无戒备之心。他向德国之声表态称:"你知道想在这样一个大的国家促成某些转变,你无法让所有的人都满意。同时不是所有的转变最后都会成功。但你总应该根据自己的信仰来做出改变,我认为这就是如今中国政府做事的思路。"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