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丁美洲女性的权力对决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6.08.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拉丁美洲女性的权力对决

智利和巴西的下届总统选举皆是女性之间的权力角逐,这是拉丁美洲从未有过的现象。政治学家分析,此为各政党为了巩固权力并营造新形象的策略。

(德国之声中文网)拉丁美洲是否正摆脱传统由男性支配天下的迷思? 过去这个地区一直是由强人执政,但即将在11月17日举行的智利总统大选却是场两个女人的选战,由前总统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迎战前劳工部长马特海(Evelyn Matthei)。

这两名智利顶尖的女政治家的人生经历南辕北辙。执政党独立民主联盟(UDI)的马特海出生于将军家庭,其家族在1973年支持了军队首脑皮诺切特(Augusto Pinochet)推翻民选总统阿连德(Salvador Allende)的政变。马特海的父亲费尔南多•马特海•奥伯尔(Fernando Matthei Aubel)在皮诺切特独裁执政期间(1973-1989)担任健康部长和空军总司令。

社会党的巴切莱特曾经挺身反抗军事独裁。她的父亲、空军少将阿尔贝托·巴切莱特(Alberto Bachelet)在政变时仍效忠阿连德。在目前的民意调查中,巴切莱特的支持率遥遥领先代表右翼联盟参选的马特海。巴切莱特过去四年内在纽约领导联合国妇女署。

Michelle Bachelet

智利前总统巴切莱特2013年归国受到热烈欢迎

党内同志及竞争对手

巴西将在2014年10月举行总统选举。根据民意调查机构Datafolha的预测,明年总统选举进入第二轮后将是现任总统罗塞夫(Dilma Rousseff)和前环境部长席尔瓦(Marina Silva)的对决。在2010年的总统大选中,罗塞夫和席尔瓦已曾正面交锋。虽然两人的政治生涯都得感谢巴西工人党(PT)的提携,但她们在党内始终是竞争对手。在罗塞夫担任能源部长并采取增长导向以及亲产业路线时,时任环境部长的席尔瓦则致力保护热带雨林。2008年5月,席尔瓦因不满罗塞夫的政策而递交辞呈。

Marina Silva ehemalige brasilianische Senatorin und Umweltaktivistin

巴西前环境部长席尔瓦

2010年代表巴西绿党竞选失败后,55岁的席尔瓦今年走上了新的政治道路,在2月成立"可持续党"(Rede Sustentabilidade)。今年6月,巴西在国际足联联合会杯足球赛期间爆发大规模游行,成千上万名巴西人抗议政府耗费巨资兴建世界杯体育场以及贪污腐败。自此之后,席尔瓦的民调支持率便显著上升。

女性危机管理者

汉堡大学全球和区域研究所(Giga)政治学家兰蒂瓦尔(Ana Soliz Landivar)表示:"拉丁美洲对女性担任领导职务的看法已有所转变。"其中之一的原因是该地区政党的负面形象。兰蒂瓦尔说:"这些政党开始越来越频繁地提名女性候选人,因为他们希望巩固权力并且营造新形象。"

然而,民众对女性的信赖感并无法长期保证竞选成功。自2007年开始执政的阿根廷总统基什内尔(Cristina Kirchner)应该有所体悟。阿根廷10月将举行议会选举,而基什内尔的政党"胜利阵线"(FPV)在八月中旬的初选中失去了近400万票。基什内尔是否能第二次连任总统职务仍充满变数。若无法在议会中赢得多数席位,便无法通过宪法修正案,修改总统的连任次数。

一国之母

与欧洲和美国不同,在信奉天主教的拉丁美洲里,争取女性平权的抗争往往被与传统母亲角色紧密联结。在80年代的独裁期间,正是母亲和妻子们开始挺身而出反对酷刑和绑架,随后演变为一场成功的解放运动,因为许多积极参与政治抗议并在地下组织会议的妇女,回到家中后不再甘于受丈夫的约束。

Dilma Roussef Cristina Fernandez de Kirchner

阿根廷总统基什内尔和巴西总统罗塞夫都面临选战压力

今日的女性政治家们即使只是逢场作戏地表示,会如同母亲照顾儿子般爱护选民,仍旧能获得同情和支持。政治学家兰蒂瓦尔说:"许多拉丁美洲人相信,女性执政者更会关注社会问题,如同母亲照顾子女的需求般。"但她却不苟同这样的论点。兰蒂瓦尔深信,"政府的政策走向与性别无关,而是取决于政治联盟和候选人的特质"。马尔堡的社会学教授厄特勒(Anika Oettler)也持相同看法:"女性政治家往往代表的是其社会阶层或宗教信仰的立场,而非女性的权益。"

虽然拉丁美洲女性参政已非新鲜事,但议会中的女性人数仍远低于男性。国际议会联盟(IPU)指出,拉丁美洲女性民意代表的比例平均仅为22%。在争取性别平等时,女性依旧只能仰仗"男性的力量"。

作者:Fernando Caulyt / Astrid Prange 编译:张筠青

责编:苗子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