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经济学家:特朗普需要与中国达成交易 | 经济纵横 | DW | 05.08.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经济纵横

德经济学家:特朗普需要与中国达成交易

美国总统特朗普使对华贸易争端加剧,宣布扩大加征关税范围。不过,德国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费尔伯迈尔(Gabriel Felbermayr)近日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强调,为竞选蝉联成功,特朗普需与中国达成交易。

Karikatur von Dominik Joswig Handelsstreit USA-China (DW/D. Joswig)

费尔伯迈尔:双方将达成协议,--也许还不会在8月底前,但会及时地在大选前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之声:上周三(731日),最新一轮美中贸易谈判无果而终。谈判预定9月继续举行。而美国总统特朗普已宣布自91日起对另外3000亿美元进口中国商品加征10%惩罚性关税。您相信,事情会走到这一步吗?或者,特朗普只是意在下几轮谈判前加大施压?

费尔伯迈尔:特朗普制造压力,因为,他需要达成交易。他希望最迟在争取蝉联的选战前拿出和中国的一项重大交易。为此,他必须倾其所有投入战场。这将被课以10%惩罚性关税的3000亿美元商品便是他最后的库存,囊括了全部剩余中国进口商品。也就是说,他孤注一掷,以期达到他的大目标。

 

德国之声:这一次,受到惩罚性关税影响的会是普通的消费品,--每个美国人都购买的东西,比如,苹果手机、家电、鞋子、衣服。所有这些商品都会贵10%吗?

费尔伯迈尔:对美国消费者将会产生明显的价格效应,不过,不会是10%。沃尔玛特和其它进口商会承担部分成本,中国生产商也将通过降低价格,承受一部分。但是,仍有一部分会反映在超市上,而这会让选民们扫兴。假手这一新激化,特朗普是要让中国人做出让步,好使他能在选战中将之宣布为划时代胜利。

 

德国之声:今年5月,您曾说过,特朗普得小心,可不要"阴沟里翻船"了,因为,这方面的政治代价很高。由于消费品变贵,特朗普失去选民,这种可能性有多大?

费尔伯迈尔:我认为,这是一种现实危险。若看到自己喜欢购买的商品明显变贵,恰恰是摇摆选民有可能离开特朗普。但另一方面,特朗普拥有非常忠实的选民群体,他们当中的很多人会说,物价上涨诚然让人遗憾,但它是我们与中国人争夺世界经济主导地位大战中的必付代价。

 

德国之声:如果实施惩罚性关税,中国将有经济损失,美国消费者亦然,特朗普则冒政治损失风险。谁可以更加气定神闲?

费尔伯迈尔:这个问题不易回答。一方面,美国人的杠杆要长些,因为,他们从中国的进口大致是中国从美国进口的4倍。也就是说,特朗普的施压手段要多得多,毕竟,中方的经济损失会是美方的3至4倍。另一方面,中国实行威权统治;与特朗普全然不同,那里的政治领导层无需忧虑选举。很难判断,到底何种因素更有份量:特朗普能强行投入美国的经济强势?或者,政治敏感性会占上风?

Gabriel Felbermayr (picture-alliance/dpa/C. Rehder)

德国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费尔伯迈尔

 

德国之声:您如何评价中国人的策略?

费尔伯迈尔:继续激化当然不会让中国领导层喜欢。但是,事实非常清楚:就经济实力而言,中国所处的地位要弱些。我们今天就能看到,生产活动正从中国转移至其邻国;美国人现在已减少从中国购买衣服和鞋子,并转由越南进口。对中国来说,这是一个问题,因为,贸易转移可能长期有损于自己的经济模式。

我相信,中国领导层正寻求某种途径,既能保全面子,又能终结贸易冲突。它不愿再像历史上常有的那样受西方列强的欺辱。但它也知道,中国的稳定取决于经济,而经济上的风险会危及共产党的执政合法性。我认为,中国国内的这一脆弱的平衡状态和美国的选举决定了,双方将达成协议,--也许还不会在8月底前,但会及时地在大选前。在内容上,所达成的交易或许没什么大不了,但将会是一个特朗普和中国领导层都能称之为重大突破的交易。

 

德国之声:大选前,特朗普真的需要达成交易吗?或者,对选战而言,只要显示出他是一个以最强硬态度引领谈判的不知疲倦的斗士,就足够了?

费尔伯迈尔:达成交易当然更好,因为,他可借此反击民主党人的抨击。民主党人指责他一味破坏,毫无建树。其实,特朗普并非只同中国有麻烦。他同欧洲也有麻烦,同印度、同土耳其。他让这么多盟友不知所措,却并没有取得什么真正有新意的东西,作为例外的与墨西哥和加拿大达成的协议也受到激烈批评。如果不能同中国达成交易,以坚定姿态示人的他或许仍足以说服其铁杆支持者,但对摇摆选民来说,他需要有一个交易。

 

加布里埃尔·费尔伯迈尔是基尔克里斯蒂安-阿尔布莱希特大学国民经济学教授,20193月起担任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IfW)所长。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