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语媒体:刘霞的绝望和岳昕的愤怒 | 媒体看中国 | DW | 07.05.2018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媒体看中国

德语媒体:刘霞的绝望和岳昕的愤怒

刘晓波的遗孀刘霞离开中国、赴德国就医的希望再度破灭,她流亡在外的友人替她发出悲愤的呼声。德国记者再度关注这位被囚禁的艺术家的命运。此外,德国媒体还注意到北大学生岳昕要求信息公开,却遭校方施压的事件。

(德国之声中文网)"谁是刘霞?"《南德意志报》记者发自北京的长篇叙事报道是这样开头的。文章回顾了刘晓波、刘霞这对患难夫妻的一些感情侧面和他们共同抗争的经历。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于去年7月在狱中辞世后,他的妻子刘霞一直处于被软禁的状态下。据友人透露,患有抑郁症的刘霞健康情况令人担忧。其间多次传出消息称,刘霞有望获准出国治疗。但接下来是一次次的失望。

"刘霞是一个囚徒,被拘禁在自己的家中,马上就快十年了。她是国家的囚徒,这个国家声称,她是自由的。刘霞从来没有被起诉过,从未走上过法庭。她唯一的罪行是:曾经爱过。为此她现在要被摧垮、被撵碎。

谁是刘霞?她是一个幽灵,十年前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她还活着,但人们看不到她。有时,她的支持者能从她家窗口看到一个身影掠过--当她抽烟的时候。这个国家做到了让她销声匿迹,让她的精神和肉体慢慢消解。她有抑郁症,现在体重只剩下45公斤--一个朋友说,她还有屈指可数的几个朋友,近年来被允许与她保持联系、通电话、偶尔获准探望她。当然是经过安全部门审查和点头的。"

流亡德国的作家廖亦武是能够和刘霞通话的友人之一。两人不久前的一次通话却令人心惊。在出国申请受到刁难后,刘霞哭诉了自己的绝望心情。"现在没什么可怕的,走不掉就死在家里。"她还说,"以死抗争对于我,最简单不过。"

"其实不久前还看到了希望。廖亦武、赫塔·米勒和其他人已经在德国等候她的到来,替她准备了一间公寓、一个工作室,打算到机场接她。刘霞已经收拾了行装。在几个月的时间里,中国政府放出信号:她不久将获准出境。所有人都想,或许3月份,最迟4月。长期以来为刘霞奔波的德国驻华大使在4月1日刘霞57岁生日时打电话给她,还开玩笑说,过几天我们就可以在柏林一起打羽毛球了。可接下来又是毫无结果的等待,没有解释原因。"

廖亦武将与刘霞通话的录音片断发布在互联网上,希望引起国际社会的注意。文章引述了友人对刘晓波、刘霞夫妇的回忆后提问:中国政府到底怕的是什么?

"谁是刘霞?中国政府说,她是一个自由人,享有一个中国公民的一切权利。可她仍是一个幽灵,从上周起人们可以在网上听到她的声音。每个人都应该这样做,听一听chinachange.org上这一段7分钟长的录音。不需要懂中文。这7分钟--中国的自由和法治听起来就是这样的。"

Universität Peking (picture-alliance/dpa)

北京大学图书馆

北大拒绝#MeToo

瑞士出版的《新苏黎世报》关注了北大学生岳昕要求校方公开多年前对教授沈阳被控性侵一事的处理卷宗,却受到多方施压的事件。在介绍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文章写道:

"北京大学自视为中国的顶尖大学,为自己120年的人文教育历史感到骄傲。在中国,北大是开放和现代思想的化身。但现在许多学生发出这样的疑问:为什么沈阳这样的教授能够在北大继续执教。

在中国,没有什么比自曝家丑更糟糕的事了,更糟糕的是,事情闹得有些失控。于是乎,人们对这些毁掉了北大和谐光鲜表象的男女学生指责有加。他们掀起了一场不受欢迎的讨论,扮演了主动发难的角色,甚至引起了涉及人事责任的追问。

在中国的官方认知里,#MeToo运动只是一个西方特有的现象,是堕落和腐朽的例证。现在这样的丑闻偏偏在北大引起波澜,被视为在外国有害影响之下的自毁形象。一所世界知名的学府,一个崛起的大国不能允许这样的丑闻出现。"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