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语媒体:看看新疆! | 媒体看中国 | DW | 30.11.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媒体看中国

德语媒体:看看新疆!

近日被披露的新疆再教育营文件引起德语媒体关注。《明镜在线》的评论认为,西方国家必须打破沉默,不能容忍中国侵犯人权的行为。《南德意志报》则指出,在中国政府越发专制的同时,德中的经济羁绊却越来越深。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明镜在线》发表了一篇题为"看看新疆!"(Schaut auf Xinjiang!)的评论,内容指出,西方国家不应该容忍中国对维族的残忍行为。

《纽约时报》数日前披露了一份中国政府内部文件,揭示了如何镇压新疆少数民族的具体政策。对此,《明镜在线》的评论写道,"在中国政权令人不安的一面中,其在新疆的做法是最令人发指的。它揭露了共产主义国家的本质,并将成为自1989年天安门血腥镇压以来,让世界印象最深刻的中国形象。令人质疑的是,北京政府是否已经意识到,最近的报道对全球造成的冲击。"

作者指出,西方国家的问题在于,应该如何对中国违法基本人权的做法做出回应,以及如何打破沉默。最关键的问题是,在政治和经济上与中国有着紧密连结的欧美国家,如何对中国的穆斯林做出实质帮助,而不仅仅是口头宣誓立场。

评论写道,西方国家与正在崛起的世界强国中国之间存在一系列分歧和纠纷,从贸易战、香港民主运动、中国的工业政策、网络运营商华为的系统安全性到南海主权争端等,但新疆问题却有所不同。"从本质上而言,新疆问题是价值冲突。北京对穆斯林少数民族的歧视和严厉强势的压迫,动摇了不可让步的基本价值。在中国加入联合国时签署的《世界人权宣言》就对此明文做出规范。"

究竟西方国家该如何做出回应? 作者列出了几点建议。"首先必须赋予新疆问题政治及外交重要性,如同其它中国议题。迄今只有美国政府做到这一点。欧洲政府首脑近期在访问中国时,虽然'提及'维吾尔人受到迫害的问题,但只是粗略一提。"

"其次,欧洲国家必须更强力施压,使其外交官员得以不受阻碍进入新疆,亲眼看看截至目前为止只有少数记者在艰难条件下才能探访到的情况。"评论写道,香港民主运动的代表能在世界各地寻求支持,西藏问题在达赖喇嘛的奔走下一直没有完全脱离人们的视野,但维吾尔人至今仍缺少具有代表性的发言者。

"第三,西方国家必须显著提高北京侵犯人权应该付出的政治和经济代价。例如对那些从新疆安全制度中获益的公司做出进口限制,包括高科技企业大华、海康威视和科大讯飞。若纠纷升级,西方国家必须考虑针对性的出口管制。"

"强硬新疆政策所造成的后果毫无疑问不仅将由中国人承担,西方企业也将受到波及。德国由于经济上的羁绊,特别容易受到影响。但德国若联合欧洲及美国伙伴,仍能构成庞大影响力。基于自身的历史,德国比其它国家更有义务要全情投入。"

《南德意志报》周六一篇题为"与中国陷入困境"(Mit China in der Zwickmühle)的文章则从经济角度切入新疆问题。文章指出,在习近平的带领下,中国安全机构取得空前的影响力,北京领导层越来越专制;与此同时,德国经济对中国的依赖却在不断加深。

"最近一段时间,许多企业领导人一想到中国,身体里就有两个灵魂在互相拉扯。德国经济(尤其是那些在全球运营的公司)与正在崛起的全球最强劲经济体紧密相连。最明显的就是汽车制造业:大众、戴姆勒和宝马约有三分之一的车辆是在中国市场销售。很长一段时间来,企业经理人只要专注运营即可。虽然中国是由共产党执政,但是在经济问题上仍然相当务实。但如今却从根本上发生了改变。北京领导层越来越专制,对民众的监控几乎滴水不漏。安全机构在国家领导人习近平的任内拥有庞大影响力。"

作者指出,近期由多家媒体披露的一份名为"中国电文"文件,显示出中国安全机构的影响力有多广泛。文件内容曝光了中国政府在新疆大规模关押维吾尔人的规范。德国经济界也因此受到震撼。

文章接着写道:"目前德国经济界多数认为,企业对大方向的政策不肩负责任。德国工业协会(BDI)的说法是:'当事情涉及企业力所不能及的法制和侵犯人权行为时,经济界代表们的能力很快就触碰到极限。这时就需要政策介入。'" 但德国巴斯夫集团董事会主席布鲁德米勒(Martin Brudermüller)却有不同看法。他对《南德意志报》表示,"作为经济界代表,我们责无旁贷必须与中国领导人谈论此事,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在公开场合进行对峙无济于事,反而会造成反效果。" 报道继续援引布鲁德米勒指出:"我们必须实事求是。中国已经深深融入世界经济中。没有中国,我们将无法解决气候政策等未来挑战。德国有数十万的工作岗位就是依赖双边经济关系存在。"                            

文章作者指出,汽车制造业就是一例。"全球没有其它地方的电动车数量像中国这么庞大。在自动驾驶方面,北京领导成正致力制订标准。如果现在退出中国,从长远角度看将会面临大问题。"

该文最后引用了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副主任胡谧空(Mikko Huotari)的分析称:"对于德国经济,我们希望、能够而且必须在中国积极活动。尤其是与未来前景有关的事务。中国是全球经济的增长引擎。重要的是要实现透明度。"

摘编自其它媒体的内容,不代表德国之声的立场或观点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