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国家资本主义者″ | 媒体看中国 | DW | 28.11.201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媒体看中国

"我们都是国家资本主义者"

哈佛历史学家弗格森对"国家资本主义"论提出质疑,认为将中美之间的竞争归结为国家资本主义与自由市场之间的全球制度竞争,过于简单化,也是错误的。中国成功的关键并非在于政府控制经济,而在于自由市场力量

Two women walk at a residential and office building during lunch break in Beijing, Monday, Dec. 28, 2009. China's premiere Wen Jiabao said Sunday that China's banks should lend less, reflecting concern that a credit surge this year to support Beijing's 4 trillion yuan ($586 billion) stimulus might be driving dangerous overinvestment that could leave lenders with bad loans if unneeded projects fail. (AP Photo/Andy Wong)

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为《时代周报》(11月23日)撰写的这篇文章写道: "今天的世界看起来不同以往,现在的金融危机似乎证明,自由资本主义站立在怎样的泥足之上。华尔街崩溃,似乎唯一成功应对其连锁效应的就是中国政府控制的经济。人们或许以为,'一致赞同北京'的时代已经到来。"

文章说,美国政治学家伊恩·布雷默(Ian Bremmer)认为,全球专制政权发明了"国家资本主义",政府将市场作为权力工具,利用它创造富裕,维护统治精英的幸存,不仅对自由市场经济构成危险,而且危及许多新兴工业国家的民主制度。"这种危险有多大?布雷默认为取决于中国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会在5年后超过美国,中国的人均收入也在迅速赶上来。"

对此,作者提出不同看法:"然而问题在于,政府干预是否真是中国成功的秘诀,事实上难道不是市场力量使然吗?得出什么答案,取决于去哪里。比如在上海或重庆,国家权力无处不在;相反,在沿海城市温州,一个充满企业家和自由市场思想的经济已经发展起来,没有敌手。

"当然,中国的国民经济将会继续以5年计划为导向基础。然而中国领导人面临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更多地与市场力量有关,而不是中央计划。因为,中国近年来产生了房地产泡沫。一方面,中央银行调高利息,扩大储备,以减少贷款发放,另一方面,影子银行系统却在温州那样的城市繁荣发展,为业主和投资者提供资金,不断建造新公寓大楼。"

作者觉得,如果和中国经济学家谈话,或许会得出这样一个印象,"政府全力以赴要废除国家资本主义",一位给最高层出谋划策的中国主要经济学家主张,"必须将所有国企私有化,包括人民大会堂"。

政府普遍干预经济

作者得出的结论是,"很清楚,将世界划分为自由市场和国家资本主义过于简略,无济于事。其实,几乎所有国家都或多或少地存在着政府干预经济的明显形式。"

作者强调,"必须避免将国家资本主义普遍化,这个概念不比过去马列主义的国家垄断资本主义更好。我们都是国家资本主义者,并且已经一个世纪之久,从政府开始扩张时就是。但是,国家资本主义种类无数,从新加坡的开明专制到津巴布韦功能错乱的暴政,应有尽有。

"所以,就此而言,谈论全球两个制度的决斗,一边是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另一边是美国的自由市场,是错误的。温州热忱的市场赞成者对北京的党魁不屑一顾,就像美国预算讨论的对手彼此不屑一样,……。"

摘译:林泉

责编:苗子

以上内容摘译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相关音频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