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语媒体:河南洪灾″暴露中国审查制度的虚伪″ | 媒体看中国 | DW | 22.07.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媒体看中国

德语媒体:河南洪灾"暴露中国审查制度的虚伪"

德国《日报》关注河南暴雨洪灾分析并指出,“河南发生的人道主义灾难不仅让人们看到了气候变化的风险 ,也暴露了中国审查制度的虚伪”。波恩地方报《General-Anzeiger》访问的一位从新疆流亡到德国的维吾尔人说,他很高兴可以在德国自由地践行自己的信仰,“这在新疆是不可想象的”。

(德国之声中文网)持续数日的强降雨已经在中国中部省份河南造成数十人死亡。德国《日报》发表的一篇题为《气候变化?这不是我们的问题》(Klimawandel? Das ist doch nicht unser Problem)的报道中写道:“谁看了中国社交媒体上流传的有关河南水灾的可怕视频,谁就会对中国官方公布的(截至21日统计的)25人死亡的数字感到惊讶。在郑州,暴雨之下道路变成了河流,整片的小区停电,连医院也受到波及。一辆火车停在铁轨上40个小时不能动弹,车上的乘客缺吃少喝。”

“上周六夜间开始,河南省多地开始出现有现代气象记录以来最大的降雨。三天的降雨量相当于全年的降水量。超过14万人被疏散。解放军和武警部队被派到灾区参与抢险救灾。”

文章指出,中国很多地区洪水在夏天都是常见的自然灾害。尽管政府正试图利用水坝和排水系统控制该国的河流,但暴雨的规模正变得越来越可怕。虽然气象部门试着解释河南这次遭遇的特大暴雨天气的成因,但是“这种极端天气是不是气候变化所造成的讨论却只是边缘话题。”

文章写道:“河南发生的人道主义灾难不仅让人们看到了气候变化的风险 ,也暴露了中国审查制度的虚伪,连幸存者发表的贴文都删除。 《人民日报》周三的头版甚至没有提及这场暴雨。 ”

“更令人吃惊的是,中国还有一些官方媒体采用幸灾乐祸和冷嘲热讽的方式看待德国西部发生的洪水灾害。……《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在微博上写道:‘从迈阿密塌楼到德国大水,更有疫情中西方国家反人道主义的表现,一拨又一拨深刻冲击着中国人原有对西方治理水平和其对人道主义忠诚的认知。’ ……这里的双重标准的虚伪性是显而易见的。但这样的语气让许多中国人听得津津有味,因为由于全方位的审查制度,他们无法获得自由信息。”

观看视频 01:35

河南连日暴雨 灾情严重

“我妻子戴头巾,每天都祷告5次。这在新疆是不可想象的。”

波恩地方报《General-Anzeiger》发表的一篇题为《北京的长臂触及波恩》(Chinas langer Arm reicht bis Bonn)的文章采访了一名从新疆流亡到德国的维吾尔男子。这名男子不愿意透露自己的真名,他告诉记者,可以叫他Balanzga,在维吾尔语是“哥们”的意思。

他说,他不清楚他在新疆的朋友中还有多少人仍被关在再教育营里。所有的朋友都逐渐地把他从通讯软件上屏蔽掉了。但他猜测那些朋友是被迫这么做的。

文章描述称:“他甚至和父母都没有聊过新疆的局势。因为谁也信不过。官方截获聊天内容的风险太高。Balanzga说,多年来,监控摄像头和窃听技术对于维吾尔人已经成了家常便饭,在再教育营杀害穆斯林的情况也不罕见。……一条头巾、一通海外打来的电话或者手机里储存的一张错误的照片就足以引起调查人员的注意。中国的穆斯林即使获准出国,回国之后也有可能失去自由。”

文章描述道:“千禧年的时候,Balanzga还在新疆生活。但是911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汉人和维吾尔人之间的矛盾开始升级。由于担心被肆意逮捕,Balanzga在蛇头的帮助下逃到俄罗斯。不久之后又在德国获得了政治庇护。”

“现如今,Balanzga已经感觉德国就是他的家。大约8年前,他回到新疆看望了自己的父母。‘那一次我是冒着被逮捕的风险回去的。我父母家附近经常可以看到停着一辆黑色轿车,车窗也是深色玻璃。有时候我进城的时候,背后会有人跟着我。这信号越来越清晰:你应该知道,我们盯着你呢。’现在,Balanzga不再去中国了。对他来说,被投入再教育营的风险太大。”

文章写道:“Balanzga说,他没办法说服自己的父母逃到国外来。‘他们在监视的环境中长大的,也从不认识了解其它的制度。那里(新疆)就是他们的家,他们适应了。’他说。Balanzga父母对国家的忠诚也让他们获得些奖励。几年前,这对老夫妻获准来德国探望儿子。Balanzga的父亲来到德国,一见儿子就问他,为什么留着大胡子看着像个恐怖分子,还让他赶紧把胡子剃掉。Balanzga很高兴可以在德国自由地践行自己的信仰。他说:‘我妻子戴头巾,每天都祷告5次。这在新疆是不可想象的。’虽然返回自己的故乡就意味着危险重重,但是Balanzga回家的渴望是强烈的:‘我希望我的孩子们有一天能去看望他们的祖父母。’但是这个愿望到今天还没有实现。”

摘编自其他媒体的内容,不代表德国之声的立场或观点

© 2021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