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烟花能否环保、传统两者兼顾? | 科技环境 | DW | 03.01.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科技环境

放烟花能否环保、传统两者兼顾?

2021年跨年前夕,德国禁止商家贩卖烟花爆竹。这是否是一个寻找具有可持续性的烟花替代品的契机?

Berlin | Neujahr 2020

柏林名片:烟花盛开

(德国之声中文网)烟花在千年前起源于中国,如今已成为世界各地庆祝节日时必不可少的活动项目。从新年跨年、美国独立日到印度排灯节,夜空中都少不了烟花的绚烂身影。

但随着人们对气候及环境保护的意识上升,烟花表演造成的环境影响逐渐成为讨论焦点。烟花是由塑料和化学化合物制成,不仅造成土壤污染,也会严重影响空气品质。

烟花有多“毒”?

去年11月,由于担心烟花会在新冠疫情期间加剧空气污染,印度多个邦和首都新德里(全球雾霾最严重的城市之一)宣布今年排灯节禁放烟花。印度排灯节又称万灯节,是耆那教、印度教和锡克教连续五天的节日,最后的高潮便是盛大的烟花。

许多参加庆典的狂欢者无视禁令,在节日的最后一天大肆燃放烟花,导致当天“印度空气质量指数”(AQI)在首都记录的PM2.5浓度高达481,空污达到“严重”程度。该指数的“严重”程度数值最高为500。

世界卫生组织(WHO)表示:“PM2.5可以穿透肺部屏障侵入血液系统。长期暴露于颗粒物恐罹患心血管疾病、呼吸道疾病和肺癌。”

德国联邦环境部近期发表的报告指出,燃放烟花每年会在大气中增加逾2000吨颗粒物。其中75%来自12月31日跨年时所放的焰火。

制造污染

德国环境保护组织(DUH)负责人施雷(Jürgen Resch)多年来致力争取更严格的烟花法规。他指出,问题不仅限于空气污染。“在德国,每年除夕夜过后,会有1万吨塑胶和危险废弃物散落街头。”

Berlin | Neujahr 2020 am Brandenburger Tor

跨年夜通常会有成千上万人聚集在柏林街头观看跨年焰火

 

Müll nach Silvester

元旦的法兰克福街道上随处可见放烟花制造出的垃圾

德国烟花制造公司Weco的阿雷夫(Georg Alef)直言,不存在“气候中和”的烟花这样的东西。但他也表示,现代技术已经降低烟花对环境的影响,其公司也正努力让产品更友善环境。

“烟花每次燃烧都会释放一些物质到空气中。我们的产品并非毫无细颗粒。但还有一个问题是重金属或重金属化合物(如铅、汞、鉻等)的使用。这些都是天然成分,也许在上世纪的某些零件中仍被使用,但如今已被禁止。”

阿雷夫称,Weco在环保方面比其他烟花制造商更超前:例如,在烟花火箭中尝试采用可分解纤维,并使用部分由植物性材料制作的电池。该公司期望在2021年能以回收纸取代烟花火箭上的塑料盖。一些烟花公司如今也生产以氮为基底的烟花,替代过去所用的碳。

烟花制造商Weco透露,目前阻碍其进展的一个问题是,可生物降解的材料不仅比一般烟花零件昂贵而且尚未被广泛应用。安全议题则是另一个考量。测试新烟花零件的安全性可能需时数年。“我们不能直接使用所有环保零件,尤其当它涉及到安全问题时。”阿雷夫如是说。“如果想要实现零排放,唯一的办法就是彻底不放烟花。”

无人机和激光表演

对于施雷等环保人士而言,这是一个好主意。“为何一定要燃放烟花,以这种原始的爆炸作为庆祝?”

Südkorea Coronavirus | Drohnen zeigen Botschaften der Hoffnung

图说:韩国使用无人机排出图样取代烟花

Lasershow | Silvester - Dublin

以激光表演搭配烟火秀

市面上确实存在替代方案。在韩国,烟花的使用多数只限于官方活动;近年来,无人机表演越来越受欢迎,通常能制造出绚丽夺目的效果。

德国城市兰茨胡特(Landshut)的除夕夜烟花禁令已行之有年,该市以令人影响深刻的激光表演闻名。爱尔兰首都都柏林在过去几年内以传统烟花搭配激光表演,颇受民众欢迎。

任职于烟火制造公司Weco的阿雷夫认为,烟花是德国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值得被保存的“艺术形式”;环保人士施雷则希望,新冠疫情能给热爱放烟花的国家带来拥抱环保替代方案的新契机。

 

© 2020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