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语媒体:香港民众不轻言放弃 | 媒体看中国 | DW | 17.06.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媒体看中国

德语媒体:香港民众不轻言放弃

《逃犯条例》拟议之初就在香港引起了争论,但这场争论最终能演变成上百万人参与的抗议运动却是大多数人始料未及的。

Hongkong Massenproteste gegen Regierung (Reuters/T. Siu)

香港周日再度爆发大规模游行示威

香港《逃犯条例》引发的社会运动继续激化。虽然周六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表示愿意延缓推进《逃犯条例》,但周日,香港还是爆发了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抗议集会。《法兰克福汇报》报道周日游行场面时写道,人们像"潮水"一样涌入市中心,地铁上挤满了身着黑色T恤的人群。黑色是本周末民众抗议的象征色。这篇题为《新一轮民众运动不愿轻言放弃》的文章写道:

"林郑月娥周日再一次做出妥协,她发布的一份声明中称:'行政长官为此向市民致歉,並承诺会以最大诚意、最谦卑的态度接受批评,加以改进,为广大市民服务。'

这是林郑月娥对其周六新闻发布会引发社会批判而做出的回应。很多示威者指责林郑月娥孤傲冷漠。活动人士岑敖晖说: '这个女人简直发疯了,她完全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她无视上百万人上街游行以及来自全世界的批判,还是一味强调批评者对这个条例理解有误。'由于对政府的不信任感普遍存在,很多人都认为暂缓推进条例只是一个障眼法。岑敖晖说,现在政府是在用缓兵之计,这一条例随时都可能卷土重来,因此抗议运动也还远远没有结束。

事实上,这个法律修正案早已不再是争论的核心。示威者将会面临怎样的法律后果也是大家普遍关心的问题。岑敖晖说,'我们认为,北京一定会采取报复。'岑敖晖是2014年雨伞运动的领袖之一,现在则是一名立法会民主派议员的助理。他表示,虽然听起来有些可笑,但北京最高领导层中肯定有很多人会把香港发生的事情视为国家安全事件。因此他们会主张予以严惩,就像几周前重判雨伞运动一样。香港政府和北京当局都将上周三发生的警民冲突定性为'有组织的暴动',而这是可以判处多年监禁的重罪。"

收回"暴动"定性也是示威者的诉求之一。事实上,林郑月娥周日发表的声明中,也的确没有再使用"暴动"的说法。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中国后,中国承诺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下,保障香港特有制度五十年内不会发生变化。然后,近些年来,中国对香港的影响无处不在。批判性媒体越来越少,一些反对派议员被取消资格。文章接着写道:

"过去几年来,消极情绪遍布整个香港。2014年的抗议运动并没有达到实现普选的目标。民主派力量已经很难动员起大批民众。然而,对《逃犯条例》的反对呼声却极大地改变了现状。走上街头的是新一代抗议者,他们当中的很多人还是中学生以及大学低年级学生。同2014年的抗议运动不同的是,这一次抗议浪潮中并没有突出的领袖人物。也许没有人愿意出头露面,而最终身陷囹圄。但尽管如此,借助社交媒体,示威活动仍被组织的非常出色。

Carrie Lam in HongKong (picture-alliance/Kyodo)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的处境非常艰难。

特首能否保住她的乌纱帽,想必最终决定要由北京做出。不难想见,北京已经敲响了警钟。由于2019年有一系列敏感的纪念日,包括天安门大屠杀三十周年,习近平的处境本来就非常棘手。早在今年年初,安全机构就发出警告称,'敌对势力'可能会借助敏感日期制造事端,令中国陷入混乱。对于香港的抗议活动,北京历来都认为是'境外势力'煽动的。有鉴于此,北京绝不愿意看到,他们任命的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治下,香港的局势失去控制。"

香港的示威游行以及香港特首的去留问题也引起了《新苏黎世报》的关注。该报题为《香港人决不罢休》的文章写道:

"过去几周接触过林郑月娥的观察家们表示,林郑月娥显得很焦虑和无助。她本来对制定修正案的必要性从未怀疑过。而令她陷入无助境地的,也同一些西方国家采用双重标准,却并未因此遭到批评有关。比如,欧盟认为,香港修正法律后,增加了向中国递解嫌疑人的风险,因而对香港修法决定提出严厉批评。但按照林郑月娥的说法,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都同中国签有引渡协定。

林郑月娥的处境非常危险。她已经成功地将大部分港人推到了自己的对立面。而北京想必对她的所作所为大为光火。北京并没有通过这条法规的迫切性。林郑月娥推动了制定该法规的进程,而推动手法又非常糟糕。周六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林郑月娥做了自我批评。她承认政府在修例问题上沟通不足,没有能减少民众的担忧。她表示愿意同社会各阶层进行交流。

如果林郑月娥坚持己见,香港的局势将会进一步激化。她被视为是一个工作勤勤恳恳的技术官僚,而缺乏政治敏感度。且不说,她2022年是否会再度参选特首,本次任期是否能做满都很值得怀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