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语媒体:默克尔执行的对华政策“已经过时了” | 媒体看中国 | DW | 09.09.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媒体看中国

德语媒体:默克尔执行的对华政策“已经过时了”

随着德国联邦议院大选的临近,德国对华政策也逐渐走进“后默克尔时代”。今年3月被中国政府列入制裁名单的欧洲议会绿党籍议员比蒂克菲尔在接受德国《日报》采访时批评默克尔对华政策“有可能使德国在面对一个日益傲慢的政权时陷入无助的境地 ”。他还表示,如果绿党执政,德国的对华政策“必须停止贸易和外交政策分离的做法”。

(德国之声中文网)今年3月,欧盟因中国迫害新疆维吾尔人与其他少数民族而对其实施制裁。这是自1989年六四事件以来,欧盟首次对中国进行人权制裁。北京立即做出回应,宣布对部分欧洲议会成员以及一些欧洲学者、智库进行反制裁。欧洲议会绿党籍议员、对华关系小组主席比蒂克菲尔(Reinhard Bütikofer,又译包瑞翰)也在中国的制裁名单上。近日他在接受德国《日报》采访时表示,默克尔总理执政这16年对华政策虽然不是一成不变的,但是现在执行的政策显然已经过时了。

比蒂克菲尔在采访中说:“最近默克尔被看作是习近平可靠的伙伴。作为一名政治家,她不仅准备淡化人权问题,支持与习近平政权的深入合作,而且还准备让德国单打独斗,削弱欧洲对中国的立场。德中密切的经济关系让人嘲讽为德国根本没有对中国的外交政策,只有汽车外交政策。在我看来,默克尔这么多相当大一部分原因要归咎于失败主义在作祟。仿佛总理确信中国的崛起势不可挡的宣传是真实的,最终唯一的选择是在不太有利的条件下要么今天要么明天总得接受它。我认为这是一种错误和危险的态度,有可能使我们在面对一个日益傲慢的政权时陷入无助的境地。”

比蒂克菲尔表示,他不认为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宣传的全面脱钩的想法是一个明智的观点。“这与我们欧洲的多边合作的基本理念截然相反。我们不想建立高墙,但我们必须注意到中国早已开始脱钩的事实。现在的情况是,欧洲公司无法进入中国的采购市场,而我们的采购市场却对中国的国有企业敞开大门。脱钩在特朗普的一种意识形态,但它在习近平却是的一个现实操作。

《日报》的记者追问他,这不是还是意味着德国准备与中国脱钩?比蒂克菲尔回答说:“如果一个伙伴准备把经济相互依存关系变成政治武器,我们就不能再天真地说:我们的开放是没有界限的。举例来说,5G网络的扩展,特别是在工业领域这将是我们未来通信的神经系统。我不希望中国公司成为基础设施扩建的一部分,因为根据中国现行法律,中国公司必须无条件地服从安全部门的召唤。这不是一种脱钩哲学,而是不要完全依赖一个不公平竞争的竞争对手的理性抉择。”

今年3月欧洲议会绿党籍议员比蒂克菲尔被中国政府列入制裁名单

今年3月欧洲议会绿党籍议员比蒂克菲尔被中国政府列入制裁名单

记者问比蒂克菲尔,如果绿党候选人当选下一届联邦总理,将会执行怎样的对华政策。他回答说:“如果我们(绿党)执政,那一定是与其它党团联盟执政的形式,所以没有人能够单独制定外交政策。尽管如此,我还是希望德国的对华政策能有所改变。首先,我们必须更多地向欧洲一体的方向转移,少做单干的事。第二,我们必须停止贸易和外交政策分离的做法。我们必须把我们的外贸利益放在地缘政治的背景下。第三:我们想更多地关注气候外交政策,这也包括对中国的气候外交政策。第四: 德国和欧洲必须成为全球南方国家更好的合作伙伴,例如通过欧盟互联互通战略。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填补了我们留下的真空。”

恒大集团创办人许家印在过去20多年的时间里,通过大量借贷、贪欲以及并不总是合法的侵占建筑用地的方式建立起自己的帝国。

恒大集团创办人许家印在过去20多年的时间里,通过大量借贷、贪欲以及并不总是合法的侵占建筑用地的方式建立起自己的帝国。

恒大危机让人担心可能出现骨牌效应

中国房地产集团恒大集团的处境越来越困难。本周三(9月8日),信用评级机构惠誉国际评级下调了恒大集团和其旗下两家子公司的信用评级,从CCC+降至CC。

德国《法兰克福汇报》报道指出,“投资者担心,一旦恒大倒闭,会对中国的银行系统产生冲击波。野村证券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陆挺不久前曾表示:‘恒大庞大的资产负债表将在中国产生真正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如果金融机构出现亏损,他们将削减对其他公司和部门的贷款。’”

文章写道:“中国当局目前为止只发表了少数关于是否进一步处理恒大的声明。官方只是督促房地产公司尽快消除债务风险。” 

“恒大集团创办人许家印在过去20多年的时间里,通过大量借贷、贪欲以及并不总是合法的侵占建筑用地的方式建立起自己的帝国。去年,许在富裕的朋友们和政府的帮助下,该集团度过了一场债务危机。”

摘编自其他媒体的内容,不代表德国之声的立场或观点

© 2021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