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简直是在拿生命开玩笑″:印度火葬场的工人 | 文化经纬 | DW | 22.05.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文化经纬

"我们简直是在拿生命开玩笑":印度火葬场的工人

印度的新冠病亡人数惊人,这给在火葬场工作的人带来很大压力。他们昼夜不停地工作,有时每小时要处理20-25具尸体。他们的工资很低,随时面临感染病毒的风险,还承受着心理创伤。

Indien | Hinduistisches Krematorium in Turbhe, Maharashtra

一名印度火葬场工人正在往火堆上浇油

(德国之声中文网)这是上午9点,火葬场员工阿文德·盖克瓦德(Arvind Gaekwad)和高塔姆·英格尔(Gautam Ingle)在忙碌的值班之前放松一下。

他们告诉德国之声,"一具尸体正在路上,更多的尸体还会送来。"两人在孟买郊区图尔赫的一个印度教火葬场工作。

死者的亲属通知他们,正在路上的死者生前没有感染新冠病毒感。

然而,死亡报告指出,此人死于急性呼吸窘迫综合症引起的休克,这是新冠病毒感染者的常见死因。

亲属们没有对死者做过最新检测,他们只是告诉火葬场的工人,死者在去世前六天检测呈阴性。

两位工人开始为尸体准备柴火。30分钟后,尸体由救护车送来了。但是,至少有30人一起来参加葬礼。这显然违反了疫情限制规定。

根据马哈拉施特拉邦政府的规定,葬礼不得超过20人。

火葬场的工作人员告诉死者家属,他们应该遵守政府的规定,但家属将他们推开。

"我们尽力遵循所有政府规章。但如果病人的家人动手或者威胁,我们也就无能为力了。我们只有五个人,他们有二三十个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说。

Indien | Hinduistisches Krematorium in Turbhe, Maharashtra

高塔姆和阿文德为一具新来的尸体准备火化的柴火

阿文德说,很多时候,他们火化尸体几天之后,才被告知死者感染了新冠病毒。

"这就好像我们简直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没有人保护我们。如果我们出现症状,医院会拒绝我们住院,他们会嫌我们'肮'。"

工资低 待遇差 环境危险

阿文德在清理火堆时,脸上缠着一块手帕,而不是戴着N95口罩。其他火葬场工人在处理尸体时也没有佩戴防护装备。

他说:"我们没有被视为一线工人,所以不会优先考虑我们的健康。"

如果他们生病了,他们的收入不足以支付医疗费用。

"就这些工人的工作量而言,他们每月的工资只有15000卢比(相当于168欧元)。"当地社工盖克瓦德(Deepak Gaikwad)告诉德国之声,"没有任机制保护他们--无论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

"他们的工作很不稳定,很容易被解雇,因为他们是合同工。他们甚至很难另外找到工作,因为他们没有从这份工作学到什么在别处用得上的技能。"他说。

观看视频 00:47

印度火葬场来不及火化新冠肺炎亡者

盖克瓦德说,上周 他们收到承包商的通知,如果他们继续接受死者家属的 "贿赂 ",按照家属要求处理死者遗骨,他们可能会被罚款或解雇。在印度教文化中,收集遗骨并将其浸入圣河是一种习俗。

"许多人不想直接接触死者的遗骨," "他们付钱给这些工人,让他们代为收集。他们有时还会因为工人承担的风险再多付一些钱。"

盖克瓦德说,有人为此向当地政府部门投诉。承包商没有向他们核实,就给工人们发来一封威胁信。

他说:"这使这些工人在冒着生命危险工作的同时,还要担心失去工作。"

来自尸体的感染风险

古尔冈市的医生辛格(Sahil Singh)告诉德国之声,火葬场工人在火化过程的每一步中都面临风险。他们面临很多风险,例如艾滋病毒、肝炎、伤寒、霍乱、肺结核和新冠病毒。

他说,火化过程中,如果工人处理不当,比如徒手捡起骨头,就有可能染病。

Indien | Hinduistisches Krematorium in Turbhe, Maharashtra

尸体火化之后,阿温德正在清理火堆

"如果病人属于自然死亡,那就很难知道是否感染了新冠病毒。"辛格说,"在这种情况下,尸体没有经过专门包裹就运来了,这增加了工人的感染风险。即使死者是新冠患者,我们也不能确定尸袋中没有病毒。体液中也含有有害细菌和病毒。"

"救护车也是一个病毒超级传播机器。目前医疗系统超负荷,救护车一直在医院和火葬场之间奔忙。你认为救护车工作人员每次都有时间对车辆进行消毒吗?"

辛格还指出,在北方邦和德里这样的地方,尸体火化量巨大,火葬场的工作人员往往上一具尸体还没有烧完,就移开烧下一具。这样也增加了感染的风险。

工人们承受心理创伤

图尔赫火葬场的工人说,目前这波疫情对他们的心理健康造成了影响。

"我们在3月和4月昼夜不停地工作,每小时都要处理20-25具尸体。救护车在火葬场外排起了长队。我们没有时间吃饭或喝水。我们的工资和那两个月的工作量不相匹配。"阿文德说,他还说他害怕感染上病毒。

"我对这种疾病了解不多,但我见过那些伤痕累累的尸体。如果这就是死于新冠病毒的模样,我可不想感染。"他说,"每一天早上醒来,我都在想,今天是否是我感染病毒的日子?"

"如果我感到情绪失控,我可以休息一到两天。然后,我必须回来工作,否则承包商会扣我的工资。"他说。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