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语媒体:每五个中国年轻人就有一个失业 | 媒体看中国 | DW | 14.07.202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媒体看中国

德语媒体:每五个中国年轻人就有一个失业

中国第二季度官方经济数据公布在即,德国《商报》分析指出,严格的“清零”防疫政策和封城措施给经济造成了多大损失,将从这些数字中得到体现。《新苏黎世报》则关注到中国的“高学历失业人群”,以及造成这些年轻人就业困境的背景。

China | Nach dem Lockdown in Shanghai

解除封城、复工之后的上海外滩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国周五公布第二季度的官方经济数据,德国《商报》指出,严格的“清零”防疫政策和封城措施给经济造成了多大损失,将从这些数字中得到体现。

“中国政府是否需要出台额外的提振景气措施来稳定遭受重创的经济,从这些(即将出炉的)数据中将可见一斑。经济学家估计,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在今年第二季度的总产值可能会比第一季度萎缩2%,与去年同期相比的增长率可能会在1.2%左右,这将是继2020年第一季度疫情爆发初期出现经济下滑以来的最低增长率。”

文章接着指出,6月份有关失业人数、零售业销售额、房产价格、工业生产和贷款发放额等方面的数据也非常值得关注。“因为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在经历了包括上海在内的封城措施之后,中国经济恢复得如何。专家预测,工业生产活动应该会有明显增加,因为很多工厂都已经复工,并且忙于处理之前积压的订单。”

然而这种复工热潮却不能和2020年第一波疫情得到控制之后的经济复苏相比。《商报》的文章指出,“当时来自世界其他地区对用于居家办公的电子产品的需求激增,给中国提供了特殊的景气助推力。”而如今这一助力却不再存在。相反,如果美国和欧洲经济陷入萧条,那么对于中国来说,海外市场的需求量也会出现滑坡。

很多经济学家都认为,中国为2022年设定的5.5%经济增长率目标几乎是无法完成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中国今年全年国内生产总值能达到4.4%左右的增长。其它机构的预测值比IMF的还要低,比如日本投资银行野村(Nomura)给出的预测值才3.9%。

“每五个中国年轻人里就有一个失业”

《新苏黎世报》则重点关注了中国就业市场。该报驻京记者Matthias Kamp从一位化名Amanda的年轻女孩的经历入手,探讨中国就业市场存在的问题。25岁的Amanda在南京大学完成了外语专业的本科学业之后,在北京进行了教育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学习,但是在毕业之后却找不到与自己专业对口的工作,只能在一家酒吧里打零工。

作者在讲述了她的就业困境之后写道:“很多中国年轻人和Amanda的境遇相似:他们拥有高学历,有不少人还有留学经历,掌握多种外语,但是却找不到一个符合自己学历和专业的工作岗位。16到24岁之间的人群失业率高达18.4%,而这一比例可能还会继续升高。这个夏天,又有将近1100万大学生完成了学业——这是有史以来应届毕业生人数最高的一年。而他们中的很多人恐怕不得不像Amanda一样,暂时先靠兼职工作养活自己了。中国的经济发展陷入困境——也是因为严格的清零防疫政策——而在危机背景下,很多企业都在裁员。”

文章接着分析指出,对于政府来说,年轻人失业率居高也意味着社会不稳定因素。“没有工作、没有发展前景的年轻人可能会走上街头,发泄自己内心的愤懑,这是掌权者最担心的。因为这可能会造成社会动荡,在最糟糕的情况下甚至撼动中国的政治体制。因此,北京正努力尝试在短期内创造大量新的就业岗位。”这包括敦促高校为毕业生提供短期的教职岗位,以及要求国企和机关单位增加聘用大学毕业生等等。

不过作者认为这些提议并不能解决症结。“很多企业在不断实行封城措施的情况下面临巨大的成本压力。此外中国政府对房地产行业和科技行业的整顿干预也是许多企业的行动空间严重缩小。这是一个致命的错误,因为在过去几年中,科技企业曾经是招聘高校毕业生的主力军。”

文章最后总结道,中国政府过去多年里在教育现代化方面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随着国家的开放,很多年轻人选择出国留学,使得一个接受过最好的教育、心态开放且掌握多门语言的年轻社会阶层应运而生。然而偏偏是这个作为国家希望所在的精英阶层,在他们希望为中国的发展出一份力的时候,却在这个国家找不到合适的工作。”

摘编自其他媒体的内容,不代表德国之声的立场或观点。

2022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