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HIV药能抑制新冠状病毒吗? | 科技环境 | DW | 08.02.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科技环境

抗HIV药能抑制新冠状病毒吗?

目前尚无专门对付冠状病毒的药物。不过,抗艾滋病药在临床试验中,对SARS和MERS都有过明显效果。相关设想来自德国吕贝克大学。

(德国之声中文网)二月初,泰国医疗卫生机构的一则通报引起了人们的高度关注:该国医生将一种由流感药和HIV药组成的混合制剂成功地用于治疗新型冠状病毒,一名来自中国的女病人在接受治疗48小时后,体内不再显示有此病毒。

大夫们用流感药奥司他韦(Oseltamivir)和本为治疗HIV而研发的抗病毒药洛匹那韦(Lopinavir)/利托那韦(Ritonavir)组成的复方制剂治疗该病人。现在,这一组合药物将继续在实验室测试。

此间,美国药业公司AbbVie证实,中国卫生当局已大批量定购抗HIV药克力芝(Kaletra)。

吕贝克教授坚持不懈见成效

用抑制HIV药物应对冠状病毒,这一想法并不新鲜。在2002/03年SARS疫情期间,医生们就尝试过使用含有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的抗癌药克力芝治疗病人。

最先想出这一招的是德国吕贝克大学希尔根费尔德(Rolf Hilgenfeld)教授团队。至于这些药物是如何抑制冠状病毒的,这名生物化学家新近在《时代》在线杂志上有如下解释:"为能繁殖,冠状病毒--2019新型冠状病毒亦然--起初形成很大的蛋白分子。此后,它们必须被特定酶分解为单一成分,病毒方能繁殖。这正是我们要阻止的,其手段就是抑制那些酶。"

Coronavirus (imago/Science Photo Library)

为阻止病毒繁殖,必须抑制在冠状病毒那里十分相似的酶

希尔根费尔德教授指出,对冠状病毒的研究在太长的时间里遭忽视,"那时,冠状病毒还被认为对人类无关紧要。人们想的是,它们最多也就能导致感冒。当时,甚至还有很多人劝告我,中止那些'不重要'的工作。而此后不久,SARS瘟疫爆发,我们成了硕果仅存的能够阐明冠状病毒蛋白三维结构的专业人士。以此为基础,我们当时便研制出了一种能抑制冠状病毒的材料" 。

埃博拉药亦有用

来自吕贝克的建议取得了成果:无论是针对SARS病毒还是危险的MERS冠状病毒,相关药物均对细胞结构产生了影响。因此,该药物也能用以应对2019新型冠状病毒。不过,相关药物目前仍处于试验阶段,尚未做过临床试验。

吕贝克生物化学家希尔根费尔德相信,除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外,为抗击埃博拉而研制的瑞德西韦(Remdesivir)也大有希望用来应对冠状病毒。然而,该药物在埃博拉瘟疫出现后仅以有限的形式并在刚果做过人体试验,而且,未获得清晰结果。不过,从2020年2月6日起,武汉开始在新冠状病毒感染者身上作这一药物的临床试验。

研制药物可能需时数年

在研发用于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药物工作上,吕贝克的研究者们与中国科研人员密切合作。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最有可能实现突破,该所目前正全力研究该病毒。

BdTD China Peking Junge mit Spiderman-Maske (Getty Images/K. Freyer)

生物化学家希尔费尔德说:"目前,我们抗击该病毒的最佳手段是现有药物。"

不过,尽管这样,至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的药物或疫苗研制出来,可能还需要数年。希尔根费尔德教授认为,在那之前,应使用已批准上市的抗HIV药物洛匹那韦/利托那韦。

他是这么说的:"疫苗的标靶是病毒表面上像刺一样的所谓的棘突蛋白。与可用艾滋药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对付的那些酶不一样,不同的病毒类型有明显不同的棘突蛋白。武汉病毒的棘突蛋白只有51%与Sars冠状病毒完全一致,这使得难以制出一种能同时抑制多种冠状病毒的疫苗。即使速度加快,至研制出专门对付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疫苗并用于临床,得要数月时间。目前,我们抗击该病毒的最佳手段是现有药物。"

观看视频 01:59

新型冠状病毒:北京如同空城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