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着石头过河”——漫话中共党史术语系列之三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9.08.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摸着石头过河”——漫话中共党史术语系列之三

“摸着石头过河”,是一句民间的歇后语,具体有三种说法:摸着石头过河——稳当些;摸着石头过河——稳稳当当;摸着石头过河——步步稳妥。这三种说法,所表达的都是一个意思:办事谨慎,边干边摸索经验。作为一种政治语言而琅琅上口,是改革开放以来的事情。

China Shenzhen Deng Xiaoping

"摸着石头过河"与"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都是改革开放的理论标志

(德国之声中文网)现今,一谈到改革开放的历史时,诸多的媒体,甚至包括一些学者,都将这句话按在邓小平头上,说是邓小平说的,并由此延伸出诸多的“理论”阐释。可是遍查现今公开的中共文献和邓小平的讲话和年谱等等,却找不到邓小平说过这句话的出处——也许邓公说过,文献尚未公布?

能查到的,最早将这句歇后语引入政治语言中的,是陈云在1980年12月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斯时,陈云任国务院副总理、国家财经委员会主任。陈云在讲话中说:

改革固然要靠一定的理论研究、经济统计和经济预测,更重要的还是要从试点着手,随时总结经验,也就是要 “摸着石头过河”。开始时步子要小,缓缓而行。

单独地引用陈云这番话,是为了先说明“摸着石头过河”的出处,要更好地理解陈云的讲话,还要把上文的话也引用出来。在这番话之前,

陈云说:

有两个青年,不是学财贸的,据说是一个学工,一个学农,写了四句话:

抑需求,稳物价。

舍发展,求安定。

缓改革,重调整

大集中,小分散。

我看这四句话有一定的道理。说“舍发展”不妥,应改为“节发展”。

说缓改革,是因为我们的改革问题复杂,不能要求过急。

前后对照,陈云引用“摸着石头过河”这句歇后语,强调的是总结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一年多来改革的经验,进而达到“缓改革”的目的。
陈云讲话中说的“两个青年”,实际上是以翁永曦为首的四个青年。这四句话,是他们联名给陈云上书中的话。陈云在会上念了他们的上书,然后讲了这番话。

为何在改革刚进行了一年多,陈云就提出“缓改革”的意见?简单地说,有“国际大气候”和“国内小气候”两个背景。

所谓“国际大气候”,是指1980年7月的波兰事件。波兰是共产党(即波兰统一工人党)执政的国家,在经济上一直靠财政补贴维持较低的价格。多年来,由于财政不堪重负,加上西方逼债,波兰政府不得不减少财政补贴,就使得物价暴涨。结果,引起了战后波兰规模最大、持续最久的罢工浪潮。盖莱克总统被迫下台。在这次工潮中出现了瓦文萨领导的团结工会,与执政的波兰统一工人党分庭抗礼,从而动摇了波兰统一工人党的领导地位。

波兰与中国执政党相同,因而波兰的蝴蝶振翅膀,中国就要下毛毛雨。9月24日,主管中共意识形态的书记处书记胡乔木,给胡耀邦写了一封关于波兰危机的长信。信中认为中国也有可能“爆发象波兰那样的局势”,“少数持不同政见者与心怀不满的工人群众相结合,可能成为一种巨大力量”;“外来思想、经济、政治、文化影响在我们也是一个大问题”;“工会可以分为官方工会与独立工会,我们如不从速解决也并非不能造成这种局势,而全其它群众组织也可出现这类似情况”。

邓小平和总书记胡耀邦没有表态。而陈云则传出两句话来:“一个宣传方面,一个经济方面,这两个方面如果不注意,中国也会发生波兰那样的事件。”

再说“国内小气候”。1980年,中国的改革尤其是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和农村流通体制改革改革,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乡镇(私人)企业、长途贩运和雇工等等现象出现。这被一些人认为是动摇社会主义根基的剥削,自然大为恐慌。同时,1977年以来的大规模引进,导致经济过热。以既往坚持了多年的计划经济的眼光来看,就是“宏观失控,经济混乱”。遇到这种情况,计划经济的办法就是“收”,即“调整”。
1980年12月的中央工作会议的目的,就是“调整”。陈云的讲话,强调“调整”,自然要“缓改革”了。

有文章说,“摸着石头过河”,是在勇敢实践中不断总结经验的一种形象性的说法,是改革开放3条经验——“猫论”、“摸论”、“不争论”中的其中一条。又说,“摸着石头过河”,对于大胆解放思想、积极稳妥地推进改革起到了巨大的指导作用。

“猫论”——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不争论”是邓小平说过的,而“摸论”则不属于邓小平的。把这两“论”同“摸论”放在一起,有些满拧。从陈云“摸论”的语境看,陈云强调的是总结经验,丝毫没有“勇敢实践”的语意。至于“对于大胆解放思想、积极稳妥地推进改革起到了巨大的指导作用”云云,则更是曲解之论。

顺便说一下给陈云上书的翁永曦。翁上书,陈云重视,翁连升三四级,任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成为副部级干部。其后,全面推进改革压倒了“缓改革”的局面,有人想起了主张“缓改革”的翁永曦,翁就成为改革与保守两派之间的牺牲品:先是把他在文革中打老师的问题钩沉一番,接着又钩沉出他在1976年“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时,也批过邓。1986年,翁就被贬到安徽的嘉山县当县委副书记。后来,翁对新华社记者发表过一次谈话,记者把他的看法写成内参,邓小平看了批示道:怎么这个人又出来了。翁不但九品芝麻官没保住,连党籍都被开除了。

翁永曦四人的上书,有了陈云改革要“摸着石头过河”的警告;而从邓小平与翁永曦的命运来看,把“摸着石头过河”按在邓小平头上,并做各种“理论”阐释,实在是大相径庭。

 

系列报道说明:

无论何时代,中共的宣传语言都很接地气,随时皆可因地制宜地把通俗易懂的白话纳入文件,形成一系列政治术语。历经国共内战的散文大家王鼎钧就认为,国共较量,国败共胜,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国民党行"文言文",深奥难懂,政府文告难以贯彻到底层;而中共则行"白话文",以"顺口溜"宣传政策理念,则深入人心。到2021年,中共立党百年。中国当代史学者、资深媒体人徐庆全纵观百年历程,以"名词解释"方式解读中共党史政治术语。

 

© 2020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