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语媒体:民主国家拿什么抵抗中国模式? | 媒体看中国 | DW | 13.05.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媒体看中国

德语媒体:民主国家拿什么抵抗中国模式?

《商报》刊评指出,面对中国的不公正崛起,欧洲切忌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是应当坚持自由开放的市场经济价值观。《世界报》刊登的联邦议员客席评论则认为,民主国家应当打造超越北约的价值观联盟来抵御中国模式的扩张。

(德国之声中文网)杜塞尔多夫出版的德国《商报》以"欧洲不能被贸易保护主义诱惑"为题,刊发评论指出,一方面,欧洲需要摒弃"以贸易促转变"的幼稚对华政策,另一方面,欧洲也不能被美国用作与中国脱钩的工具,而应当坚持自由市场经济之原则。

文章注意到,欧盟正在酝酿禁止接受政府补贴的外国企业、尤其是中国企业进入欧洲市场,而这种做法颇有双重标准之嫌:"难道欧盟就没有几十年如一日地补贴本国农民,以至于发展中国家的农业毫无还手之力?难道飞机制造业巨头空中客车,就不是用国有资本打造的?难道在欧洲大陆上就没有无数的国资参股的企业?难道通过货币政策手段人为压低的利率,就没有肥了各国财政部以及各企业高管的腰包?"

"当今欧盟的干涉经济战略,当然首先是为了对付中国。谁又能否认中国正是通过不公正手段崛起成为经济超级大国、而且依然在变本加厉地使用这些手段?"

文章接着指出,当前欧盟对华政策主要矛盾在于:一方面欧中经贸依然意味着巨大的商机,但另一方面,对一个专制国家形成巨大依赖,也蕴藏着巨大风险。作者随后问道:面对中国的经济霸权,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是否为明智的手段?

"与美国等志同道合的市场经济民主盟友共同向北京施压,这绝对是必要的。因此,欧盟在拜登就职前匆忙出炉欧中投资协议绝对是一个错误的举动。但是,欧洲是否应该与美国一道执行对中国脱钩的战略?绝对不能!"

"这种战略的政治以及经济风险对于欧洲以及德国将是难以承受的。作为最大的三个经济体,中国、欧盟和美国互为重要经贸伙伴。紧密的联系也造成了易受伤害,德国尤甚。"

作者指出,"贸易促转变"、"政治归政治生意归生意"等对华政策认知无疑是幼稚的,过去几十年欧洲企业从中国赚取高额利润的模式也不再能持续。"但是,一个甚至都没有能力形成统一外交政策的国家联盟,妄想去教训超级大国中国,这种认知同样幼稚。"

"这并非是说,我们要和美国与中国保持同等距离。欧洲需要和大西洋彼岸的价值观盟友并肩战斗,但是也不能放弃以地缘政治利益与经济利益为导向的利益政治。欧洲需要一个价值观导向的外交政策,而这种价值观也包含经济方面。即:市场经济的理念。它包括自由贸易的益处、市场竞争的积极作用、垄断的危险性等。美中两强争霸并不会造成上述理念失效。不过,欧洲在市场经济理念上也绝非什么模范。"

"但无论如何,面对美中之间的史诗级争斗,欧洲绝对不能动放弃市场经济理念的念头。欧洲外贸政策的宗旨必须是:尽可能地开放。"

"因为,西方的最大危险其实来自于内部、来自于西方社会自身,尤其是西方否定自身价值观之时。而市场经济理念就是西方价值观的一部分。"

Symbolbild NATO - China

民主国家对抗中国,不能只靠北约

柏林出版的《世界报》刊登了一篇由联邦议会绿党议员Omid Nouripour和社民党前议员Hans-Peter Bartels联合撰写的客席评论。文章以"西方需要构建超越北约的对华新联盟"为题,指出只要西方不团结,中国就能不受阻碍地向世界霸权之路迈进。

"如今,自由民主体制所遭受的压力并不仅仅来自外部,也来自于内部。威权统治的拥趸比我们此前想象的要更多。不仅仅是俄罗斯的普京、白俄罗斯的卢卡申科,更有土耳其的埃尔多安、巴西的博索纳罗、美国的特朗普这样的案例在证明:致命的反民主趋势具有相当的吸引力。即便在这些国家之外,内部政治的极端化也在加剧。因此,一些人如今开始把中国模式当作典范:经济出色、数字化程度高,而且在防疫方面也有不错的成就。"

"在这场正在成型的全球性冲突中,谁又能代表自由西方呢?谁又能属于自由西方呢?全体民主国家又能发出怎样的一种声音?民主国家又想怎样来抗衡中国式帝国主义?是各自为战,还是形成一套战略?"

作者接着批评说,欧盟以及德国一面出台对华制裁、向东亚派遣军舰,另一方面却又继续坚持"以贸易促转变",仿佛这种打败了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的冷战策略能够照搬到21世纪一般。"难道经贸联系与普世人权真的能永远互相分离?难道民主国家就没有资助专制中国的镇压机器?难道民主国家就没有为中国经济的地缘政治扩张出力?"

文章呼吁,民主国家必须尽快打造新的联盟,而既有的北约框架是用来对付前苏联的,并不足以对付当今中国。即便是七国集团组织也不足以应对自由民主体制所遭受的挑战。

"我们需要能够囊括大西洋以外地区的新的同盟与对话平台,吸纳澳大利亚、新西兰、韩国、日本、印度等国。由于殖民历史等因素,这些国家并不一定认同自己是'西方国家',因此新的民主抗争阵营不应当纠结于名称,而应当围绕自己的价值观。"

"因为自由民主并不在乎东西南北,也不在乎亚美欧非,更不在乎种族或者宗教。人权、法治、分权、民族自决、代议民主是普世价值,而不仅仅是'西方价值'。它们是经由艰苦奋斗得来的、维系当今人类自由秩序的原则,适用于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摘编自其他媒体的内容,不代表德国之声的立场或观点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