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外交政策以价值为取向”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3.09.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我们的外交政策以价值为取向”

在中国进行了为期两天的访问之后,德国外长韦斯特维勒回程途中在香港作了短暂停留。他在那里接受了德意志电台的采访。

German Foreign Minister Guido Westerwelle speaks at a luncheon in Hong Kong Friday, Aug. 31, 2012. Guido Westerwelle said Friday that his country feels solidarity with Greece as it undertakes painful austerity reforms in order for it to continue receiving international funding protecting the debt-stricken Mediterranean country from bankruptcy. Westerwelle's comments to business leaders in Hong Kong are a sign that Germany hasn't become any more flexible towards Greece, whose leaders have been seeking some wiggle room on the cuts. (Foto:Kin Cheung/AP/dapd)

德国外长韦斯特维勒

德意志电台:一个国家的经济自由能够得到保证,但却不顾政治基本自由,没有言论自由,不断践踏个人的尊严,这样一个国家有发展前途吗?

韦斯特维勒(Guido Westerwelle):一个只允许私有制和市场经济创造富裕、而同时却限制公民权的国家,用长远的目光看,不会是一个成功的社会。因此全局性地进行观察非常重要。另一方面,我们也有自己的历史,"通过贸易进行变革"的原则是行得通的。这便意味着,经济交往的过程中,自由精神也传到这个国度;随着富裕程度的加大,教育和启蒙也越加普及。通常在这个基础上会出现更为开放和自由的社会。

德意志电台:我们在香港、在您的回程当中进行这次采访。此次参加德中政府磋商的除了您还有7名联邦部长。你们的谈话对手是一党威权专制的掌权者。他们都是些什么样的政治家?

韦斯特维勒:他们当中的大部分,我在以前的交流中就已经结识。中国今年高层换届,因此不仅要接触目前的政治当权者,还要结识今后的新任高层。在中国这样一个大国,虽然是一党执政,即中国共产党,但也存在着不同的政治思路以及不同的发展主张。一些人还局限在固有的旧式思维中,但另一些人却是更现代化,曾走出国门,对自由社会的成就有所了解。我当然希望,后者将占上风。

德意志电台:谈到政治高层换届,在接下来的几周内就会举行中共18大。有观察家说,幕后的争斗非常激烈。有人跟你谈起高层内部的权力之争吗?

韦斯特维勒:没有。在这样的体制内进行领导换届,幕后的斗争自然会很激烈。但它们不会被推到台前,只有在很少情况下,我们才能有所知晓,比如发生了非同寻常的事件,比如最近对一名中共高官的妻子的审判,而该案的背景却更为复杂 ......

德意志电台:他本人被罢免官职,很可能被绑架了 ...

韦斯特维勒:我不会任意猜测,也不愿这样做。我们当然在尽很大努力去理解中国国内发生的事件。但我们不可能对中国的所有发展动向做出判断或者预测。不过,我们做好了准备,同中国新一代领导人继续推动我们的战略伙伴关系。同在任者以及今后的掌权者进行对话后,我们得出的最重要结论便是:中国希望继续发展同德国的战略伙伴关系。中国给这一关系赋予了重要意义。尽管我们谈到新闻自由、公民自由等棘手问题,也支持人权律师,但我们察觉到,仍能同以往一样与中国进行政治、经济层面的合作。

德意志电台:但合作产生怎样的结果,或者毫无结果,您应该从上次访华中就体会到了。那是2011年4月,您在北京替一个大型艺术展致开幕词。共有45万人观看了这个展览。就在您飞离中国的同一时间,著名艺术家艾未未被捕。这次事件后,您个人得出的经验中,对中国不信任的成分有多大?

Bundeskanzlerin Angela Merkel (CDU) spricht am Freitag (31.08.2012) in Tianjin mit Chinas Ministerpräsidenten Wen Jiabao sowie deutschen und chinesischen Wirtschaftsvertretern. Merkel hielt sich für zwei Tage in China auf. Foto: Kay Nietfeld dpa

联合记者会上

韦斯特维勒:您知道,不仅在国际层面,同时也在各类谈话场合,我都在提醒人们关注艾未未的命运。但这里重要的是,不论在什么情况下,不能中断努力。在德国屡受批评的"启蒙的艺术展"在北京吸引了将近50万人参观。如果这么多人通过了解这一艺术时期,产生对启蒙以及启蒙思想的思考,这便是对我们价值取向的外交政策作出的贡献。我们的外交政策不是被利益导向,这意味着,我们不仅要解决全球性问题,不仅要做好生意、搞好投资、创造就业机会,我们也要推行以价值为取向的外交政策。也就是说,即便同最具商业利益的伙伴对话时,也要不断提出公民社会、公民权利、人权、新闻自由等议题。

德意志电台:但这样做,对方会把它们变成一种程式化的东西。人们知道,德国人会谈论这些。在您出行前,德国驻华记者发出一封公开信,批评中国当局阻碍他们的工作。周四同温家宝总理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默克尔总理提出这一问题并明确表示,她期待记者的呼吁以及本次谈话能够产生影响。但您看到中国当权者有哪些松动吗?

