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乌克兰特种部队“金雕”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2.12.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揭秘乌克兰特种部队“金雕”

乌克兰特种部队“金雕”(Berkut)的职责原本是打击犯罪,但现在却尤其被用来镇压示威者,而他们的血腥手段更是臭名昭著。

(德国之声中文网)乌克兰安全力量与示威者在首都基辅发生冲突中,一再出现反对派人士受伤的情况。该国特种部队"金雕"(Berkut)经常参与类似行动。而在最近尝试对独立广场清场的过程中,乌克兰政府也动用了这一精英力量。

乌克兰反对派阵营要求解散隶属内务部的这支部队。反对党"乌克兰改革民主联盟"(UDAR)的克里琴科(Vitali Klitschko)坚信,"金雕"的所作所为已经让他们自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他们在驱散街头抗议活动的过程中过度使用暴力,早就引发乌克兰社会大众的不满。

Ukraine Demonstration in Kiew 30.11.2013

暴力镇压学生抗议导致大量示威者受伤

各种各样的特种部队

"金雕"、"阿尔法"、"欧米加"、"老鹰"和"泰坦",这些都是乌克兰安全局(SBU)和民兵组织下属的特种部队名称。该国边境保护机构、海关和军方也都有各自的特种部队。但在过去几年里,"金雕"经常对示威者采取毫无必要的血腥暴力,震惊公众舆论。

这一点在11月30日基辅独立广场暴力镇压学生和平抗议的过程中表现得尤其明显。当时学生们抗议政府,在俄罗斯的压力之下搁置已经与欧盟协商完毕的联系国协定。一天之后,总统府门前发生的暴力冲突中又有示威者和记者遭到殴打。

专家呼吁通过法律限制"金雕"

专家们指出,这些安全力量在某种程度上是在毫无法律约束的情况下展开行动。尽管一个国家里必须有类似"金雕"这种特种部队,但他们的数量规模、所承担使命以及可以动用的手段都必须在法律上加以明确规定,乌克兰政治和法律改革中心的查弗洛久克(Mykola Chawronjuk)表示。而在"金雕"身上,这些都做得不够。"立法者必须明确定义(金雕的)职责和义务,尤其还有这支部队不允许做什么。"

"金雕"建立于1992年,当时的设想是建设一支打击有组织犯罪的快速反应部队。迄今为止,能够对这支特殊部队的活动加以约束的仅仅是内务部的标准规章。这意味着,仅有内务部领导层-也就是政府,才能对这支部队下令。议会对他们毫无掌控权。

Ukraine Polizisten des mobilen Einsatzkommando Berkut im Einsatz

“金雕”部队成员进行训练

符合条件的应征者源源不断

在"金雕"成立之初,成员都是前军方特种部队队员以及经验丰富的民兵。直至今日,要加入这支规模为4000人的部队也尤其需要具备良好的身体条件。据乌克兰内务部称,每四名应征者中只有一人能够入选。不过,并非只有强悍的斗士才有机会被录取,攀爬高手、潜水能人和狙击专家也能入选。

"金雕"成员的收入取决于其服役时间和职位级别,平均月工资最高可达500欧元,而一名普通乌克兰民兵队员的月收入只有300欧元。

示威者成为新的目标

与民兵不同的是,"金雕"部队有权力逮捕武装犯罪分子和有组织犯罪集团的成员,还可以解救人质。该部队成员还专门为此接受了心理培训。

不过如今打击有组织犯罪已经成为"金雕"的次要任务。据内务部表示,目前该特种部队的主要任务是"保障政府、社会、政治和宗教大型集会以及体育和文化活动的公共秩序。"

法律专家查弗洛久克就此指出,内务部的规定中没有就一些重要问题给出答案:"什么叫扰乱公共秩序?结束大规模骚乱和取缔大规模骚乱的区别是什么?参与者数量超过多少才算是一次大型集会?"

Ukraine Jurist und Menschenrechtler Oleg Martynenko

人权人士马泰年科警告人们注意“金雕”

压制政治抗议和社会反抗

乌克兰人权人士马泰年科(Oleg Martynenko )忧心忡忡地观察到,和平示威者抗议的同时往往伴随着几乎同样数量的"金雕"成员。"实际上,应该是由国家政权决定哪些行动遭到取缔。然后部队指挥官才能带领他的整支部队前往任务地点,"马泰年科表示。

此外,"金雕"们接受的"心理培训"似乎体现出了效果:他们总是能在示威者中看到"危险因素",并且愿意不择手段加以清除。尽管从理论上说,这些人有权拒绝执行不符合法律规定的指令,但他们似乎认为指挥官所下的每道命令都是对的。"他们根本就不能判断,指挥官的一项命令是否合法。"对于公民和示威者所应有的权利也不够了解。正因如此,乌克兰特种部队日益成为压制政治抗议和社会反抗运动的一个工具。

作者:Olena Perepadya / Markian Ostaptschuk 编译:石涛

责编:乐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