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辱华事件”记者佐内博恩接受德国之声专访 | 德中/欧中 | DW | 05.12.200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德中/欧中

德国“辱华事件”记者佐内博恩接受德国之声专访

德国电视二台台长致函中国驻德国大使馆大使,澄清解释遭中国官方抗议的涉嫌辱华电视节目。德国之声记者找到了引发整场争论的核心人物,"今日秀"节目的记者佐内博恩。在采访中佐内博恩谈及他对"辱华事件"的看法以及对讽刺艺术形式的理解。接受访问的佐内博恩不改讽刺风格,大摆辛辣式幽默。

default

佐内博恩曾以“政党党”名义“恶搞”德国大选

德国之声:中国媒体报道称,德国电视二台的台长马尔库斯 · 夏希特( Markus Schächter )先生近日致函中国驻德国大使吴红波,就您在法兰克福书展期间制作的一期 " 今日秀 " Heute Show )节目伤害了中国人感情一事表示道歉。您对此有何评价?

佐内博恩( Martin Sonneborn ):我相信,台长会为很多事表示道歉,道歉属于他日常工作中的一项。而我是为讽刺性杂志《泰坦尼克》(Titanic)工作,我们的杂志从来不会为我们发表的文章道歉。《泰坦尼克》是德国乃至欧洲范围内讽刺类型杂志中领军性媒体,我们打算把出版发行市场扩大到中国,为此我们当然首先需要引起中国人对我们的关注,所以我们在法兰克福书展期间做了这样一个比较具有挑衅性的节目。

德国之声:《泰坦尼克》计划今后也在中国出版市场寻求发展吗?

佐内博恩:今后如果中国市场成熟了,我们会考虑进军中国出版界,因为我们知道我们会吸引大约10亿中国读者。

德国之声:讽刺这种艺术形式在德国有没有界限?

佐内博恩:当然有界限。简单地说,讽刺是一种艺术形式,也可以是一种新闻类的艺术形式。在尊重人权的开放国家一般都存在这种艺术形式。在人权状况是另外一番景象的国家讽刺的艺术会受到禁止。讽刺艺术在欧洲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了,讽刺艺术家用这种形式讽刺当权者。《泰坦尼克》每个月都试探讽刺形式的新底线,可以说,我们每个月都在欧洲范围内测量出新底线。

德国之声:如果现在让你回想法兰克福书展期间您在德国电视二台制作的那一期,后来被中国方面评价为伤害了中国人感情的 " 今日秀 " 节目,您觉得那一期节目越界了吗?

佐内博恩:这个问题我可以简单地用"有"和"没有"回答。当时我的表现不公平,但是我做的都是正确的。因为讽刺这种形式的任务不是举止言语要表现得公平,而是以一种古怪奇异的方式针砭时弊。您肯定也知道,法兰克福书展举办前由于书展方邀请了几位对中国政府持批评意见的作家,后来在德国社会引起广泛讨论。后来像人权、酷刑、吃狗肉这样的题目就从主办方的题目表上淡出了,那么我们就想再来谈一谈这些问题。

德国之声:有些中国人说,您制作的这期节目伤害了他们的感情。您对这项批评意见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呢?

佐内博恩:那我会说:"欢迎加入投诉俱乐部!"《泰坦尼克》因为讽刺作品已经多次越界了。去年我们收到来自英语区国家浪潮般的批评的书信、指责性的电子邮件,因为我们曾经对英国失踪的小女孩小麦迪事件恶搞了一番。所以说,讽刺、恶搞是我们的传统。我希望被我们的讽刺艺术激怒了的人能够再多一些。

德国之声:您在 " 今日秀 " 节目中提到的中国人权问题、吃狗肉的现象和当时在场被您提问的中国人没有关系。不是吗?

佐内博恩:对,您说的对。其实当时我们也谈到了其他问题。比如说,我和当时在场的中国人说到德国新上任的外长韦斯特韦勒是一个同性恋。我问他们,我们的外长去访问你们的国家,对你们来说是一个问题吗?在场的中国人做出的反应很有意思。大部分一边说没问题,一边哈哈大笑,看起来他们说的不是实话。然后我说,中医疗法在欧洲久负盛名,那么同性恋在中国可以治疗吗?那些中国人说,这个治不了,到死都治不了。您看,我们对德国政治家的恶搞其实和引起中国人反感的对中国的恶搞是一样的。

德国之声:德国电视二台已经从观众可查询的网络数据库里删除了您制作的受到中国人抱怨的 " 今日秀 " 节目。您会对此感到不快吗?

佐内博恩:当然不会。但是,我还是觉得有些奇怪,一个国家在海外的官方机构竟然对其它国家的电视台施加影响,那么今后我们《泰坦尼克》杂志也会仔细观察中国媒体的一举一动,如果他们做了什么我们不喜欢的事,我们也会马上出手干预的。

德国之声:在采访的最后,您肯定还想对中国人说些什么吧?

佐内博恩:首先我想问候所有正在(收听)阅读这篇采访的中国受众。我是德国"政党"党(Die Partei)的主席,我们党派主张在德国重新树立柏林墙。中国人当然是我们的榜样。我对中国的长城怀有崇敬之情。我和中国人民之间的友情是坚定不移的。我非常敬重中国人民,也向中国人民表达我最衷心的祝愿。

采访记者:洪沙

责编:石涛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