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语媒体:北京的“手”有多长? | 媒体看中国 | DW | 16.12.2017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德语媒体:北京的“手”有多长?

《南德意志报》驻京记者从澳大利亚议员“通华”事件,分析中国近年来对西方民主国家的“渗透”,以及试图影响这些国家舆论的努力。而被蛇头贩卖到中国农村的朝鲜妇女的悲惨境遇,也引起了媒体关注。

收听音频 06:04
直播
06:04 分钟

德语媒体:北京的“手”有多长?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国在世界上的影响力已经远远不限于经济领域,最近曝光的澳大利亚议员"通华"事件显示:北京的手已经"伸得很远"--这也正是《南德意志报》驻京记者Kai Strittmatter周六发表的一篇分析文章的标题(Der lange Arm Pekings)。作者开篇写道:"到目前为止,大家都在谈论俄罗斯,说普京和他的助手如何如何试图对西方民主国家施加影响力。而这次进入人们视线焦点的却是中国。这个星期种种消息汇集到一起:柏林的宪法保护局发出警告,中国情报机构正在尝试渗透德国的议会和政府机构。而在美国,本周三国会举行了首次有关中国'伸长手臂'案例的听证会,负责该议题的相关委员会表示,中国政府尝试在西方国家'掌控、收买有关敏感话题的讨论或是施加政治影响力'的做法目前已经是'无处不在'。"

然而上述这些讨论,都还不如澳大利亚的遭遇更为极端。"中国是澳大利亚最重要的贸易伙伴,在澳洲2400万人口中,华裔人口已经超过100万,而这些人当中半数出生于中国大陆。在过去的半年中,澳大利亚媒体和情报机构曝光了诸多案例,让澳大利亚民众意识到,中国不仅仅在自己的国家购买原材料和耕地,而是早已经开始收买在政治、媒体和高校领域的影响力。"

Australien Politiker Sam Dastyari in Canberra (picture-alliance/AP Photo/M. Tsikas)

辞职的工党议员邓森

接下来作者关注了本周六在华裔居民聚集的悉尼本内龙选区(Bennelong)议席补选。"最迟从本周二开始,这场竞选关注的就只有一个话题:中国。因为就在这一天,来自反对党工党的一名青年政治新秀邓森(Sam Dastyari)宣布,将放弃自己的议席。之前媒体曝光了他与中国商人黄向墨之间的联系。邓森从黄那里收取了捐款,并且黄的公司还曾经为他支付债务。"

而在周六举行的这场补选中,最终也的确是所谓"反华"的自由党候选人获得胜利。《南德意志报》记者写道:"选区的气氛十分紧张。本内龙选区的补选结果,决定了澳大利亚议会的多数议席属于哪个阵营。而这个选区正是华裔选民比例最高的。有些华裔公民抱怨,社区的多样性遭到了忽视,他们所有人都被看成是和北京一伙儿的。华裔作家罗介雍(Jieh-Yung Lo)在《悉尼先驱晨报》上发表的文章写道,'真的只有很少很少的人与共产党有联系'。问题在于,澳大利亚政党都把华人社区视为摇钱树,却从来不给他们一个发声的机会。"

文章最后还指出,最近几天里,在华人圈里流传着一封言辞愤怒的公开信,呼吁澳洲华裔选民把"反华"总理特恩布尔及其执政党选下台,"维护中国人的尊严"。"虽然这封信的作者不详,但是根据澳大利亚媒体的报道,商人黄向墨所领导的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也转发了这封公开信。"

不为人知的"朝鲜新娘"

瑞士新闻网站"20分钟"(20min.ch)则关注了被贩卖到中国农村的"朝鲜新娘"的悲惨境遇。化名"S.Y."的朝鲜妇女嫁给了一个身有残疾的中国男子。中介曾经许诺她说,只要嫁过来,就会有工作,就会过上好日子,然而这一切都是假的。在朝鲜守寡的她被以大约折合2000欧元的价格卖给了这个农民。

"在中国生活的这些年里,她随时都怀着恐惧,警察可能会发现她并且把她送回朝鲜,而一旦回去,她可能会面临监禁甚至酷刑。而街坊邻居也对S.Y.十分排挤敌视。……她与自己留在朝鲜的两个孩子长年分隔,思念也让她十分痛苦。"然而文章接着指出,S.Y.的遭遇绝非个案,"根据专家的估计,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朝鲜大饥荒的时候,应该有数千甚至数万名朝鲜妇女偷渡越境,被贩卖给中国农民。"

"人贩子往往告诉她们,在中国有工作,可以挣足了钱再回去。但是到了中国之后,她们才发现自己被卖给中国男人做妻子,尤其是在东北三省的贫困农民。"而这些朝鲜妇女的命运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为公众所知,也主要是因为她们在中国没有合法身份,几乎没有人敢公开站出来,说出自己的遭遇。

摘编自其他媒体的内容,不代表德国之声的立场或观点。

 

相关音频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