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家的博士头衔有多重要?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7.10.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政治家的博士头衔有多重要?

联邦教育部长沙万并非第一个被指控抄袭论文的政治家。究竟博士头衔对于政治家有何帮助,被撤销头衔又对他们的政治生涯有什么影响呢?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教育部长、基民盟党员沙万(Annete Schavan)因1980年递交的博士论文被指涉嫌抄袭,在德国掀起轩然大波。德国杜塞尔多夫大学哲学系已成立了检查委员会,重新评估沙万的博士论文。调查小组负责人罗尔巴赫教授(Stefan Rohrbacher)在评估报告中写道,沙万351页的博士论文中,有60页的内容并未详实注明出处或表述含糊。

Annette Schavan Dissertation Doktorarbeit Plagiat

德国教育部长沙万被指博士论文涉嫌抄袭

沙万本人则表示,她将继续为自己的清白抗争。与此同时,社民党联邦议院党团执行长奥珀曼(Thomas Oppermann)周三(10月17日)公开呼吁沙万,认真考虑辞去教育部长职务,使德国免于一场辩论。奥珀曼表示,虽然沙万抄袭一事尚未得到确切证实,但身为教育部长,"抄袭事件已经对她的声誉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害"。 无独有偶,德国曾陷入"抄袭门"的政治家并不只沙万一人。

德国前国防部长古滕贝格(Karl-Theodor zu Guttenberg)曾经是年轻有为而且备受欢迎的政治人物。不少人将他视为基社盟未来可能的总理候选人。然而,古滕贝格在被揭发抄袭博士论文后形象尽失,最终断送了政治生涯。

Deutschland Karl-Theodor zu Guttenberg Doktorarbeit

前联邦国防部长古滕贝格因剽窃论文被撤销博士头衔

该案是至今为止最知名的政治家抄袭论文事件,古滕贝格更因此被摘去博士头衔。在公众舆论的压力下,古滕贝格于2011年3月辞去了职务,至今未再出现在德国的政治舞台上。

自古滕贝格因抄袭论文下台后,许多政治家因为论文涉嫌剽窃而被取消博士头衔。政治学家朗古特(Gerd Langguth)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若博士头衔遭到取消,几乎也意味着政治生涯走到尽头。当你拥有博士头衔时,制定政策也相对容易,因为人们会更崇敬的听取你的意见、更尊重你。"朗古特称,即使是在一般场合中,拥有博士头衔便能获得更多尊敬。

失去头衔,接下来怎么办?

NO FLASH Universitaet Heidelberg will Koch-Mehrin Doktortitel aberkennen

德国自民党政治家科赫-梅林

但并非所有政治家在被摘去头衔后便被迫结束政治生涯。德国自民党政治家科赫-梅林(Silvana Koch-Mehrin)和查奇马卡吉斯(Jorgo Chatzimarkakis)依旧继续在欧盟议会中任职,即使陷入"抄袭门",部分德国政治家仍保住了自己的职位。自民党联邦议院议员吉尔-沙劳伊(Bijan Djir-Sarai)在失去博士头衔后并未被撤职。

柏林的基民盟议会主席格拉夫(Florian Graf)在陷入抄袭风暴后,自愿放弃了自己的博士头衔, 最终保住职务。专研抄袭案例的学者卡门茨(Uwe Kamenz)表示,这个案例凸现了一个转变:"他在发表论文前便放弃了博士头衔,因为他清楚知道,这些'剽窃猎人'会对他和其他人的论文进行分析。"卡门茨认为,大部分的政治家在面对问题时态度基本上是错误的:"狡辩不曾犯下剽窃行径是完全不可行的,因为任何人都可以在网络上点阅他们的论文。"

卡门茨表示,目前对教育部长沙万的抄袭指控与古滕贝格的案例并无可比性。古滕贝格逐页抄袭了他人的论文并且未注明出处。沙万只是在引述时表述含糊。无论如何,身为教育部长却涉嫌剽窃论文,让沙万的处境极为艰难。

沙万是否能自救?

Gerd Langguth

政治学家朗古特

在联邦州层级上已有两名基民盟文化部长面对类似指控,分别是萨克森州的韦勒尔(Roland Wöller)和下萨克森州的阿尔图斯曼(Bernd Althusmann)。两人在接受调查后幸运保住了博士头衔和官职。韦勒尔后来则因为其他因素辞职。

政治学家朗古特认为,即使沙万最后被撤销博士学位,对她的政治生涯并不会有太大影响:"她已经宣称,在下届联邦议会大选后不再出任部长。"即使如此,沙万仍将就此事采取法律行动。但即便她失去了博士学位,她仍拥有4个被授予的荣誉博士头衔。

总而言之,卡门茨认为,在古滕贝格被撤销博士头衔后,仍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准确评估,失去博士学位对政治生涯究竟有何长远的影响。

作者: Ole Kämper 编译:张筠青

责编:雨涵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