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与死亡的地狱” | 媒体看中国 | DW | 03.07.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恐怖与死亡的地狱”

德媒赞扬《墓碑》作者杨纪绳是中国的索尔仁尼琴,认为他对人祸导致中国饥荒灾难的分析令人信服,其对专制政权的控诉对中共统治者构成危险。

针对被中国当局禁止的杨继绳的《墓碑》一书在德国出版德文版,《世界报》(6月30日)这样评价:"许多人怀疑饥荒的规模,杨收集了各省所有的重要数据,全面地利用,与迄今的研究状况加以比较。根据他言之凿凿的估计,大约3600万人死亡,最大的拿人当实验的结果成为历史上最大的饥荒灾难。杨让幸存者讲述'枯燥的死亡数字'后面的'血淋淋的历史'。饥饿的人们争抢残存的吃食,他们将虫子、老鼠、树皮和泥土塞进嘴巴,饿魔甚至让一些人吃掉自己的父母、子女或兄弟姐妹。一个个村庄被灭绝,死者被埋在万人坑。此外,数十万人由于思想、传言或者微不足道的过错被打上人民敌人的烙印。在无休止的群众大会上,呐喊的暴民迫使'反革命'采取屈辱的姿势,向他们吐吐沫并殴打他们。杨描绘了一个饥饿、恐惧和痛苦的地狱,其最底层危及所有人,让他们再也不能笑对许诺的地上天堂了。

"可是,造成饥荒的原因大都有争议。杨令人信服地阐明,饥荒肆虐之前是'持续多年的非常正常的收获,没有战争、没有瘟疫'。他描写的专制怪兽无所不在,触及每一个人,将他们拖进深渊。当饥荒开始时,革命制度遍及'最边远的村庄',深入每个人的'肉体与头脑','其权力的扩展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农民干活、吃住都在庞大的人民公社,党组织掌控经济、日常生活和文化,到处都是标语口号、歌声和红旗,恐怖也是如此。一小撮权力精英控制这个庞大帝国的全部资源,决定一切。所以,要想理解饥饿与暴力的程度,就得认真对待党的领袖的马克思主义。

"'伟大领袖'毛将每一个中国人都看作超级战役的士兵,下令'更快、更多、更好'。剥夺财产的攻势更极端,清洗更残酷,建造计划更宏伟。农业和工业产品的计划指标急剧上升,政府要求的公粮数量是农民绝对无法提供的。同时强迫数百万人建造拦河坝和水利设施以及无数炼钢的小高炉。取消私有制毁掉了农民的劳动刺激,于是党的干部就不得不严厉地驱使他们去田野和工地干重活。

"杨将饥荒的责任归咎于'被理想的光辉照耀的政权' ,他的深刻分析表明,在一个没有民主、言论自由和财产权的制度下,'小错可以酿成大错'。他已经被誉为中国的索尔仁尼琴,就像《古拉格群岛》一样,杨的控诉对中国的当权者构成危险,当权者因此禁止此书,并且也危及全世界众多支持毛的革命的左派的自我形象。"

"北京领导人懂得这个困境"

《新苏黎士报》7月2日在分析南中国海的冲突时认为:"诸多参与方的一方采取任何挑衅步骤,都会增加无法控制的升级危险。中国虽然对武装冲突没有兴趣,但总是允许谈论这种发展。这在内政上是危险的,因为万一发生对中国人不可接受的发展,领导人会陷入来自自己街头的压力之下。所显示的谦卑,中国自称是发展中国家所固有的,也有其反面:一个迅速增长的大国的自我价值感,世界不能再不理会。北京领导人懂得这个进退两难的困境,但也知道所取得的会多么快地失去。"

编译:林泉

责编:达扬

相关音频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