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強國? 中国学者反批体制僵化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9.12.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思想強國? 中国学者反批体制僵化

除了目前在体制内的经济学家陈文玲不寻常地出面疾呼,前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蔡霞也详述习近平如何扼杀中国政治改革的可能。

China 4. Plenarsitzung 19. Zentralkommitee KP

根据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CCIEE)首席经济学家陈文玲的媒体访问内容,改革开放40年后,中国官僚主义依然阻碍着学术研究,其中包括严格的海外旅行审批程序,以及要求智库与官方保持一致。

(德国之声中文网) 一位中国资深经济学家罕见呼吁,如果中国想要成为「思想强国」,就应该给中国的学术界更多的宽容、灵活和自由。

根据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CCIEE)12月7日上网的内容,其首席经济学家陈文玲公开表示:「应该有容错机制,要允许有多种表达方式。」

她接着说:「现在大部分官员说得话都一样,都是一个口径。也有一些管理部门不断地下口径,要求大家包括专家发出的声音都一样。我个人认为,要把握总基调、大方向,在这种前提下,要有多元化的表达方式,要容错,要有试错、纠错机制,我们对全世界都讲包容宽容,难道对我们的学者不能包容一点吗?」

陈文玲是在「十四五规划与思想强国——第三届中国智库国际影响力论坛暨第六届新型智库建设学术研讨会」上发言。

她的这番言论格外受到关注,因为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是政府批准成立的经济研究机构,陈文玲也是国务院研究室的经济学家,为政府政策提供咨询。

陈文玲在会上也提到了中国学术机构对其工作人员出国考察的严格规定。她说:「现在出国去一个国家5天,比如到美国5天,来回2天,工作3天,到点返回,不返回就要受到纪律处理。」

她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和和中美基金会到美国发布「中美未来10年经贸关系研究」为例说,「本来是要去三个地方,纽约、华盛顿、洛杉矶,结果我们中心的人员走了两个地方就返回来了,因为再去洛杉矶的话就违规了,所以只好返回来。像这样的管理制度能不能改革一下?」

陈文玲接着谈到,「我们吸引那么多顶级科学家、领军人才、思想智库专家,需要即时了解全世界的数据流动」。

她说:「有一次我在巴基斯坦参加一个会议,在电视台做了半个小时的采访,他们告诉我有1.2亿人观看,我说您能不能发个链接?他们很快就发过来了,结果打不开。巴铁的我们都打不开,铁的打不开,铜的打不开,什么样的都打不开,我们怎么和世界对话呢?」

Virtueller G20-Gipfel | China

蔡霞在《外交》上的访问中说,她曾对习近平抱持高度期待,但最后期待幻灭,发现中共政治体制不但没有更加开放,反而日益僵化。

蔡霞:失败的党

前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蔡霞12月4日在《外交》杂志上撰文,题为「失败的党:一个体制内人士与北京决裂」。

她提到自己在习近平2012年上台时,本来对中国充满了希望。当时她认为「中国早已到开放政治体制的时候了」,但「事实证明习近平并非改革者」。

她说:「习近平笼罩在个人崇拜的氛围中,进一步强化党对意识形态的控制,消除了那一点点仅存的政治言论和公民社会空间。」

延伸阅读:蔡霞:习近平不下台 中共体制将全面瓦解

她接着回顾自己作为「一个共产党员的成长」。她提到了1989年的天安门事件说,「6月,政府镇压了天安门广场上的民主抗议者,造成数百人丧生。私下里我感到十分震惊:解放军竟然向大学生开枪,这与我从小接受的人民军队保护人民的观念背道而驰。只有日本鬼子和国民党反动派才会杀害人民。」

根据这篇专文,担任党校教授的蔡霞逐渐对于中共实际做法和马克思主义的精神是否相符感到困惑,并提出自己在2001年中央电视台制作江泽民「三个代表」电视节目经验。江泽民说,中共必须在中国代表「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进步文化,以及最大多数人的利益」。

她详述电视台长官在担心她的解说词可能与宣传部的观点不一致时,要求她删改并审查之后的内容。

她说:「那一刻,我明白了:中央电视台的人对意识形态的真正含义毫无兴趣,他们只是想让党看起来光鲜亮丽,并吹捧上级。」

随后几年,相关这个理论的讨论也都流为官方拼凑的「陈词滥调」以及透过出版收入「牟利赚钱的手段」。

她透过官方的系统看到部门如何透过出版书籍赚取暴利。她说:「难怪中共党内几乎所有机构都有自己的出版部门。几乎每个部门都在发明新的赚钱方式,贪腐渗透中共体制。」

蔡霞在《外交》杂志上自述,从西班牙和苏联的经验中,她对于中共的政治改革逐渐感到悲观。在习近平上台之后,她说,「习近平的偏执和中共的政治倒退都已昭然若揭」,从2015年,中共逮捕了数百名人权律师,2016年任志强雷洋的事件,以及她自己被纪律部门约谈和警告不要反对习近平,到2018年习近平废除了国家主席任期制

延伸阅读: 长平观察:任志强被重判 中共对自己人最狠?

后续才发生了,她私下谈话称中共是「政治僵尸」以及「习近平应该下台」等内容未经同意就被泄漏在网上,以及她谴责习近平在香港实施压制性新国家安全法的内容也被传开。随后她很快被开除党籍,学校也取消了她的退休待遇。

蔡霞说自己的银行帐户被冻结,中共官员更「制造模糊的威胁针对我在中国的女儿和她年幼的儿子」。她说自己最后「被迫接受这个严酷的真相:我没有回去的路了。」

 

© 2020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