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可以改变美国华人的社会政治地位吗?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8.10.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投票可以改变美国华人的社会政治地位吗?

在新冠疫情和BLM运动的影响下,今年美国华人参与总统大选的投票热情变得尤其得高,其中不乏在美生活多年却首次参与投票的华人。热情担任大选志愿者的华人相信,通过积极投票“提高亚裔在美国的社会和政治地位还是有希望的”。

USA Iowa | Vote Here Schild an Wahllokal

投票通常只需要五到十分钟,投完票的人从另外一扇门走出来,衣服上贴着"I voted"的贴纸

(德国之声中文网)10月18日下午,我在采访奥斯汀北部中国城的提前投票的投票点时看到陈先生,他穿着Polo T恤和长裤,背部已经被汗水浸湿。他要做的事情简单又枯燥:检查投票者的证件,接下来,还有三个志愿者同事分别检查投票者的选票和随身物品,解答他们的问题,再放他们进去。

整个过程看起来比机场安检更简单,无论是志愿者还是安保人员的表情看起来也都很轻松。排了近一个小时队的选民也看起来十分雀跃,情绪高涨。投票通常只需要五到十分钟,投完票的人从另外一扇门走出来,衣服上贴着"I voted"的贴纸,有些人拿出手机自拍留念。

当天晚上八点多,在中国城一家越南餐厅里,陈先生终于有时间坐下来和我聊天。他早上不到六点起床,匆匆吃完早饭,开车二十分钟来这里,七点开始工作。

自己有一家广告公司的陈先生自称已经十几年没这么辛苦过了,"年纪大了,工作上,我都把熬夜的活叫手下去干"。

但是现在,他却做着没有报酬的志愿者工作,18日是他做志愿者的第二天,他的小腿已经因为久站肿了起来。

USA Florida Präsidentschaftsvorwahlen

陈先生:“有些人不怎么会说英语,......当时我就想,要不我去华人多的投票站做志愿者,如果有不会说英文的华人来,我也可以帮帮忙”

问到做志愿者的契机,陈先生说,是因为他上中学的儿子在一家华人养老院做义工,儿子提起有些老人反映移民投票特别艰难。他们有些人没有私家车,只能靠搭公交车去有限的几个投票点投票;有些人没有智能手机,不能及时得知投票站的地点,有时候去到了投票站,才知道投票站搬了位置;有些人不怎么会说英语,只是把想要支持的人的名字背下来,但是真的拿到选票的时候就傻了眼,不知道应该怎么填,有时候回去和人一交流,才知道自己投的是废票。

"当时我就想,要不我去华人多的投票站做志愿者,如果有不会说英文的华人来,我也可以帮帮忙,后来,早期投票站的位置确定之后,我就特意选了这个中国城的投票站,虽然这里离我家其实挺远,"他说。

鼓励更多在美华人去投票是他疫情期间产生的想法。三四月份,美国疫情形势急转直下的时候,不少在美华人甚至亚裔都受到歧视,陈先生所在的德克萨斯州甚至有三名亚裔被人拿刀刺伤的惨案,就因为对方觉得亚裔是"China Virus"(中国病毒)的罪魁祸首。

"我看BLM运动的时候就在想,有的时候,我们确实要走上街头,让我们的声音被听到。你看,总统候选人都特别重视黑人和拉美裔群体的投票,他们去这些族群聚集的地方做集会,也会允诺他们优惠的政策,但是很少有候选人来'讨好'我们亚裔,许诺一些优惠亚裔的法律。"

陈先生说自己初来美国的时候是穷学生一个,连在外面吃一顿麦当劳的钱都没有,最初那几年只想着要买房子,买车,实现所谓的"美国梦",但是他发现,其实金钱和地位并没有直接联系。他在美国已经快三十年,看美国的电影电视综艺节目里,但凡有亚裔出现,都是一些负面的针对刻板印象的刻画。他的儿子在中学成绩很好,擅长游泳,也经常参加学生会的活动,但是他的儿子也会抱怨自己无法融入所谓的主流社会,难以交到不同种族的好朋友。

"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鼓励亚裔多多出来投票,现在在美国的亚裔越来越多,比如说我所在的奥斯汀,因为越来越多的科技公司搬迁过来,有许多中国人,韩国人,印度人来这里工作,定居。虽然人数没有其他族裔那么多,但是只要大家团结起来,用选票来表达诉求,那也是无法被忽视的声音,"陈先生说,"我们需要团结起来呼吁一些维护亚裔权利的法案,比如重判那些伤害亚裔的种族主义者,比如,不让亚裔在名牌高中和大学里的名额变少。"

USA Präsidentschaftswahl 2020

“总统候选人都特别重视黑人和拉美裔群体的投票,...但是很少有候选人来'讨好'我们亚裔,许诺一些优惠亚裔的法律”

说道做志愿者的经历,陈先生说,他遇到好多人主动告诉他自己是第一次来给大选投票,有英语说得不太好的中国老太太;有带着两名刚刚成年的儿子一起来的越南夫妇;有下班之后还挂着公司门卡的年轻ABC,大家投票的热情非常高昂。即使气温最高的中午,队伍依然排得很长。有一位做了很多年大选志愿者的同事告诉他,自己从来没有在这个区看到过这么多选民,早期投票刚开始就赶来投票。

"我觉得提高亚裔在美国的社会和政治地位还是有希望的,"陈先生对我说。

这周末,我和陈先生聊天时,他说自己原本的志愿者排班已经完成了,但是听说一名华裔食品公司老板这几天连续被歧视亚裔的种族主义者袭击,现在不得不把送货车车厢上的中文字涂掉后,他又主动报名了做大选当天的志愿者。

"我虽然只有一个人,势单力薄,但是也愿意尽自己的最大努力,"他坚定地说道。

© 2020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