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哪!张家界再酿抗强拆惨剧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7.08.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拆哪!张家界再酿抗强拆惨剧

今日上午,湖南张家界原特警队长龚厚钦实名曝料:湖南张家界武陵源一居民廖光和在一违建的高尔夫球场指挥部楼上,点火后跳楼身亡。律师指新拆迁条例并未阻止中国式暴力强拆。

Wohnhäuser in Huashan wurden zwangsweise abgerissen; 20 Okt. 2011, Shanxi; Copyright: DW/Lao Hu Miao

Zwangsabriss in Huashan (China)

(德国之声中文网)8月27日上午,湖南张家界原特警队长、张家界城管局副局长龚厚钦在新浪微博上实名曝料:湖南张家界武陵源宝峰居委会八组廖光和,因抗议当地在建的一高尔夫球场项目非法拆迁,从该高尔夫场的指挥部楼上,全身淋上汽油点火后跳楼身亡。龚厚钦称该高尔夫项目是早前他曾举报的违建项目,因为官商利益勾结,举报一直无果。

随后龚厚钦再次曝料,张家界武陵源当局严查向外界透露信息的知情人,并堵塞媒体渠道等,要求不得透露抗议强拆自焚身亡消息。龚厚钦表示为了维护公众利益,一定要向外界公开此消息。德国之声拔打龚厚钦电话,始终处于无法拔通状态;德国之声与武陵源宝峰居委会联系,工作人员证实此事正在处理中,等待上级政府统一对外宣布消息,也证实暂名为“绿锦休闲园”的高尔夫球场项目目前进展到拆迁阶段,但德国之声目前尚未与当事人家属取得联系。

早在上周末的8月25日,河南郑州原教师贾灵敏在一堆拆迁后的废墟上,欲点火自焚,后被赶至现场的网友救下。贾灵敏一家7口人曾于2010被当地政府雇人绑架至山中,在此期间房屋遭强拆,其后她在拆迁原址上,搭建矮小窝棚栖身,但小窝棚再遭强拆。

Abriss Künstlerdorf in Peking

2010年北京画家村被强拆.

德国之声早前曾报道2009年底成都唐福珍、2010年江西宜黄钟家相继发生抗议暴力强拆点火自焚事件,2010年10月30日,山西太原晋源区一待拆迁民房发生入室行凶案。10余名手持棍棒人员闯入民房对两人殴打,致使一人死亡一人受伤。近年,中国式暴力强拆愈演愈烈。2010年10月8日,有网友制作“中国血房地图”,标注中国暴力强拆及发生民众抗议伤亡的地方,中国网民对此发表评论:“这是一份中国民间对暴力拆迁的抗议,写就者不是地图的制作者,而是唐福珍们。”更有网友戏谑指“China”应译成“拆哪”,用以体现中国各地政府疯狂土地经济和强拆现实。

拆迁中死了人,赔钱了事

贾灵敏向德国之声表示,两年多年的时间里依然坚持非暴力抗争,至今无果,听闻张家界廖光和惨剧,她倍感悲愤,她也回顾自己欲自焚抗争的经历:“我和他们说,我是非暴力不抵抗,我不伤害别人,可是真要把我逼急了,我没有办法活了,只能让自己离开这个肮脏的地方和肮脏的官员。但我现在过了这个坎了,我如果不能成为一个炸弹把我自己给炸死,那我将成为一颗种子,推动中国的法制进程。”

贾灵敏也表示在其被强拆与维权的过程中,最大的感受是,地方政府官员为了私利或政治利益,与开发商勾结,完全丧失了底线,也因此有无数的公众在官商利益勾结中,权利受到侵害:“为了达到利益最大化,可以漠视老百姓的生命,认为拆迁死了人,赔多少万就可以把事情了结了,他们现在就敢于这么疯狂。”

体制不改,强拆就不可能停止

德国之前曾于去年报道,2011年1月21日,中国《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俗称“新拆迁条例”)正式开始施行。《条例》规定,政府征收房屋,要以保障“公共利益”为前提。一年多的时间过去,新法是否阻止了暴力强拆的脚步?

北京市亿嘉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副主任吕国华向德国之声介绍,这个所谓的“新拆迁条例”,和旧条例相比,拆迁主体由政府变为法院,另外明确规定被拆迁房屋按照市场价格补偿。但新条例中拆迁程序更加简化:“这对保护当事人的利益更加不利,旧的拆迁条例需要颁发一个拆迁许可证,需要五项要件,涉及发改委、规划局、国土局等职能部门出具批文,相对来说对行政程序要求比较高,有利于保护当事人利益,新拆迁条例只规定两个步骤,一是政府分布拆迁公告,第二就是补偿决定。就说我把你的房子圈进来之后,我找你谈,谈不成政府就出面做出一个补偿决定,任何第三方都不允许介入,我来征你的房子我来定价格,如果你不同意法院就强拆。”

China Kunst Atelier von Ai Weiwei wird abgerissen in Schanghai

2011年初艾未未位于上海郊外的艺术工作室也遭强拆

吕国华认为在中国司法不独立的情况下,法院受制于政府,成为政府土地财政中的一个工具:“法院往往就变成行政的工具,政府把拆迁当成行政目标,法院就得服从于这个目标。法院就很难严格执行法院来保护当事人的利益。可以说这整个牵涉到中国体制问题,体制不改,强拆就不可能停止。”

作者:吴雨

责编:李鱼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