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皇财产之争:霍亨索伦家族瑰宝属谁 | 德国新闻 | DW | 27.07.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德国新闻

德皇财产之争:霍亨索伦家族瑰宝属谁

普鲁士王朝的后裔要求归还其先祖的上千件艺术品,并要求获得在昔日皇家宫殿的居住权。此外,他们还要求有自己的博物馆。令人关注的是,他们的要求是否有望实现。

Schloss Rheinfels (picture-alliance/dpa/T. Frey)

普鲁士王朝的后裔要求归还其先祖的上千件艺术品,并要求获得在昔日皇家宫殿的居住权。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最后一位皇帝的后裔在君主制结束一百年后是否还应得到补偿?在第一个德意志共和国建国周年纪念之际,普鲁士王朝的后裔要求继承昔日君主财产的问题再次引起辩论。

现在,普鲁士王朝的最后一任皇帝威廉二世(Wilhelm II.)的重孙乔治·弗里德里希·冯·普鲁士(Georg Friedrich Prinz von Preußen)要求归还其家族数千件艺术品以及宫殿和庄园居住权一事被传得沸沸扬扬。实际上,以乔治王子为首的普鲁士霍亨索伦家族的后裔,多年来一直在和联邦政府以及柏林州政府举行秘密谈判,目的是索还昔日普鲁士帝国的绘画,历史文物和文献等皇家财产。目前,这些珍贵艺术品和历史文献属于位于柏林的波茨坦普鲁士基金会和德国历史博物馆藏品。

自上周有关谈判的消息得到证实以来,双方都试图平息由此掀起的波澜,继续保守秘密。普鲁士文化遗产基金会负责人帕岑格尔(Hermann Parzinger)说,为了避免昂贵的诉讼程序,基金会愿意通过谈判协商解决问题。不过双方都没有透露具体的索还规模。据主管文化的联邦国务部长格吕特斯(Monika Grütters )办公室透露,目前正在寻找一个"永久性的整体解决方案"。但是双方的立场相差非常远。

霍亨索伦家族的律师亨尼希(Markus Hennig)正在争取其委托人的要求尽量得到满足,并提醒人们不要将事情搞得"沸沸扬扬"。他说,就如同成千上万其他德国公民一样,霍亨索伦家族也希望自己的利益获得法律保障。

Rechtsstreit um Burg Rheinfels (picture-alliance/dpa/R. Hirschberger)

普鲁士王朝的最后一任皇帝威廉二世(Wilhelm II.)的重孙乔治·弗里德里希·冯·普鲁士

据未经证实的《明镜》周刊和"《每日镜报》"报道,双方的司法纠纷主要围绕珍贵的皇家艺术品、图书馆和皇室档案馆。

被列入索还名单的珍贵文物包括安东尼·华托(Antonie Watteau)的著名油画《舟发西苔岛》(Einschiffung der Kyhtera)以及弗里德里希二世逝世时坐的沙发椅。除此之外还有数百件绘画和雕塑艺术品以及家具。这位德国最后一任皇帝的后裔认为,索还的物品都是昔日皇家成员室内的私人物品。皇家后裔还要求对位于波茨坦的塞琪林霍夫宫(Schloss Cecilienhof)、林德施泰特宫(Schloss Lindstedt)或者利格尼茨庄园(Villa Liegnitz)享有永久免费居住权。

这些问题难道不是早已解决了吗?1918年德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战败,德国革命也随着威廉二世的卸位并逃往荷兰宣告结束之后,皇家财产被没收。其他王室贵族则受到相对宽松的处理,得以保留大量个人财产。1926年,国家与霍亨索伦皇室家族签署了一份财产协议,但是存在很多漏洞。

历届国王、皇帝或者诸侯伯爵的财产应该归其个人还是应该属于国家?这个问题从没有得到过彻底的解决。1945年之后,苏军占领方指控霍亨索伦家族与纳粹合作,从而将他们赶出了德国东部的所有宫殿。这些宫殿是否属于私人财产,最近科布伦茨州法院对这一 问题做出裁决。

此前,普鲁士王子在科布伦茨地方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归还莱茵河畔圣格阿(St. Goar)城堡的所有权。科布伦茨地方法院认为,这座于1918年被国家没收的城堡并非国王的私人财产,而是属于普鲁士政府的所谓特殊资产。普鲁士王子的诉讼被法院驳回。

"不怕对簿公堂"

鉴于昔日皇家后裔索还的艺术品规模大数量多,很多人猜测将导致德国众多的博物馆关张。亨尼希律师驳回了这些猜测。他说,即便是霍亨索伦后裔坚持索还其所要求的物品,也不过是昔日皇室全部财产的一小部分。亨尼希律师说,如果能够索回要求归还的艺术品,其委托人希望设立一个"霍亨索伦博物馆",展览这些艺术品。

对此,柏林众议院绿党文化政策发言人韦森纳(Daniel Wesener)表示,昔日帝国王朝的后裔们如果能够为自己争取传扬普鲁士历史的参与权或许更好,而建立这样的博物馆既不能纳入民主文化也不会体现国家机构的独立性。

勃兰登堡州州长沃伊德克(Dietmar Woidke)也拒绝皇族后裔的要求。他说,勃兰登堡的宫殿不能用来居住,它们"应该继续作为人民的财产,这也是我们谈判的目标。"沃伊德克希望能找到一个解决办法。但是他表示,勃兰登堡州不怕对簿公堂。

李京慧/凝炼(德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