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假还是打异见?新加坡新法惹质疑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9.05.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打假还是打异见?新加坡新法惹质疑

随着假资讯问题愈来愈受社会关注,各地政府各出其谋。新加坡也赶上这班列车,但是刚刚通过的新法律惹来多个业界批评,憂心令本已不多的自由空间进一步收窄。

(德国之声中文网) 新加坡国会週三 (5月8日) 以大比数通过《防止网上假资讯及操纵法》(Protection from Online Falsehoods and Manipulation Act)。在野党反对新法,但在国会只佔9席的他们无法阻挡法案通过。

新法要求网上媒体平台修正或移除被政府认定为不实的内容,违法者最重可被判入狱10年或罚款100万新加坡币 (约73.5万美元)。当局也有权要求科技公司,对用于恶意活动的假帐户採取行动。

根据无国界记者公佈的新闻自由度排名,新加坡在180个地区中仅排名第151,落后于大部分东亚和东南亚邻居。

这部法律招致人权团体、新闻和科技业者的批评,质疑进一步收紧言论自由空间。但新加坡法律部长一直坚称新法例不会损害言论自由。当局解释,新加坡因为其国际金融枢纽、种族宗教多元和网络使用广泛的背景,更容易受到假新闻影响。

Singapur ASEAN Gipfel Premierminister Lee Hsien Loong (Getty Images/AFP/R. Rahman)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

寒蝉效应?

新加坡媒体 New Naratif 总编辑韩俐颖 (Kirsten Han) 担心,新法律被政府用作针对社运分子和公民社会。她向德国之声表示﹕「我们清楚看到,以往政府如何利用藐视法庭罪、诽谤罪对付批评执政党的异见者,现在他们多了一个武器。」她解释﹕「政府拥有很大权力判断何谓假资讯。记者、出版商、脸书和推特用户都会受影响,当局甚至说新法例适用于已经加密的通讯软件,换言之WhatsApp、Telegram、Signal也不倖免。」

韩俐颖也质疑新加坡的假资讯问题并不严重,根本没有必要立法。她说﹕「印度、缅甸的假资讯严重氾滥,甚至导致暴力事件,但新加坡没有此程度的问题。相反,政府非常有效地掌控发佈信息的渠道——当局活跃于社交媒体而且触及面很广,主流媒体也很愿意发放政府的公告。我不认为新加坡存在问题,所以整部法律的力度看来非常不合比例。」

社运人士則担心,新法例赋予政府过大权力过滤资讯。人权观察亚洲区副总监菲尔罗伯逊 (Phil Robertson) 说﹕「此法律将会为东南亚的网络自由带来『寒蝉效应』,而且很可能开启一场资讯战,因为他们企图把其狭窄的定义加诸『真相』之上。」

科技巨头忧心忡忡

新加坡近年来锐意发展为区内的创新科技中心,但多个科技巨头都对这部法律感到十分忧虑。

脸书亚太区副总裁西蒙米尔纳 (Simon Milner) 回应﹕「我们对新法律的忧虑不减,它授予新加坡行政当局巨大权力,迫使我们移除当局视为假讯息的内容,以及向用户推播政府的通知。」他期望当局以「符合比例和可量度」的方式执行法律。

就在去年,脸书和新加坡政府发生冲突。当局认为一则关于国有银行和捲入丑闻的马来西亚IMDB基金的文章「不实和恶意」,但脸书拒绝移除该帖文。新加坡开国元首李光耀在2017年去世后,现任总理李显龙和兄姊的不和浮上枱面,后者更在脸书上公开指责这位总理滥用权力。

谷歌質疑该法例窒碍创新产业发展﹕「我们仍然担心,这部法律会损害创意和数码资讯成长的生态系统。...重要的是法律如何执行,我们承诺政策制定者合作。」推特希望,新加坡政府考虑公司在谘询期提出的忧虑和建议,并纳入到执行守则当中,特别是对言论自由的影响以及潜在的过度规管。

新聞從業員韩俐颖认为,现有的法律会带来反效果,建议设立《资讯自由法》来对抗假资讯。她解释﹕「很多时候,记者和学者被迫依赖片面的事实进行报导和研究,因为我们无法掌握全盘的资讯。政府拥有所有资料却不常公开它们。如果有了《资讯自由法》,人们可以接触更多资讯,产出更优质的报导和研究。」

她认为﹕「我们应该透过开放来建立信任,我不认为新法律有助于建立信任,因为政府可能利用它审查批评公营机关的意见。」

李芊 (發自台北)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