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语媒体:两个男人的故事 | 媒体看中国 | DW | 07.02.2018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媒体看中国

德语媒体:两个男人的故事

林荣基与桂民海,习近平与江泽民。《南德意志报》关注了两位铜锣湾书店主角的遭遇;《法兰克福汇报》则通过微信上的答题游戏《头脑王者》被禁,对比了两位中共领导人。

China Hongkong vermisste Verlagsmitarbeiter (picture-alliance/dpa/J. Favre)

铜锣湾书店的5个人与传统的异见人士完全不同

(德国之声中文网)"‘一个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被打败’,海明威1951年在古巴写下这句名言。说这句话的是《老人与海》中的老渔民。近70年后,书商林荣基再次说出这句话",《南德意志报》2月6日题为"来,我们说句话"的文章在开头这样写道。

"把这样一本书(《老人与海》)、这样一句话作为最爱,显得有些俗套。而在有些时刻,你必须认真对待它们,这些书、这些话。因为它们显然依旧可以惹怒当权者、毁掉一些人的生活,有时候也可以救一个人",在香港与林荣基见面的作者Kai Strittmatter这样写道。

"这就是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关于两个把生命献给书的男人的故事。这也是一个关于大国及其统治者的故事,讲述了他们与世界变化着的关系以及他们对那个自由词汇的恐惧。这个故事中也出现海明威,不能只怪林荣基。巧合的是,除了这位书商外,崇拜海明威的还有中国党和国家一把手习近平。在他发表新年贺词时,可以看到他背后书架上摆着《老人与海》,不远处是马克思的《资本论》。"

文章将林荣基和桂民海这两位书商之前神秘失踪、绑架拘留、电视认罪的经历比作"惊险剧":"在大约两周多前,这部惊险剧有了续集,一个更加粗野的荒诞故事。"这里指的是瑞典公民桂民海在火车上--当着两名瑞典外交官的面--再次被中国安全部门带走一事。"这一次,不仅香港战栗,欧洲也震惊了。不过这种震惊来得恐怕有点晚,毕竟,桂民海第一次的失踪经历已是前所未有。"

文章援引瑞典中国问题专家、外交官Magnus Fiskesjö说,2015年桂民海被从泰国绑进中国监狱时,就应该有来自欧洲的大声疾呼,然而当时没有。这位瑞典专家与桂民海是老相识,他这样评价作为书商的桂民海,"他只是想赚钱"。

文章写道:"铜锣湾书店的5个人与传统的异见人士完全不同。为何他们成为了靶心?迄今不为人知,但是有一些传闻。大部分人说:桂民海当时应该在忙一本关于习近平床上故事的书。林荣基表示,这是有可能的。当然,北京向世界发布的是另一个故事版本。……就像四年间在桂民海之前被捕的很多人一样,中国当局也为桂民海安排了电视认罪。……通过这种在央视‘认罪’,中共把文革的耻辱柱带进了媒体时代,犯错的人泪流满面地在狱中进行自我批评。"

和桂民海一样,林荣基也曾在电视上认罪,他在回港后召开记者会,讲述了被拘留以及电视认罪时的细节。文章在最后援引林荣基的话说,他(狱中)想过自杀。‘然而当我看到墙上的软垫时,我知道了:在这里,我就算想死也死不了’。"

《头脑王者》因为影射江泽民而被禁?

上周,微信平台上"直播答题"的《头脑王者》在中国被暂停服务。一天后,微信出面道歉,表示"今后将坚持团结稳定、正面宣传为主,牢牢把握正确的宣传导向、价值取向"。这起事件也引起了德语媒体关注。

《法兰克福汇报》2月6日的一篇文章写道:"官方没有公布具体是哪些问题惹怒了审查员。不过,很多网民都很肯定,该禁令是针对围绕前中国国家领导人江泽民的网络恶搞,……也就是‘膜蛤’。"

"对这位91岁领导人的影射之所以在政治上会如此敏感,是因为很多网民借此隐晦地对当今中国领导层进行批评。……例如,江泽民在接受美国记者华莱士(Mike Wallace)采访时,华莱士对他说,‘你是世上最后一位重要的共产党独裁者’,而江泽民只是聊电影《阿甘正传》、《角斗士》,微笑着伸手去拿茶杯。"

"这一切与当今国家主席习近平公式化的演讲、不动声色的露面形成了鲜明对比。……即便是江泽民那些有点难堪的时刻--比如在西班牙国王面前梳头,对比中国官媒每天针对习近平千篇一律的政治宣传,都显得充满人性。"

文章在最后列出了可能导致《头脑王者》被禁的问题:"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这句话是谁说的?此语出自林则徐之口,然而敏感的地方是选项中也有江泽民,因为江曾引用过这句话。另一个惹事的问题在不知就里的人看来可能很无害:‘谁改变了中国?’然而答案选项中有一个字与‘蛤’字很类似,而且,有一本江泽民传记,题目就是《他改变了中国》。"

[摘编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