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马”陈光诚 | 北京观察 | DW | 07.05.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北京观察

“战马”陈光诚

陈光诚和何培蓉们,都有着斯皮尔伯格“战马”一般赴汤蹈火的勇敢精神,他们向着超稳固的极权体制冲锋,终于撕开了一道裂口。今天,中国孤立于世界,乃是极权与民主,制度的对抗。

上月22日发生至今的陈光诚事件,是一部具有史诗般美感的人民与专制制度抗争的当代故事。它的主角盲人陈光诚,是在全世界享有盛誉的人权斗士,但是在中国,他和他的家人被视为"罪犯",常年遭受无理监禁和野蛮迫害。

自27日,他逃入"百分之百安全的地方"--北京美国大使馆的消息爆炸。随之令人难以想象,黑色的夜的逃亡,侠女珍珠接应,驱车近670公里,送至北京的情节出现在互联网上。令人无比关注的同时,斯皮尔伯格去年的新片,《战马》中的一个场景,竟然无数次在我的脑海中萦绕。

那是一个令我热泪不止的场景。

"你看它的眼睛,那是英国的"

因为战争和家庭贫困与主人离散的小马乔伊,从英伦德文郡来到欧洲大陆,战火之中成长为一匹英勇的战马。当一起被德军俘获的大黑马累死在法国疆场上时,英军打来了,照顾乔伊的德国老兵对它喊:"快跑!"失去主人的战马,逃过一辆装甲车的碾压,跳过一道又一道战壕,跌入壕中。正在射击的德军惊奇地注视着,这匹无比出色的战马在战壕里狂奔,转瞬间它又冲出战壕,奋蹄在炮火连天的阵地上。它冲到拉着层层铁丝网的无人区。无畏地冲倒一组隔离带,带着数条铁蒺和两根加固的木桩飞奔,它不幸陷入铁蒺丛中,被条条铁蒺缠绕,又有两根木桩砸在它身上,终于倒地,站不起来了。

最先出现的是一名英国士兵,他摇着小白旗,听到德军的鸣枪警告,大声说:"没看到白旗吗?我只是要照顾这匹马!"走到战马跟前,他因没带工具而束手无策,这时一名拿着剪钳的德国士兵站在他的身后。两个人开始一起救战马。德军回身向战壕里喊:"还需要一把剪钳!"一下子六、七把扔了出来。两名士兵仔细地剪掉乔伊脸上、身上的全部铁蒺,乔伊站立起来。

经过丢硬币,英国兵赢了,带着"长着英国眼睛"的战马向英国阵地走去,乔伊终于踏上回家之路,他的小主人德文郡的男孩艾尔伯特被毒气刺伤了眼睛,正在对面战壕里思念着它。

超稳固的极权体制被撕开了口子

陈光诚逃亡的细节,为了不向当局交代,至今绝大部分还没有公布。但是他逃亡的方向,与《战马》相反,他是要逃离老母和妻儿所在的家乡,去寻求公正与自由。

Chen Guangcheng China Oppositioneller

软禁中的陈光诚

他的逃亡,最初绝对没有斯皮尔伯格营造的那种大气磅礴的广阔背景。营救他的,只有郭玉闪、珍珠何培蓉,和其他四位网友。陈光诚和何培蓉们,都有着"战马"一般赴汤蹈火的勇敢精神,他们是向着当前超稳固的极权体制冲锋,就像乔伊冲铁丝网,终于撕开了一道裂口。

去年11月,自由主义学者崔卫平教授,根据她自己的经历,写了一篇时评《维稳年代的政治》,遭到媒体枪毙。文中说:"将来的人们会用什么来称呼我们这个年代?'维稳'是再合适不过的了。'维稳年代'会变得如同'大饥荒'、'文革'、'改革开放'一样,用来标明某个历史时期。"

"维稳年代"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六四镇压是它的血腥的开端。超稳固的时期,正是胡温年代。

2002年,学者于建嵘奉命到湖南搞农村调查,当时农民抗税斗争风起云涌。就在毛泽东1927年组织第一个农民协会的地方,那里的农民又在组织农会。当地出现过农民领袖夏明翰,农民人人都会背颂夏明翰的《就义歌》:"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而且都把"夏明翰"换成了自己的名字。于建嵘问农民,你们为什么要组织农会?农民告诉他,组织农会就是要和地方的贪官污吏抗争到底。

于建嵘心中非常震撼,回来之后给中央写了一份报告--《农民有组织抗争及其政治风险》。社科院以要报的形式报给了中央。

2004年的3月5号,温家宝在两会"政府工作报告"里,宣告取消农业税,所有的人大代表站起来向他鼓掌。但是只过了3个月,2004年6月开始,土地问题就成为了中国农村的焦点问题,各级政府均以"土地财政"代替了"农业税"。2004年9月十六届四中全会,胡锦涛接手军委主席,19日在闭幕式上做了"严格管理意识形态的讲话"。随后,中宣部口头传达了"意识形态要向朝鲜、古巴学习。"的批示

