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将仇报?尼克松二访中国,福特不爽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0.03.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恩将仇报?尼克松二访中国,福特不爽

美国故总统尼克松因为水门案而辞职,由副总统福特继任。后来福特特赦了尼克松,可是一年多后,尼克松不顾福特选情吃紧,硬是再次访问中国,惹得福特阵营十分恼火,福特的国家安全助理甚至在尼克松背后斥责他是「混蛋」。

在美国出版的一本新书《总统俱乐部》(The Presidents Club)披露了这段历史。
1976年总统大选前的党内初选,里根声势很旺,令竞选连任的福特承受很大压力。但同时福特面临着另一个压力-尼克松。因为尼克松在1974年8月下台,已经过了一年半,自己觉得可以复出了。

尼克松以高规格再访中国作为复出第一步


尼克松认为复出的最佳方式是高规格出访,而中国是最佳目的​​地,因为他在1972年访问中国,开启了历史新纪元,中国很欢迎他再去。另一方面,水门案固然令他名誉扫地,可是中国并不理解水门案的意义,毛泽东主席甚至以「屁事」形容水门案,因此出访中国没有心理障碍。

尼克松重视国际关系。其他总统发表「国情咨文」,可是尼克松首创发表「世局咨文」,因此以出访作为起身炮并不令人意外。但是他的出访必然抢走福特的光采,因此尼克松曾透过中间人向福特承诺过,「在1976年大选之前,不会有任何国外旅行」。

但是1975年末,尼克松改变了主意。为什么改变,至今不清楚。可以确定的是福特阵营不愿见到他出访,认为他是「再次表现他的自我为中心」。福特阵营尤其不愿见到尼克松访问中国,认为此举动势必对福特的选情造成重大伤害。因为里根正在批评福特对共产主义太过软弱,尼克松再访北京必然受到中国热烈欢迎,等于坐实了里根的批评。福特当初是尼克松挑选出任副总统的,福特又特赦了尼克松;尼克松访华,可能被视为是福特向中国示好,这会影响保守派对福特的支持。

尼克松再访华,对福特很不利


这其中还有另一个原因。 1975年12月,福特访问了中国,但对美、中双方关系没有什么帮助。现在尼克松再去,如果中国释出一些善意给美国,岂不显得福特的外交成就不如尼克松?

USA Ehemaliger Präsident Gerald Ford gestorben

尼克松和福特(1974年)



中国政府派遣一架波音707到美国接尼克松,这是与美国总统座机「空军一号」同型的最大型客机。福特的白宫助理有人主张美国政府不准这架飞机在美国降落,甚至有人主张美国政府扣留这架飞机以显示福特的强硬。但是最后福特只能说,「尼克松总统将以私人身分前往」。福特的国家安全助理史考特罗(Brent Scowcroft,做过尼克松的国家安全副助理)将军认为尼克松是恩将仇报,直截了当的说:「尼克松是个混蛋」。

在新罕布什尔州初选(这是当时最早的初选)前三天,尼克松夫妇抵达北京。他这趟访问完全是总统规格:15位秘勤局(Secret Service)干员全程保护;20位记者随行采访;他观赏了中国最新的特技杂耍表演;和毛泽东主席见面40分钟;美国《时代》(Times)周刊登载了两页彩色照片。

尼克松再访华,效益不大,骂声不小


访问结束,美、中两国都没有多少收获。美国这厢对尼克松的批判毫不留情。政论家布罗德尔(David Broder)写道:尼克松这个人,「只要能在他苟延残喘的生命中找到任何醒目的片断来挽救他自己,没有-绝对没有-任何事他不会去做」。

与尼克松同为共和党的参议员高华德(Barry Goldwater,1964年的总统候选人)指责尼克松违反了美国在1799年制定的法律,这项法律禁止私人进行未经授权的外交行动。高华德说,尼克松干脆别回来了,「如果他想为这个国家做件好事,他应该留在那儿」。

福特本人不好说什么,只能忍耐。可能尼克松回到美国并没有报以应有的敬意。例如福特打算指派中央情报局副局长华特斯(Vernon Walters)到尼克松在加州的住所去,听他简报这趟中国之行。可是尼克松拒绝了,而是送了一份60页的书面报告给白宫。福特看过后,交给史考特罗、中央情报局局长乔治‧布什(George Bush,1988年当选总统)、以及其他几人一阅。他们看过之后的评语是「没有什么价值」。

在新罕布什尔州的初选中,福特以些微差距获胜。总数10万票,只要有700票转向,里根就会打败福特这位现任总统。真是如此,对福特而言无异是选战灾难。而对里根而言,这显示他实力雄厚,果然,4年后他赢得共和党提名,并进而当选总统。

前后任总统通常都建立起深厚情谊


这本书的作者是南西‧吉布斯(Nancy Gibbs)及迈可,杜非(Michael Duffy)。根据书中所述,尼克松与福特这段不愉快是比较例外的情形,大部份的时候,前后任总统都有很特殊的情分。例如奥巴马上任前夕,准备离任的小布什总统告诉他,「我们希望你成功」。小布殊所说的「我们」包括其他卸任总统卡特、老布什、克林顿。这些「总统俱乐部」成员全部到了白宫给奥巴马打气,也对他进行职前讲习,包括告诉他怎么对付白宫幕僚,怎么给孩子选学校等。

书中写道,克林顿做总统时,常以长途电话向尼克森请益。后来尼克森说,「从没有人像克林顿那样全然信任我」。民主党籍的约翰逊做总统时,常向共和党籍的艾森豪总统请益,后来约翰逊说,艾森豪「是我遇到的最佳幕僚长」。

作者:刘新

责编:洪沙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