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中国接种疫苗” | 文化经纬 | DW | 19.04.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文化经纬

“我在中国接种疫苗”

“今年3月底,北京和上海分别开放对在地外国人接种新冠疫苗。听在上海的日本朋友说,在那里外国人竟然多到很难预约到。而我在北京接种疫苗的过程却很轻松简单。如果有机会接种新冠疫苗,对我来说就没有不打的选择。”本文作者是一名在中国工作的日本人。她讲述了自己在北京接种疫苗的过程。

(德国之声中文网)现在不管是对世界上哪家公司出产的疫苗,总还是有很多人抱有怀疑的态度甚至抗拒的心理。这些疫苗到底效果如何?安全性高不高?风险大不大?……可能任何疫苗都没有100%的安全保证,但和被感染病毒的危险比起来,我相信疫苗能给我们带来一定程度的保障。不打不能改变现状,那还是接种好。各个国家和医药行业不是都为此付出了巨大成本吗?

2020年1月份即将迎来春节之际,我从北京返回日本过年。时间就刚好是武汉宣布封城的前后。说实话,虽然我回日本之前没有去过武汉,但回到日本之后,我不好意思说起我刚刚从中国回来。到了2月份,中国还在持续处于紧张状态,我回北京的计划也被无限延后。就这样,竟然在日本一直呆到2020年12月初。在相隔了11个月的时间,我终于能回到空巢已久的北京的房间。

在日本逗留期间出门一直提心吊胆,即使个人防疫措施十分严谨,还心里有所不安,是不是在哪里无意中就会被感染病毒?而到了北京就不一样了,大家大都自觉做好防疫工作,不管去哪里甚至小商店都有要扫健康码。虽然有一点麻烦,但这样做,安全度才能提高,上街也没有像在日本时那种紧张感,走路时感觉好像我的身体漂浮在空中,那么轻松,反而觉得哪里有不对的。

今年1、2月份,中国全国又进入了紧急状态,进出京都有限制,基本上跟在日本好几个月居家办公一样。但经过严格管理疫情很快又得到了控制,到了3月份大家的行动自由基本又恢复了。与此同时北京市内也开展了接种疫苗工作。

北京一处接种中心外面摆放的画板上标识着施打疫苗的流程。

北京一处接种中心外面摆放的画板上标识着施打疫苗的流程。

2月上旬我居住的小区居委会在微信上发来了“社区居民预约新冠疫苗登记接种工作”的通知。我立刻打开文件,心里一阵兴奋。但是把通知看到中间,却看到“外籍人员不参与接种”这一句。一开始不敢相信,瞪着看一会,还是一样。改天去居委会打听详情,结果还是一样的。我对居委会的工作人员说,为了工作方便我自己掏钱也想接种,但居委会的回答是,这批是对中国国民安排的,外籍人士支付费用也接种不到。我心里有点遗憾,但也能理解。中国政府还是应该先要保护自己国民,这是对的。那现在没有其他方法,也就没必要为此心烦了。不过没想到没多久,到了3月下旬北京市启动了在京外籍人士接种疫苗的工作。

手机万能,我扫了个二维码,录入自己信息并预约,在几分钟内就准备就绪。中国居民的接种点分散在各个社区,而我所在的海淀区的外国人接种点则集中在区内的一个地点。我在选择预约时间的时候看到了名额还很充裕,看来还没有多少人申请,或者住在这个区域的外国人不多?果然在现场我看到的其他外籍人士除了我以外就只有一位,而且她应该是华侨。

被安排的接种点是“中关村国际自主创新示范展示中心”,那是一个很大的活动设施。很意外的是,场地外面入口和展馆入口管制都很放松,疫苗预约记录、健康宝都不需要查,谁都可以随便入场。到了馆内登记处发现那里是60岁以上的老人接种区。这让我想起了第一批接种是有年龄限制18-59岁,这点跟我祖国相反,在日本是先让被感染易患重病老人接种。目前在日本还没有正式给老百姓普及接种疫苗。

接种完新冠疫苗的人们在留观区等候。

接种完新冠疫苗的人们在留观区等候。

我看现场好像只有老人区,登记等候区的椅子坐满了等待接种的老人和陪伴的家人。指示牌也显示老人区。我以为走错了,又出来问了门卫外籍人员接种点在哪里,回答说还是这个地方。又进来看看,好不容易看到了最最里面不显眼的地方显示着外籍人士接种区。接下来就是按照流程开始接种工作了。柜台空空荡荡的,只有一位跟工作人员在讲一口流利中文的华侨而已。不需要等候就开始健康咨询和填写登记表以及知情同意书。在同意书上一签字,所有的后果都由自己负担,说实话这时刻我还是稍微紧张了一下。但旁边老人区那么多的老人,有的还坐着轮椅来接种,看到这一幕,我立刻又充满了勇气。出示了护照、社保卡给柜台后,我的个人信息都录入到系统里,工作人员给我看屏幕确认内容。我想到了去年回到中国在大连机场入境之前也体验过的健康门诊时的同样步骤。好了,现在就可以接种疫苗了。进入到接种小房间。接种过程既简单又快速,一切就在轻松的气氛中结束了。

接种完之后,自己也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而且看上去到了留观区的老人们也都没有问题。穿着白大褂的护士在椅子之间走来走去,询问在座的人们身体状态。过了30分钟可以离场,但我没有注意打完疫苗的时间,只能估算了,差不多的时候站起来往出口处走。

在出口也有工作人员检查是否过了30分钟,要求提示同意书。这时候我才知道了,打完疫苗时护士在同意书上写好了可以离开的时间呢。

这一天最出乎我意料的是,竟然接种疫苗后还能收到礼物。扫描二维码后回答问题,开始我磨磨蹭蹭,工作人员抄起我的手机刹那间点完,还给我手机并递上礼物。

作者在接种完疫苗后收到的礼物。

作者在接种完疫苗后收到的礼物。

那份礼物是纸巾,还贴上“共筑免疫长城 海淀镇”的标签。在广播节目中我也听到过鼓励接种疫苗的歌曲,“苗苗苗”。

后来有个中国朋友问我接种的是哪一种疫苗。我竟然回答不上来。好像施打疫苗的时候完全没有想起来向工作人员询问一下。我拿出手机健康宝查看,才知道自己接种的是中国国药的灭活疫苗。也有人问我,接种了中国产的疫苗担不担心?我回答说:“公司里的中国员工早就接种过了,他们都活蹦快跳的。我为什么要担心呢?”

今后有相当长的时间我要留在中国生活,再加上还需要在中国国内出差,我认为接种中国疫苗还是最有利的选择。

现在我的北京健康宝中可以看到我接种过的第一针疫苗的记录啦。

本文作者是一名在北京工作的日企职员。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