2005年,大规模农民抗争已经由1993年的8千709起,猛增到8万7千起。因为反响巨大,以后两会最高人民法院报告再未公布过群体事件的数字。

2004年之前,农民抗税,中央还有明文规定,不允许动用警力去收税费。2004年开始,地方政府往往以所谓社会重点工程等名义,大量使用武力,包括特警和武警。2006年,中央军委批准《军队处置突发事件总体应急预案》。明文规定,紧急情况下,师团级以上部队可以越级报告情况,上级也可以实施越级指挥。

此时,超稳固的极权体制下的钢性维稳机制已经完全形成。
在中央"维稳是硬任务"的要求下,"一票否决",又把突发事件与地方官员的仕途联系在一起,中央精神更加放大,酷吏制度变成了维稳的黑色产业链。
天价维稳经费与"活埋"

陈光诚揭露,乡镇干部组织雇来的100多个黑打手,对他全家进行看管和殴打。批斗时对他说,现在花在他一人身上的维稳经费,每年要高达6千万,还不算到北京、到上层贿赂官员的钱。陈光诚的揭露,使得全世界都明白了,中共为什么需要超过军费的,天价的维稳经费了。因为陈光诚不是孤立事件。高智晟、胡佳在北京天子脚下,早就遭受软禁、抄家、断网、断电话等严酷待遇,住所成为全天候的监狱。高智晟楼下最多时,有20多辆挂牌和不挂牌的警车。他在被重新投入新疆监狱之前,向美联社揭露了遭受的灭绝人性的酷刑。

2010年10月,刘晓波荣获诺贝尔和平奖,她的妻子刘霞长期失踪,很多异议人士也开始遭受酷刑。今年一月,作家余杰费尽千辛万苦,获得批准,全家移民美国。在美国发表"去国声明",讲述了2010年12月9日他被十几名便衣,戴上"黑头套",绑架到秘密地点,执行酷刑的经过,一直打到生命垂危,送到北京医院抢救。其中"活埋200人"的恐吓,令人发指。

在余杰之前,律师滕彪也遭遇过戴"黑头套",拉到秘密地点遭受惩罚的经历,也被恐吓"挖个坑埋了算了。"

今年,一位80岁的老党员得知,"活埋"一说,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出自中央政法委最高领导之口。原话是;"毛主席在八大二次会议讲话时说,'秦始皇算什么?他只坑了四百六十个儒,我们坑了四万六千个儒。'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国内反对共产党的、有影响力的知识分子,总共也不会超过两百个人,一旦中央觉得统治出现危机,一夜之间就可以将这两百人全部抓捕,一起活埋。"

迁怒骆家辉,遮不住 "世界公敌"之尴尬

陈光诚事件,成为世界主流媒体热切关注的重大新闻。自骆家辉大使,亲自用美国使馆的汽车,在北京偏僻的小马路上,接到陈光诚,安全带入使馆,陈光诚事件也完成华丽转身,变成大制作的好莱坞巨片。继助理国务卿坎贝尔之后,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也提前到京。

陈光诚事件,与3个月之前发生的王立军逃馆相比,顿显中国政府维稳政策的首鼠两端。一端用天字号的维稳经费,维护着极权体制的稳定,保障高层权贵们骄奢淫逸,杀人越货,争权夺利;另一端,对底层维权人士,极尽弹压,残暴迫害、丧尽天良。

在克林顿国务卿到达的当天下午,骆家辉大使,助理国务卿等人护送陈光诚,到朝阳医院住院,治疗摔折的脚骨。并与妻子子女团聚。途中与国务卿克林顿亲切通话。

与妻子见面后,陈光诚才知道,他逃走后,山东临沂的警察把他妻子捆绑到椅子上两天,威胁要打死她。警察还住进他的家里,安了7个摄像头,在院子四周拉上电网,在他家的桌子上吃饭。他还听说哥哥、侄子,生死未卜;珍珠、郭玉闪,遭拘捕,江天勇被打聋双耳。朝阳医院,因为陈光诚的入住,变成北京维稳中心。陈光诚倍感恐惧,要求全家到美国一个时期。

5月4号,北京官煤万弹齐发,攻击美国外交政策,攻击美国使馆和骆家辉大使,使用语言之粗暴荒唐,犹如文革再现。王立军逃馆,不见这些媒体发表一个字,倒是网民写下小段子:"捕快逃馆,国务卿报告白宫,奥巴马问:那个捕头是做什么的?希拉里:他是在重庆'打黑'的。奥巴马皱起眉头:要打我?希拉里耸耸肩,奥巴马当机立断:轰出去。"

Gao Yu

作者高瑜

媒体的发彪,遮挡不住"世界公敌"的尴尬和孤立,中国政府与世界的对抗,不再是意识形态,也不是经济利益,更不是中国的强大和崛起,而是极权与民主,是制度的对抗。

作者:高瑜

责编:达杨

作者简介: 高瑜,中国独立记者,专栏作家。原在中新社工作,后担任《经济学周报》副总编。因参加八九民主运动,两次系狱。作品广有影响。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