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语媒体:中俄是伙伴但不是盟友 | 媒体看中国 | DW | 14.04.2018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德语媒体:中俄是伙伴但不是盟友

中国和俄罗斯在包括叙利亚战争、朝鲜危机等诸多国际议题上采取协调一致的外交立场,这是否意味着一个北京-莫斯科联盟轴心即将成型?《新苏黎世报》客座评论对此作出了回答。此外一对中国夫妇在死后四年他们的儿子诞生,也成为不少德语媒体关注的话题。

Russland Wladimir Putin empfängt Xi Jinping (Reuters/S. Chirikov)

普京和习近平在克里姆林宫会面(2017年7月)

(德国之声中文网)持续多年的叙利亚内战成为大国政治博弈的一个缩影。以美英法为首的西方国家是一方阵营,支持叙利亚反对派武装;而俄罗斯、伊朗和中国则站在叙利亚总统阿萨德一边。所以不少专家已经把叙利亚内战称作一场"代理人战争"。《新苏黎世报》(NZZ)注意到中国和俄罗斯在以叙利亚战争为代表的国际政治议题上所采取的合作。该报刊登了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安全研究中心(Center for Security Studies)学者卡尔森(Brian G. Carlson)撰写的评论,这位政治学家指出,尽管在很多领域,俄罗斯都在联合中国抗衡西方体系,但是这两个国家并不是盟友的关系。

"中国和俄罗斯建立联盟关系的可能性很低。主要原因就是,如今两国之间的权力制衡天平正在向中国这一边倾斜。俄罗斯和中国都在努力扩张自己的势力范围--俄罗斯聚焦前苏联地区,而中国则主要着眼亚太地区。到目前为止,两个国家还是暂时搁置了分歧,以遵循共同的利益诉求。在很多国际议题上,两国都互相提供外交支持,而对于各自的地区争议,双方也至少可以互相保持'友好的中立'。"

这篇客座评论继续分析道,中俄之间这种合作关系是从乌克兰危机开始得到强化的。在因为吞并克里米亚而遭到西方国家的严厉制裁之后,俄罗斯尤其需要一个伙伴,不管是在经济领域还是在外交舞台上,以防止自己全面陷入孤立。而中国则成了当仁不让的选择。

然而在经济领域,俄罗斯通过接近中国而获得的好处还没有明显凸现出来。作者指出,"由于经济是双边关系中一个传统的弱项,所以也不令人意外。在能源领域和武器领域,俄罗斯和中国取得了重要的突破,但是中国明显是获益更多的一方。"例证包括俄罗斯对中国输送天然气,以及帮助中国加强军备。文章认为,俄罗斯在给中国输送一些武器的同时也有"私心"。那就是随着中国在亚太地区军事影响力的不断强大,美国的战略重心会因此从欧洲转移到亚洲。

与此同时,中国与俄罗斯并不会为对方的地区战略目标提供助力。"比如中国对于俄罗斯在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的军事介入行动只是勉强提供了支持,而俄罗斯在官方立场上对于南中国海和东海的主权争议也保持中立。"

在列举了中俄两国在朝鲜问题上多次采取协调一致的行动,与美国以及东亚盟友抗衡的事例之后,作者提出了一个关键的问题:两个大国未来是否有可能建立一个政治上更紧密协作的所谓联盟呢?卡尔森指出,比如不久前到苏黎世讲学的清华大学政治学教授阎学通就主张中国和俄罗斯结盟,这是中国抵御来自美国的战略压力的重要途径。"然而阎教授在中国却只能代表少数派的意见。因为不管在中国,还是在俄罗斯,主流意见都认为结盟会限制各自的外交政策弹性,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风险。两国领导层也认为目前这种灵活的合作方式是最为理想的。"

更何况从长远来看,中国的强大实力尤其是经济影响力可能会给莫斯科带来压力,俄罗斯的战略分析师也担心中国军力的不断壮大会打破两国之间的军事平衡。不过作者最后总结道,尽管存在这些忧虑,"两国已经建立了一种紧密的合作伙伴关系,而这种关系在可见的未来应该会保持稳定。尽管经济关系中存在薄弱环节,但是俄罗斯和中国还是有很多的利益共同点"。

来自冷冻库的宝贝孙子

本周中国媒体报道的一则社会新闻引起了不少德语媒体的关注。这条消息所涉及的领域,却不仅仅局限于家庭生活,还囊括了道德、伦理和法律。故事简述起来是这样的:在江苏省宜兴,沈杰和刘曦在一场交通事故中不幸身亡。巧的是这对夫妇由于婚后一直不育,所以已经委托医院做了人工授精,按照原本的计划,他们应该在车祸发生日的几天后接受胚胎移植。由于沈杰和刘曦都是各自家庭里的独生子女,所以双方老人决定利用这个保存在医院的冷冻胚胎,延续两家的血脉。经历了漫长的法律诉讼和辗转波折之后,2017年12月,一个健康的男婴被一位来自老挝的代孕母亲诞下,取名甜甜。此时距离甜甜的亲生父母去世已经过去了四年多的时间。

这一报道不仅在中国引起了热议,对于德国来说也是一个相当具有争议性的话题。《南德意志报》就此写道:"在德国,代孕行为也是被禁止的。而这一事例还涉及了一个重要的问题:有能力在各种非常规条件下繁衍人类后代的现代生殖医学,究竟给这些孩子带来了什么?甜甜如果有朝一日得知,自己是由两个已经去世的人创造出来的后代,会作何感想?"

在德国,关于生殖医学的界限问题,一直存在激烈的争论。在德国,以治疗不孕不育为目标的人工授精是被允许的,但是这些人工胚胎却常常"产量过剩"。"在(德国医院的)液氮冷冻库里,存储着数万个无人领取的胚胎,因为他们的父母不想要更多的小孩了。2016年,德国伦理委员会决定,这些成为孤儿的胚胎可以被其他夫妇收养。"但是代孕就成为其中不可回避的一个问题。

瑞士伯尔尼大学精神科诊所的主任医师哈斯勒(Gregor Hasler)则认为,捐献胚胎其实本质上和领养小孩没有太大区别。重要的是领养家庭如何处理这个问题。甜甜的祖父母显然是暂时不想让孩子知道自己父母的遭遇。不过哈斯勒认为总体上孩子对现实的接受能力是很强的。"研究显示,被领养的孩子并不比其他孩子的生活状态差。唯一可能会使他们感到痛苦的问题就是,为什么自己的亲生父母当时不要自己。而至少甜甜不会有这个苦恼。"

摘编自其他媒体的内容,不代表德国之声的立场或观点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