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语课供不应求 | 在线报导 | DW | 26.08.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在线报导

德语课供不应求

德语一向被视为文法很难的语言,但欧债危机显然让它越来越抢手,连语言班都客满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 下午三点,外国人聚集在汉堡大众夜校(VHS)里的成人教育中心, 一个接着一个地抽号码牌在等候室里准备报名德语课。大众夜校(VHS)的员工安娜‧内维斯(Anna Neves)和其他4位同事将在接下来的3个钟头马不停蹄地工作,她表示:"德语课的询问度大概是从一年前开始升高的,我们平均一天要帮100个人咨询和分班。"

相较于2010年,询问度增加了30%。尤其,许多来自南欧危机国家的人,到汉堡来学德语:"很多西班牙语系的人来我们这里学德语,有一些是直接从西班牙来的,另一些则是拿西班牙居留证但从南美洲过来的人。"同样地,之前从不来德国的葡萄牙人和希腊人,现在来报名德语课的也越来越多。

报名柜台水洩不通

德国汉堡统计局证实了安娜‧内维斯的话,2011年在汉萨市有显著的移居纪录,移居过来的大约有2200人,比2010年多了600人,其中大多数是西班牙人。

在大众夜校小小的等候室中,苏珊娜‧米兰‧普罗尔(Susana Millan Prol)抽到78号,还要再等30个人。今年31岁的苏珊娜两个月前才到汉堡:"我在西班牙是念观光系,只有在夏天才有工作,所以我就来到这里学一些德语,我想这对我会有帮助。"

Wer hat das Bild gemacht/Fotograf?: Kathrin Erdmann Wann wurde das Bild gemacht?: August 2012 Wo wurde das Bild aufgenommen?: VHS Hamburg

汉堡大众夜校德语课咨询处

绝望中的希望

苏珊娜在西班牙西北边的加利西亚念书,靠近葡萄牙的边境,欧债危机促使她来到德国。她的许多朋友对未来都已不抱希望:"西班牙的青年人面临很大的问题,公司不请人。我认识一些工程师,居然在做餐厅打扫的工作。"

这位西班牙女性刚开始在汉堡也做打扫的工,但她辞退了,她不喜欢这项工作,因为是单独一人工作。现在她在餐厅当服务员,可以结交朋友和学德语。31岁的苏珊娜过着节约朴实的生活,目前她无法有什么太大的改变,她边笑边说:"我向一个家庭租了间房,但不是德国家庭,是希腊人。"

打工的询问度也增高

当苏珊娜在等候室终于找到座位时,赛西莉亚‧埃拉斯(Cecilia Heras)必须站起来挪位子,等候室就是这么满。这位来自厄瓜多尔的赛西莉亚之前在西班牙养老院从事护理工作, 一年前失业后,她便和她的兄弟一起搬到汉堡:"开始总是特別难,我也不认识任何人,慢慢才有机会找到工作渠道。"现在她在別人家当家务助手。

而赛西莉亚的情况又比佩德罗(Pedro)好得多,这位28岁的葡萄牙人之前一直都在里斯本生活,他急切地说:"我想学德语并重新安排我的人生。"佩德罗在葡萄牙几乎做遍了所有的工作,从在工地打工到帮忙收割都有。但他还不确定他在汉堡要做什么工作。

Wer hat das Bild gemacht/Fotograf?: Kathrin Erdmann Wann wurde das Bild gemacht?: August 2012 Wo wurde das Bild aufgenommen?: VHS Hamburg

西班牙厨师戈麦斯和女友

有些人比较幸运

明显看出比较轻松的是胡安‧戈麦斯(Juan Gomez),,今年27岁的他是学成的厨师,并在两个月前背井离乡到德国来:"我当然也是因为欧债危机才过来的,但同时我也想要认识其他国家的文化。"

当他还没离开西班牙时,就已经在德国一家加利西亚餐厅找到工作,他可以直接住在餐厅楼上。显而易见,胡安对自己在德国的新生活充满好奇,他的女朋友也从西班牙来德国看望他, 但不久后她又要飞回去了。胡安对孤单的生活和阴沉的天气并不担心,他说:"在我的家乡加利西亚也是这样阴晴不定,一会儿下雨又晴天,然后又变冷的。"

唯一的痛苦是:在大众夜校为期六周的密集德语课,由于太抢手的缘故,候补班要等两个月。 这对新移民的外国人来说,他们需要更坚定的意志力,因为这只是开始。一共6周,每个星期要上16小时的德语课。如果要达到欧洲共同语言参考标準(CEFR)B1的程度,也就是可以进行简单的对话,需要一年的时间来完成。

作者: Kathrin Erdmann 编译: 薇拉

责编: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