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看到的,比他们想让我们看到的更多 | 中国 | DW | 10.04.2008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中国

我们看到的,比他们想让我们看到的更多

4月8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组织境内外16家媒体记者,前往3月曾发生骚乱的甘南夏河县等地区采访。这是中国政府组织的第二轮外国记者团访问藏人聚居区。德国《世界报》驻华记者埃尔林是采访团成员之一。他表示,中国方面组织记者团此行目的是让媒体看到当地情况已恢复稳定,但记者们的目的是想看到事件发生的真相。埃尔林在电话中向德国之声中文网介绍目前在甘南玛曲地区采访情况。

夏河县

夏河县

3月16日至18日,甘南藏族自治州的夏河、玛曲、合作等地区继拉萨之后,爆发大规模的藏民抗议示威活动。中国官方媒体称,这些地区的秩序已经趋于正常。4月8日,第二批境外记者团被组织前往甘南藏区进行采访。记者团中的境外媒体包括美国广播公司、路透社、法国《观点》周刊、德国世界报、韩联社、朝日电视台、凤凰卫视等等。记者团到达位于夏河县的拉卜楞寺时,遇到10多名抗议示威的年轻僧侣。这些僧侣打着用藏文写成的标语和一面雪山狮子旗。一名会汉语的喇嘛说:“我们要人权,我们要达赖回来,我们不是要支持独立,我们要人权。”

随团的德国记者埃尔林表示,虽然采访团的活动受到很大的约束和监视,但是途中还是会出现这种让组织者意想不到的“插曲”。采访团在甘南将总共停留4天,行程包括夏河、玛曲和合作。这三个地区是3月中旬甘肃境内爆发抗议示威规模和程度最大的藏区。

4月10日,记者团抵达玛曲。埃尔林在电话中介绍说,玛曲的县城很小,人口大约只有4万。城内的一些店铺还保持着骚乱之后被焚毁的样子。有的已经重新修建起来,有的还是黑乎乎的一片。但是商贩们已经开始重新营业贩售商品。他们在当地被允许进行1个半小时的自由采访。记者们三三两两地组成小组和当地的居民进行谈话。埃尔林说,他去询问一个经销手机的店主现在生意如何。店主说,以前每天他们的营业时间都是12个小时,但是现在只敢开7个小时。到了晚上他们“会感到害怕,因为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很多人说不清楚他们究竟怕什么,他们只是觉得晚上的时候不安全。当地的媒体报道,一些暴乱参与者潜逃了,还没有被抓住。埃尔林分析,这也可能是让当地人感到不安的原因之一。“他们觉得不自在,所以会害怕,” 埃尔林补充道,“所有的商铺都抱怨生意不好。”

埃尔林表示,在街上主动和玛曲的居民交谈并不容易,因为“他们看起来有点害怕和我们讲话”,他们说的都是中国报纸上写的内容。“他们对我说,当地的情况已经安全了。但是他们不愿意谈到有关示威和骚乱的事。只有当地的政府官员乐于长篇大论,” 埃尔林说,“我问普通的居民‘当时发生了什么?’‘你看到了什么?’他们大都说:‘我藏起来了’,‘我赶紧跑回家了’或者‘我赶紧把门关起来了’。”也有一些人主动上前和埃尔林讲话,但都是迅速短暂地给他几个暗示就走开了。埃尔林说,这恐怕说明当地的情况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稳定。

在玛曲的街头,记者团没有看到喇嘛的身影。记者们猜测,喇嘛们被限制在寺庙里不准随便出行。

埃尔林表示,中国方面安排记者团到甘南地区采访并不是在作秀。中国官方的目的是为了展示当地的生活已经恢复正常。记者们也的确看到,学校已经复课,大街上的贸易也恢复了。但是“现在并不是一切都恢复正常了,而是正在恢复的过程中,” 埃尔林强调说,“我们不能忘了,这些地区到现在还是被封锁隔离的状态。一些最根本的原因自始至终没有得到解释。”

埃尔林表示,记者团当然无法寄希望通过一次采访就找到事件的真相。这只能是试图接近真相。“第一个境外记者团去拉萨的时候也经历了一次没有想到的喇嘛抗议示威活动;外交官代表团去拉萨的时候在那没看见一个喇嘛,他们也不知道那些喇嘛在哪里,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埃尔林说,“虽然我们的采访同样受到限制和监视,但是中国不可能将这些地区一直封闭起来。中国政府也知道,西方记者以批判的眼光看待当地的情况。然而境外记者的采访活动不会就此而结束,今后肯定还会有第4个、第5个采访团前往这些地区。”

甘南地区三个星期以来被封锁,没有外国人可以随便进入。埃尔林说,这次采访对他来说是努力弄清楚中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的重要经验。“我们看到的,比他们想让我们看到的更多。”他说。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