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语媒体:无约束的权力 | 媒体看中国 | DW | 02.07.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媒体看中国

德语媒体:无约束的权力

《法兰克福汇报》写道,国安法的法条显示,在香港不再是法律的字句算数,而是党的意志。

China I Proteste in Hongkong (picture-alliance/dpa/K. Cheung)

七·一被逮捕的香港示威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法兰克福汇报》题为"无约束的权力"(Schrankenlose Macht)的文章写道:

"周二午夜时分香港政府公布国安法文本后,周三,这座城市还处在震惊中。香港大学宪法学者陈秀慧(Cora Chan)说,比最坏的预想还要糟糕。'北京如今等于是对香港有了无约束的权力。'根据该法将设立一个安全委员会,受北京的领导,但不受香港法院的监督。陈说,这意味着,比如说,该委员会可以下令审查互联网或者限制外国媒体、非政府组织,而法院无法撤销这一命令。警察的行动如今也不再受法院的管束。比如,安全力量可以在没有法官判令的情况下,对住宅或电子通讯数据进行搜查,如果该委员会作出决定的话。"

此外,"如果北京不认为香港法官能按照其设想来处理一桩案件,前者也可以下令将被告移交给内地的一家法院,在那里,不是法律的字句算数,而是共产党的意志"。

文章写道:"过去数月的经历让整整一代香港人政治化,他们不会俯首听命于北京。过去数月的抗议形式或许已成过去。但所形成的反抗意识,不会消失。"

China I Proteste in Hongkong (picture-alliance/A. Tsang)

七·一香港街头 “五大诉求、缺一不可”

"面对远超过自身力量的强大对手,活动人士曾认为,只有采取几乎是自我毁灭式的路线,才能迫使对方做出让步。但这一打算并未取得成效。国家和党的领导人习近平既不因美国制裁、也不因布鲁塞尔的犀利言辞或者国际声誉的受损而改变路线。"

文章写道:"整整一年前,活动人士对立法会大厦的冲击曾带领了抗议运动的方向。九天后,特首林郑月娥宣布,抗议运动所针对的逃犯条例'已死'。此后,这一信念占据上风:要让政府倾听,暴力的抗议形式是必要的。倘若活动人士在取得第一次胜利、取消了逃犯条例后就表示满意,历史是否会有不同的走向?对这一问题的回答将香港民众分为两个阵营。一个坚信,即便没有过去数月的激化,习也将不断收紧对香港的控制。另一方认为,很快决定了抗议(方向)的暴力骚乱才让北京有了该计划,并有了理由或借口制定国安法。"

文章写道:"抗议运动遗留的影响是,民众对警察深刻的不信任感。……只有成立一个独立的委员会调查警察暴力,才可能重建对警察的信任。但特首林郑月娥拒绝。不过她在这一问题上有多大决策空间,存在疑问。各种迹象显示,中央政府并未打算作出让步。"

文章写道:"许多观察家相信,(香港理工大学)差点发生流血事件。面对深渊,让双方的温和力量占据了上风。之后不久,反民主阵营赢得了11月24日的区议会选举。这明确显示,北京声称香港沉默的大多数反对抗议,这一说法是错误的。此后,民主活动人士对于可能赢得来年9月立法会选举的希望增加了。"

"这正是北京所担心的。看来正是在这段时间里,对国安法的准备开始了。该法的生效如今给一场抗议运动暂时画上句点,而这场运动曾让世界屏息,并让许多国家对中国的质疑长久地加剧。"

Nils Schmid (DW/M. Soric)

社民党联邦议会党团外交政策发言人施密特(Nils Schmid)

《世界报》采访社民党联邦议会党团外交政策发言人施密特(Nils Schmid),他提议德国为香港民众提供更宽限的居留权。

施密特表示:"(国安法)显示,与过去不同,中国更具进攻性地维护其利益,更少顾及对国际法的遵循。……我们必须严肃对待中国对西方以及我们的社会秩序、我们的价值观构成的制度挑战。……德国应为香港民众提供更宽松的居留权。"

摘译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