韦斯特维勒:在看短期效应的同时,不能放弃观察长期效应。短期来看,总是有高峰和低谷,但长期而言,进行数十年的追踪观察便会发现,中国的开放是无可否认的。在此,互联网做出了贡献,即便对言论的管制无处不在;人权律师做出了贡献。您点名提出一名艺术家以及其他人的命运,我想指出的是,我们具体地帮助了许多人,只是他们当中很少有人受到媒体的关注。我们在聪明的外交政策框架内,静悄悄地解决了许多问题。今天,我们可以在记者会上同中国外长站在一起,默克尔总理同温家宝总理站在一起,直接谈论棘手问题,这本身就是进步。我本人3年前就亲身经历过。当时我开始研究中国问题,那正是北京奥运前夕,当面提出棘手问题,是不太可行的。3年前我担任德国外长不久,那时当直接谈到棘手问题,对方虽然还在继续倾听,但却换了一副面孔,我们便会感到:到了谈话结束的时候。但今天,人们仍然在继续倾听,而且还有对话的氛围。这本身已是非常重要的进步,因为问题不仅可以私下交流,也可以公开提出,而不会导致对方停止谈话的反应。

德意志电台:您的日程上还有一个棘手的题目,这便是叙利亚。中国坚定地同俄罗斯结盟,阻止安理会出台针对叙利亚的更强硬决议。在您同中国外长杨洁篪会谈时,中国央视播出对阿萨德总统的专访,他在阐述打击反抗者和反对派的必要,为自己的行动辩护。您觉得中国的叙利亚立场有松动的迹象吗?

An Airbus A320, ordered by China Eastern, is seen on the assembly line at a plant of Airbus (Tianjin) Final Assembly Company Ltd. in Tianjin, China, Tuesday, 23 June 2009. Airbus SAS, the worlds largest commercial planemaker, rolled out the first aircraft assembled on Tuesday (June 23, 2009) at its China factory as it seeks to win more orders in the worlds second-largest aviation market. The planemaker aims to deliver 10 more A320s this year from its factory in Tianjin, it said in a statement. Production at the plant, Airbuss first outside Europe, will be raised to four aircraft a month by the end of 2011. Photo: Imaginechina/Bao fan +++(c) dpa - Report+++

天津空客装配厂

韦斯特维勒:我们同中国有着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这意味着,我们可以谈论所有问题,其中包括经济和国家法治对话议题,但许多外交问题也属于对话的范畴。在叙利亚政策问题上,很明显,德中观点出现分歧。中国同俄罗斯在联合国安理会的做法,让我们非常不满,因为我们坚信,阿萨德时代已经过去,我们应当通过结束暴力来帮助叙利亚民众。一个和平民主的新开端只有阿萨德下台才能够实现。另一方面,我的印象是,还是有一些进步。安南开始领导的6点和平建议,也获得中国的同意。这一建议是迄今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的最佳方案。我们会继续朝着这一方向努力。我希望,埃及总统穆尔西在德黑兰的讲话,会产生效果。穆尔西明确指出,阿萨德政权应为暴力负责。毫无疑问,中国在阿拉伯世界有着自身的战略利益。

德意志电台:本次访华,德中签署了18项合作协定。3年前,中国还从德国获取发展援助。今天,您同总理访问中国时,可谓囊中羞涩并试图说服中国,今后更多地投资购买欧元国债。

韦斯特维勒:不,我不这样看。我认为,我们的伙伴关系符合两国的相互利益。作为德国人,我们希望,中国在德国、欧洲抑或欧元区投资,不仅是购买国债,更重要的是经济领域的实业投资。我们本次的政府磋商访问取得了很大成就,这里有数字和订单为据。欧洲及欧元的稳定也符合中方的切身利益。中国的战略利益是,不希望美元是国际唯一货币。欧元是一种非常稳定的货币,我们没有欧元危机,我们正在经历的是债务危机。中国希望让投资多样化,也就是分散经济力量,这种做法非常明智。

采访记者:Stephan Detjen,  编译:李鱼

责编: 苗子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