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语媒体:″中国政治空白″与″德国幼稚小伙″ | 媒体看中国 | DW | 14.08.2018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德语媒体:"中国政治空白"与"德国幼稚小伙"

中国极左的毛派人士积极参与深圳的工人运动,关注中国维权律师的德国留学生被勒令离境,这些都是今天德语报章所关注的内容。

David Missal, aus China ausgewiesener deutscher Student (picture-alliance/dpa/privat - David Missal)

德国留学生穆大伟(David Missal)已于周日返回德国

七月底以来,中国深圳佳士科技公司的部分员工发起了组建独立工会,捍卫工人权益的运动。7名工友因此被开除,大约30多人被捕。一些人组建了"佳士工运声援团",而声援团体的主要人物沈梦雨也在上周六(8月11日)被不明身份者强行带走。《法兰克福汇报》发表题为《中国政治的一处空白》的文章,介绍这场中国罕见的工人运动,文章写道:

"沈梦雨被强行带走后,周一再度发生抗议事件。来自'佳士工运声援团'的消息称,大约三四十名来自北京和南京的大学生深圳市举行了抗议集会。

按照西方标准,如此规模的抗议简直微不足道。但是对中国领导层来说,这却是一个极其敏感的问题,原因有二:同中国国内绝大多数工人抗议活动不同,这次佳士工人抗议不是为了索要拖欠的工资,也不是遭解雇者争取更多的遣散费。他们要求建立独立工会,这恰恰是中国政治的一项空白。在号称工农国家的中国,只有形同虚设的全国总工会才有权代表工人的利益,这里并不存在独立于共产党领导之外的工会。香港'中国劳工通讯'的Geoffrey Crothall表示: '官办工会的官僚作派越来越令人沮丧,因此深圳的抗议行动触动了一条敏感神经。'

这场工运的敏感之处还在于工人和大学生群体的联合。Geoffrey Crothall表示,这很'不同寻常',过去很少有这类事件发生。五年前,广州大学生曾呼吁改善校园清洁工的工作条件。但这一次的情况却截然不同,毕竟佳士工人同大学生毫无关系。"

这篇文章称,遭绑架的工运积极分子沈梦雨是一名左派人士,这也是令当局感到紧张的原因之一。文章接着写道:

"另一个令当局不安的可能因素是:一周前具有相当影响力的网络论坛'乌有之乡'旗下的一部分毛派人士宣布要加入到这场工人运动中。《南华早报》援引其中一名极左派共产党员的话说:'工人阶级觉醒的时刻到了。'事实上,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因经常效尤毛泽东,因而也被划归党内的左派势力。令当局感到棘手的是,这一次批评者来自左翼,对其进行污名化处理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Protest in Coca-Cola Fabrik Chongqing (privat)

此前大多数中国工运的诉求都是索要拖欠工资或提高待遇,图为2016年重庆可口可乐公司员工的抗议行动。

中国左翼大学生因声援工人运动被绑架失踪的同时,一名德国籍留学生却因触犯中国的"新闻禁区"被迫离开中国。德国新闻学大学生穆大伟( David Missal)被"遣送出境"的消息,引起了德国各大报章的关注。《南德意志报》记者在穆大伟乘机抵达杜塞尔多夫机场的第一时间采访了他本人。这篇题为《我感觉受到了激发》的文章中写道:

"周日晚间七时许,被推友称为'幼稚小男孩'的穆大伟走到了机场出口处。这位清华大学的前新闻学大学生确实可以被称为幼稚,因为他大胆地抵制了中国为大学生和新闻从业者制定的戒律。

在其新闻学学业期间,今年春季,他用镜头记录了一名被捕维权人士代理律师的工作状态。当这位律师去监狱探访当事人时,穆大伟不得不在监狱外等候。他利用这个机会拍摄了监狱的外景,因而同警察发生争执,于是他把同警察争执的场景也拍了下来。网上流传的视频中可以看到,警察如何试图制止他继续拍摄,他拒绝直至被逮捕的画面。被关押3小时后,穆大伟被放了出了,这可能也是他陪同的这位律师争取来的结果。"

穆大伟也对南德意志报记者谈到了他被"驱逐出境"的感受。文章写道:

"令穆大伟伤心的是,他可能今后再也无法获得中国签证了。在中国完成新闻学硕士学位的梦想也由此破灭了。他本来还想去实习,然后完成毕业论文。本来再有两年他就可以毕业了。他的理想是为一家驻华外国媒体机构工作。现在,他计划在德国完成学业,然后也许会去台湾学习一年。他一本正经地说道,他还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再次获得中国签证。毕竟他懂中文,在中国有很多朋友。'我觉得受到了某种激励,会更加努力地去关注相关的问题。'"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