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外媒采访是言论自由 | 北京观察 | DW | 29.06.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北京观察

接受外媒采访是言论自由

陕西当局暴力强制村民冯建梅堕胎,被杀害的胎儿及绝望的母亲的合照被媒体曝光,引起了中国及世界民众的震惊。上周末,受害者被公然称为"卖国贼",要将其驱赶出家乡。

A plainclothes officer at right tries to prevent a photographer from taking a photo of a Chinese police officer questioning two journalists near the headquarters of the Beijing Olympics planning committee seen in the background in Beijing, China, Monday, Aug 6, 2007. Police roughed up journalists at a rare protest Monday in Beijing, staged by Reporters Without Border, the free-press advocacy group that accuses the government of failing to meet promises for greater media freedom one year ahead of the 2008 Olympic Games. (ddp images/AP Photo/Ng Han Guan)

不要在说了!

千夫共指的陕西当局如此理直气壮,乃因为受害者接受了德国《明星》周刊的采访。在当局承诺公布调查结果的时间过去之后,受害者及公众仍然没有得到任何消息,于是受害者打算接受外国媒体的采访。政府官员多次出面阻挠。同时出现的还有一群抗议者,他们打着横幅,上书"打倒卖国贼,驱出曾家镇,公道自在人心"等字样。众所周知,在中国未经政府允许,任何游行示威都会属违法。然而这些游行者不仅未受警察打击,而且受到政府官员的热情接待,副县长亲自出面安排食宿。

对任何人陈述事实和观点都是言论自由

在严格控制游行抗议的情况下,当局操弄群众抗议来对受害者施加压力,实在是拙劣而丑陋的表演。但是,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当局认为,将接受外媒采访污蔑为"卖国",有一定的群众基础。长期以来,当局通过各种方式宣传,外国媒体都是别有用心,接受其采访不仅家丑外扬,而且容易被其利用,达到丑化国家、颠覆政府的作用。

谎言重复,加上暴力威胁,就俨然成了真理。这些罔顾事实、狭隘夸张的说法,的确有相当大的群众基础。政府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国内媒体封锁消息,受害者向外国媒体说出真相,官员们竟然可以很生气,甚至因此而加大对受害者的迫害。很多民众竟然不会因此而怒斥官员,反而怪罪外国媒体,或者谴责受害者。

对任何人或者机构陈述事实或者观点,都属于公民的言论自由。即便按照中国的法律,这种言论自由也应该受到保护。如果陈述的事实不正确,或者观点有差异,政府部门可以进行辩解,而不是打击发言本身。然而,政府部门及其他机构制定"家法",阻止民众接受外国媒体的采访,明目张胆地限制公民个人的言论自由。同时,新闻媒体权利对任何新闻事件进行采访报道。政府部门的这种限制,也严重干预了世界新闻自由。

揭露者无过有功

事实上,政府部门的真正动机,不过是因为国内的媒体都在他们的掌控之内,外国媒体有更多的报道自由,有机会说出更多的真相。外国媒体因为对中国不够了解或者其他原因,的确有报道错误的时候。这时候官员应该做的事情,是指出报道错在哪里,并提供更多的信息。如果外国媒体报道准确,民众因为看到真相而觉醒,要求政府官员下台,那么这样的政府被"颠覆"乃是天理昭昭,揭露者不仅无过,而且功莫大焉。

WUKAN, China - More than 1,000 residents protest corruption involving a local Communist leader during a rally in the village of Wukan in Lufeng, Guangdong Province, China, on Dec. 13, 2011. (Kyodo)

乌坎的抗议

专制政权总是喜欢制造二元对立。正如毛泽东的名言,"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一个煽动民族主义情绪的学者也说过,没有敌人的时候要制造敌人,这样才有利于内部团结,才有利于斗争。因此他们强调上下,区别左右,划分内外。城市与乡村,干部与群众,男人与女人,优生与差生,体制内与体制外,境内与境外,内媒与外媒……就是这种斗争思维的结果。走出这种思维模式,是对抗专制的第一步。

乌坎是成功的例子

很多人的权利遭到政府部门的践踏之后,还乖乖地听政府官员的话,拒绝外国媒体采访,结果上当受骗。当官员们发现外国媒体没有消息报道,国内媒体又被完全控制之后,他们并不会格外开恩,而是继续为非作歹,甚至打击报复。

只有坚持让包括外国媒体在内的更多媒体报道真相,让事件在阳光下运行,才有机会迎来公平正义。广东乌坎就是一个例子,其成功维权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当地村民不理睬这种思维模式,突破内外区分,大胆接受外媒采访,让政府一直处于全世界的舆论压力之下,不敢进行血腥镇压,最终选择了谈判。

作者:长平

责编:李鱼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