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语媒体:5G时代的矛与盾 | 媒体看中国 | DW | 13.02.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德语媒体:5G时代的矛与盾

为争夺技术领域的世界霸主地位,国际准则似乎早已形同虚设。围绕华为的争执中,两名加拿大公民何以成了中国的阶下囚?另外,中国在委内瑞拉危机的两难选择也是德语媒体关注的焦点。

Huawei 2019 CES in Las Vegas (Reuters/S. Marcus)

华为:5G时代的霸主争夺战

(德国之声中文网)两名加拿大男子从去年12月初至今,一直被关押在中国的监狱里。《南德意志报》认为,上述两人遭受牢狱之灾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他们是加拿大人。这篇题为《前所未有的强硬》的文章中写道,两名加拿大人实际上是中美两国激烈争斗的人质,这场争斗围绕未来通讯技术领域的霸主地位而展开。文章写道:

"中美两国在争斗因特网的霸主地位。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双方曾存在着一种共生式的分工,美国发展技术,中国负责组装。中国需要市场和芯片,美国离不开世界工厂中国。这种相互依存的关系对双方都有好处,同冷战则截然不同。

但美国突然遇到了问题:偏偏一家来自中国南部的企业在技术层面上走在了前面 - 这就是不太显山露水的华为。2012年起,华为在美国就遭到了排斥。当时美国国会对同华为开展合作提出警告,理由是不清楚该企业同中国政府的关系。但同一时间,华为已经在欧洲站稳了脚跟。华盛顿希望可以改变这一现状,情报部门称之为'改写剧本',也就是说,要在最后一刻阻止中国在该领域占据领先地位。"

为此目的,美加澳等五个国家情报部门负责人去年七月在加拿大东海岸的某偏僻小镇举行闭门会晤,中心议题就是中国、华为及5G。 文章接着写道:

"这次会晤后,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以及英国的外交官和情报人员频繁造访欧洲各国首都,宣讲事态的严重性:一旦爆发诸如台海危机之类的紧急情况,北京下令破坏网络怎么办? 自动驾驶车辆横冲乱闯,车载电子部件受数据云控制的普通车辆也将出现问题,医院陷入瘫痪,企业生产陷入停顿。

迄今为止,尚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实从技术上造成上述混乱场面的可能性,也没有找到任何后门软件。至于为什么找不到证据,专业人士也有诸多争议。有人认为,这样做可能并不符合中方的利益,因为一旦被人发现,中国将蒙受巨大的经济损失,中国显然会极力避免出现这种情况。而另一方则认为,电子部件和软件的设计极其复杂,无论怎样检查,都无法保障万无一失。毕竟直到斯诺顿开始爆料,人们才知道美国国家安全局竟是如此神通广大。即便是不曾联网的电脑,都能被遥控破解。这个教训告诉世人,在信息时代,'矛'总是会战胜'盾'。进攻总是比防御更简单。"

面对瞬息万变的委内瑞拉政局,北京政府虽然表面上仍坚持对马杜罗总统的支持,但显然也不愿意因押错赌注而陷入被动。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中国外交官已经开始了同临时总统瓜伊多的秘密接触。而核心话题,则是中国在委内瑞拉的投资和债务。《法兰克福汇报》以《北京正暗中远离马杜罗》为题报道了这一最新进展。文章写道:

China Staatsbesuch Nicolas Maduro (picture-alliance/Xinhua/Y. Dawei)

为了贷款不打水漂,中国会背弃马杜罗吗?

"过去几周来,中国政府一直回避是否同瓜伊多阵营有接触的问题,但也没有否认这类接触的存在。中方只是说,中国在同"所有方面"开展着对话。而瓜伊多本人则在二月初的一次采访中表示,他会遵守委内瑞拉同中方的协定,也愿意同中方开展对话。

中国官方的立场是'不干涉别国内政',这也是过去几十年来,中国外交政策的基本原则。但随着中国在境外的大笔投资以及数以百万计的中国人移居海外,这一政策早已名不符实。"

2001年,查韦斯时代的委内瑞拉同中国建立了"战略发展伙伴关系"。根据不同方面的估测,2007年起中方向委内瑞来总计提供了大约500亿至600亿美元的贷款。这些款项对查韦斯维持统治起到了重要作用。文章接着写道:

"马杜罗上台后,双边关系的发展并不一帆风顺,因为委内瑞拉还贷遇到了困难。2016年,中国一度停止向委内瑞拉提供新的贷款,并敦促该国尽快还债。委内瑞拉媒体报道称,委内瑞拉向中国提供原油的数量一度甚至不足合同规定的一半。2018年十月,马杜罗访华时,请求北京不计前嫌,承诺提高供油量,并最终获得了50亿美元贷款。双方究竟达成了什么共识,外界不得而知。

北京近来同马杜罗政治对手开展对话足以显示出,危急时刻,中国并不会向马杜罗伸出援手。尽管马杜罗口中的'21世纪社会主义'和习近平宣称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颇为类似,但是,在涉及到金钱的问题上,北京则是务实的。在选择境外投资目标是,北京并不关注该国的意识形态,而是其地缘战略的重要性。"

摘译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