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疫情顺风车?阿迪达斯等大企业成众矢之的 | 经济纵横 | DW | 31.03.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经济纵横

搭疫情顺风车?阿迪达斯等大企业成众矢之的

德国一项紧急法律规定,因疫情而迟交房租的租户不会被解除租房合同。然而当阿迪达斯等大企业也想利用这一机会,延期缴纳店铺租金时,则遭到政界批评和网友抵制。虽然相关负责人后来试图澄清,但似乎已经难以挽回企业形象的损失。

Adidas-Schuhe (picture alliance/dpa/D. Karmann)

德国司法部长兰布雷希特表示:“如果连资金实力如此雄厚的大公司都不愿意支付租金,那这样的做法实在是太不地道了,令人无法接受。”

(德国之声中文网)新冠疫情给德国经济运行和社会生活带来了严重的影响,为了保护租户的利益,防止有人因为疫情期间交不出房租而被房东赶走,德国出台了紧急法律规定,在2020年4月1日到6月30日之间迟交租金者,房东不得单方面解除租房合约。租户缴纳租金的义务仍然存在,但是补交租金的时间可以宽限至2022年6月底。

延展阅读:面对疫情 德国政府制定庞大的救助计划

然而在这种情况下,包括运动品牌阿迪达斯、时装公司H&M和德国知名鞋履销售商戴希曼(Deichmann)在内的大商家却纷纷利用这一时机,表示从4月份起将暂停缴纳旗下店铺的租金,这在政界和民众当中都引起了强烈不满。德国司法部长兰布雷希特(Christine Lambrecht)对此表示:“如果连资金实力如此雄厚的大公司都不愿意支付租金,那这样的做法实在是太不地道了,令人无法接受。”

延展阅读:外籍释囚:上海监狱给3M、C&A、 H&M生产

劳工部长海尔(Hubertus Heil)日前在参加一档电视脱口秀节目时谈及此事时更是直言自己被某些企业“只顾自身利益”的做法给“气坏了”(stinksauer),并表示必要情况下司法部门将会介入。

除此之外,德国社交网络上也出现了抵制阿迪达斯等商家的呼声。不少推特网友在#niewiederadidas的主题下表示,以后再也不买阿迪达斯的衣服和运动鞋。

阿迪达斯等忙澄清,亡羊补牢为时已晚?

面对始料不及的非议,阿迪达斯总裁罗思德(Kasper Rorsted)赶紧采取补救措施。他在周末接受《法兰克福汇报》采访时强调,阿迪达斯并不是打算赖掉4月份的租金,而只是希望申请延期付款。他还指出,阿迪达斯在德国的店面大部分是从大型房产中介商和保险基金那里租的,出租方目前已经对于延期缴纳租金的请求表示理解。德国只有四家阿迪达斯门店是从私人业主那里承租的,罗思德强调,对于这四家店面,阿迪达斯将会如期缴纳租金。

德国最大的鞋履销售商戴希曼虽然原则上坚持之前的决定,但是也在试图缓和局面。“我们从来没说过不再缴纳租金了。我们只是请求出租方允许我们延期缴纳”,该集团总裁戴希曼(Heinrich Deichmann)在接受德新社采访时自我辩护道,“那些指责我们想要在危机之下大发横财的说法,让我深受打击。事情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观看视频 00:56

新冠疫情下的柏林:车水马龙何处觅

这位57岁的企业家表示,戴希曼目前虽然财政状况还算稳健,但是如果门店被强制停业的时间持续过长,企业恐怕需要申请国家救助。他还指出,即使未来店铺重新开门营业,在一开始的阶段业绩也不会太好。他认为从中国的经验来看,商店恢复营业之后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回到过去的销售水平。此外,大量挤压在仓库中的产品已经过季,届时将不得不降价出售。

司法部长兰布雷希特此前也对企业界提出警告:“承租方自然是应该缴纳租金的。如果真的是因为疫情危机而陷入支付困难,承租方也只能在有限的时间里免于被解约。”出租方应该和承租方进行协商,达成一个双方都可以接受的解决方案。

延展阅读:房租太高 德国继续猛踩“租金刹车”

企业形象损失大于租金?

《商报》(Handelsblatt)发表评论文章指出,阿迪达斯等大企业在这次的租金风波中犯下了严重的失误,由此造成的企业形象损失是巨大的。正是因为阿迪达斯这个品牌家喻户晓,又颇受消费者青睐,所以也必须因为这次失误而承受公众的诟病。

作者认为,对于总营业额高达220亿欧元的阿迪达斯来说,企图暂缓在德国支付门店租金的做法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因为阿迪达斯在德国其实只有26家专卖店,就算德国真的陷入二战之后最严重的经济衰退,对于这样的行业巨头来说,这些租金上的损失恐怕也只是九牛之一毛。
比起租金,阿迪达斯企业形象的损失则是巨大的。“可能几年之后,消费者仍然会想起这次的风波,并因此而选择在竞争对手那里购买运动T恤、短裤和运动鞋。阿迪达斯的可信度也大打折扣。该企业在环保和社会公益等领域发起的倡议活动也会让人们感觉不再那么值得信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