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奋斗》能否出版?德国争议再起 | 文化经纬 | DW | 24.01.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我的奋斗》能否出版?德国争议再起

一家英国出版社希望在德国出版希特勒《我的奋斗》的摘录版,而这在德国是遭到禁止的。这本监狱中写成的“畅销书”再次引起了人们的争论。

default

《证言报》(Zeitungszeugen)要打破禁忌?

1923年11月11日开始,这名犯人因为"叛国罪"而锒铛入狱,他发动的啤酒馆政变宣告失败,纳粹进军慕尼黑统帅纪念馆的行动最后血腥收场。阿道夫·希特勒看上去已经跌到谷底。他现在有时间思考未来,而他也确实利用了这段并不情愿的"休息时间"。当时的德国一片混乱,经济低迷,失业剧增,左翼和右翼力量在街上互相争斗,魏玛共和国正在垂死挣扎。而在牢房之内,希特勒一字一句地描绘出自己的政治抱负。短短几个月之内,他就完成了《我的奋斗》,一本由意识形态宣言、自传文学和从其他书籍和政治传单上抄来的内容组成的大杂烩。他在书中宣扬种族主义和反犹主义思想,谈论战争和国家社会主义革命,并以此来为自己未来的政治权力野心作铺垫。这本书写成两年之后才出版,那时希特勒已经出狱,并与亲信一起重新组建了已经支离破碎的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NSDAP,即纳粹党)。

煽动文字成为了"畅销书"

到1933年为止,一共售出了将近30万本价格便宜的"大众版"《我的奋斗》,此后该书销量超过百万,成为每个"爱国家庭"的必备读物,学校教材,乃至国家向新婚夫妇发送的礼物。但历史学家们提出质疑,是否真的有百万人阅读了这本低劣之作。不管怎样,《我的奋斗》还成为了纳粹党及出版社的摇钱树,希特勒本人更是大发其财。在国外人们也能读到这本书,有法语、英语、西班牙语及很多其他语种的译本。二战结束之后,没有人还愿意理会希特勒的这本"畅销书",德国家庭里剩下的几百万本《我的奋斗》被当做令人不堪回首的历史垃圾处理掉了,不过显然并非每个人都这么做。比如2005年和2009年,英国拍卖行里还曾高价售出了希特勒的签名本。

拙劣的作品

数十年来,历史学家对《我的奋斗》给出了明确的定论:偏激,毫无理性,杂乱无章,沉闷不堪,矫揉造作,狂妄自大,文法上缺乏训练,政治上毫无根据。"一股奇怪的腐烂气息让读者根本看不下去",作家菲斯特(Joachim C. Fest)曾在其具有指导性的希特勒研究著作中如此形容。《我的奋斗》是对世界观表达的一次彻底失败的尝试。维也纳历史学家布里基特·哈曼(Brigitte Hamann)认为这本书极其无聊,不久之前她在接受德国《时代周刊》(Zeit)的采访时表示:"希特勒几乎没有创造出任何自己的东西。他只是抄袭,尤其是从政治边缘团体的宣传材料中。"

有害的政治宣传?

Deutschland Presse Zeitungszeugen Hitlers Mein Kampf am Zeitungskiosk

专家认为出版《我的奋斗》毫无意义

德国禁止出版《我的奋斗》,这本书被视为敌视宪法的政治宣传,煽动民族仇恨的工具。此外,人们也希望避免出现滥用以及对读者产生政治影响的事情发生。有鉴于民主在德国早已生根,许多人认为这一论点看上去已经没有什么道理。英国历史学家伊安·科肖(an Kershaw )有一次曾说过,尝试对读者群体进行审查在互联网时代根本毫无意义。事实上,这本书的部分章节或全文都可以在互联网上或者古董店里找到。在国外同样如此,不管是在印度、俄罗斯、土耳其还是克罗地亚,《我的奋斗》直到今天还能在许多国家买到。

版权法的局限

目前,围绕是否能够出版《我的奋斗》的问题再次产生争议,对象是英国出版商麦基(Peter McGee)与其旗下的《证言报》(Zeitungszeugen)。他们的这一打算还触犯了德国版权法的规定。二战后,同盟国将希特勒文稿的所有权转交给了巴伐利亚州政府,因为希特勒死亡之前的登记住址一直在该州首府慕尼黑。希特勒的财产当时被一并转交,其中包括这本政治战斗作品的使用权。巴伐利亚州政府迄今多次通过法律程序阻止这本书及其部分章节的出版,每次都获得成功。这次也不例外,他们已经宣布将尽一切可能。可是,一名作者死后70年,其作品的版权就会失效。这意味着,希特勒这名独裁者自杀身亡后70年,《我的奋斗》就可以全文出版。麦基在接受《明镜周刊》采访时表示,早就应该让广大公众有机会对《我的奋斗》的原始文字进行分析阐明。不过也有人认为,这个英国人只是看中了此事可能带来的商业利益。

用于科学研究的出版

有关这本书的科学化整理工作其实早就在进行。慕尼黑当代历史研究所正在准备一个带有评论的正规版本。据称,这一版本将抢在那些以商业利润为目的出版商出版之前面市。维也纳历史学家哈曼对此表示怀疑,因为这项工作的结果可能是足足十本一套的"巨著"。她表示这样根本就是太抬举《我的奋斗》这本书了。哈曼认为,也许可以考虑出版一个简明版,毕竟人们不需要在这本书上了解整个世界史。而关于是否应该在德国的书报亭里出售该书摘要版的问题,至今依然充满争议。德国联邦家庭部部长克里斯蒂纳·施罗德(Kristina Schröder )态度明确:绝对不行。要了解纳粹的反人道罪行,德国到处都有令人印象深刻的纪念馆和哀悼场所,根本不需要《我的奋斗》这种东西。德国犹太人中央理事会主席迪特·格劳曼(Dieter Graumann)对此事倒是轻松对待,他希望这样这本书就能"进一步失去神秘感所带来的吸引力"。

作者: Cornelia Rabitz   编译:石涛

责编:李鱼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