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记者揭″黄山门真相″被辞退 | 在线报导 | DW | 24.01.201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在线报导

《成都商报》记者揭"黄山门真相"被辞退

2011年1月21日,《成都商报》以"报道失实"、"严重违规"将深度部资深记者龙灿辞退。而此前《成都商报》曾辞退报道"李刚门"事件的记者殷玉生。报业同行纷纷指出:公共事件触及官员有风险,报道需谨慎

default

报道涉及官场权力遭辞退

2010年12月12日,18名复旦驴友被困黄山未开发区域 ,后18名被困人员获救,而一名24岁的警察在救援途中失足坠崖牺牲。12月23日,《成都商报》深度报道记者龙灿发表了《"复旦18驴友被困黄山"真相调查,三次报警无人应一条短信惊两地,夜上黄山谁让救援队变敢死队?》的调查报道。这篇报道提到18位"驴友"之一施承祖,在他们被困之时三次拔打110无果,遂通过短信向上海的"二姨夫 "求助,后才引发重视,由上海方面紧急协调安徽黄山,市长、宣传部长、公安局长全部上山。这篇报道见报后网友特别关注了文中提到的"二姨夫",并人肉搜索"二姨夫"身份,认定他就是前上海市委副书记罗世谦。
在中宣部的"新闻战线三项教育领导小组"督查组前往四川期间,在中宣部的强势压力、亦有上海政府隐性权力之手操控下,《成都商报》于是发出如下处罚通知:1、辞退龙灿;2、罚编辑张丰1000元;3;责任编辑徐剑撤职;4、新闻中心主任曾熙撤职,全报社批评;5、对新闻中心分管编委蒋泉洪停职,全社批评,编委会深刻检讨;6、罚当日值班签片的编委王奇3000元;7、扣罚总编辑陈舒平3000元向传媒集团党委书面检查。

所有记者的沉默,会使更多的记者走向被开除的境地

关于一段时间以来,德国之声也一直关注中国媒体环境和记者从业的处境,包括中国当局对媒体的高压管制等,据了解《成都商报》此次动作引发中国媒体圈内的一场地震,龙灿从业十年,在业界颇有影响力,他曾对陕西镇坪华南虎事件进行调查报道,在业内影响很大,他被辞退,如更早的《南方都市报》"长平被撤职"事件一样激起媒体同行的不平声音,多名媒体人对此指出:"《成都商报》作为市场化的媒体,无论从作为媒体还是企业都丧失基本底线,不值得尊重。"

昨天,龙灿在微博上表示,会就此事写一个全面的剖析和自我反思,他说,"一个深度反思的报道,出现这个结果,背后有太多的因素,这些因素,有的是我们可以避免的,有的是无法避免的。"

德国之声电话采访了龙灿,他证实了被辞退的事情,同时讲述作为一个新闻媒体人的困境:"目前我的处境很艰难,我做了十年记者,没收过一个红包,我们领取不算优厚的工资,坚持着我们当初的新闻理想,走了这么多年,就是靠着"理想"两个字再走,我们做记者一直很痛苦很难,我们一直期待得到哪怕是最简单的关爱,最简单的理想的托付,实际上都没有得到,无论是从报社本身,还是大的媒体环境,我们作为报道记者承担所有的风险、压力,但是到头来发现,在关键时刻,我们是"被失败者"。我最想说的一句话是,在一个媒体单位内,所有记者的沉默,会使更多的记者走向被开除的境地;在一个城市内,所有的人保持沉默,就会使我们变得象某个城市那样莫名其妙,在世界范围内,如果一个国家所有人都保持沉默,就会象伊朗、朝鲜一样,这有意义吗?沉默让一切没有意义,以前我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的状态,但这次我很愤怒,我对"新闻"很失望,我曾说过一句搞笑的话'我搞了十年新闻,结果发现我被新闻搞了'。当到我这样的境地时,我在思考的是,要生存,还是要新闻理想?"

这样的事件短期内会对新闻业造成比较大的负面影响

德国之声也采访了在"李刚门"事件中被开除的另外一位记者殷玉生,他觉得目前中国当局在媒体控制方面越来越严厉:"2010年,总体上来说,媒体环境感觉越来越紧,一是来自当局的管制越来越严厉,如突发或有关执政当局负面形象的事件,禁令下来越来越快;另外就是比较偏向市场化的媒体、记者,本来就很难获得官方信息源的支持,特别是做一些突发性的负面报道,风险越来越大,记者很难获得来自官方的权威信息,那么从百姓的角度去抓信息,核实的成本越来越高,当事件发生后,采访公众,作为一个记者怎样从其他的证据来证实被采访者所说是很难的,如果是没有其他佐证或是录音等准备不充分的话,当被采访者改口,作为一个记者会很被动,但是象龙灿这个案例,我没有亲历这个案例,也是通过报道看到,对他们处理这么严重,因为一篇报道的一个小细节开除报道记者,连带处理很多人,这是以前没有见到过的,这个情况只能说媒体和记者面临的状况越来越严峻。"

当记者问到殷玉生关于他自己也因为报道"李刚门"事件而被开除一事以及龙灿被开除的事件将会对一些记者报道有何影响时,他认为:"据我了解,一些记者朋友反馈回来的信息,说最近不太敢写比较负面的报道了,说不定哪句话,就会惹怒当局,这些让记者感觉风险太大了,所以这样的事件短期内会对新闻业造成比较大的负面影响。"

德国之声也联系了《凤凰周刊》资深的调查记者邓飞,他表示作为龙灿的朋友和同行,虽然对整个事件并不了解事件的细节,但是他认为龙灿有必要向公众说明整个事件真相,让媒体记者的新闻理想和操守得到公众的理解和尊重。

采编:吴雨
责编:洪沙

  • 日期 24.01.2011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s://p.dw.com/p/102Df
  • 日期 24.01.2011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s://p.dw.com/p/102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