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西部洪灾惨烈,防灾系统哪去了?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9.07.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德国西部洪灾惨烈,防灾系统哪去了?

德国西部洪灾触目惊心:死亡人数已经攀升到160多人,许多人失踪,成千上万人失去了房屋和家园,基础设施遭到极大破坏,财产损失不计其数。人们不禁要问,德国的防灾系统是否没有奏效,哪里出了问题。

Deutschland, Schuld | Unwetter in Rheinland-Pfalz

莱法州小镇舒尔德(Schuld)被洪水淹没,多处房屋倒塌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灾害防控的问题上,我们和大流行病预防一样准备不足”,德国社民党政治家劳滕巴赫(Karl Lauterbach)这样评论道。德国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表示,必须找到灾难防范中出现的错误,以应对今后会更加频繁出现的自然灾害和大流行病。

左翼党呼吁内政部长辞职

而德国在野自民党和左翼党的批评就不这么温和了。自民党在联邦议院的议会党团副主席迈克尔·特乌拉(Michael Theurer)表示,:“这是重大的系统性失败,联邦内政部长泽霍费尔对此负有直接的个人责任。”德国左翼党甚至呼吁泽霍费尔辞职。该党认为,政府没有认真对待相关警告,或者没有以必要的重视程度将其传递给主管部门,“这两种情况都是不可原谅的,是一个严重的政治错误。鉴于灾难的严重性,应该负责任的部长辞职是再合适不过了。”

英国水文学家:“体制的巨大失败”

早在7月10日,欧盟洪水警报系统(EFAS)就已经发出了警告。德国气象局的专家也对洪水到来的时间和程度并“不感到惊讶”。

据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7月18日报道,“一个科学家小组向德国当局发出了一系列准确的预测,以至于现在读起来就像一个可怕的预言:莱茵兰即将受到‘ 极端 ’洪水的袭击,特别是在埃尔弗特河(Erft)和阿尔河(Ahr)沿岸,以及哈根和阿尔特纳等城镇。”该报援引英国雷丁大学(University of Reading)水文学教授汉娜·克洛克(Hannah Cloke)说,一种“体制的巨大失败”导致了战后德国最严重的自然灾害之一。她说,有些山洪暴发很难详细预测,但“肯定有时间”让较大的城镇做好预警或者疏散准备。

克洛克在接受德国电视二台采访时指出,“早在几天前,就可以看到即将发生的事情。”曾参与欧洲洪水警报系统EFAS建立的克拉克强调,气象部门已经发布了所有必要的警告,然而,“这个警告链在某处断了,所以这些信息没有到达人民手中。”克拉克还认为,德国缺乏一个全国范围内的统一的洪水风险处理方法,以及应对不同情况的不同的洪水计划。

Deutschland Unwetterkatastrophe | Bad Neuenahr-Ahrweiler in Rheinland-Pfalz

阿尔维勒(Ahrweiler)已有近120人丧生,仍有许多人失踪

内政部下的联邦公民保护局有辱使命?

德国作为一个联邦制国家,防灾救灾任务是由联邦、各州和地方政府共同来执行的。各州政府主要管辖灾难控制,紧急救援和处置、民事保护等;而联邦政府只在德国基本法规定的某些领域承担相应的职责,主要应对州和地方政府无法应对的重大危害事件。2004年,德国成立了灾害管理的专门机构——联邦公民保护与灾害救助局,简称联邦公民保护局。该局归联邦政府内政部的领导,主要负责自然灾害、事故灾难、传染病疫情等重大灾害的综合协调管理。德国联邦公民保护和灾难援助办公室主任阿明·舒斯特( Armin Schuster)为此次的灾难预警辩护说:“我们的预警基础设施在联邦政府中已经发挥作用,”他向德国电视二台表示,德国气象局已经提供了相对较好的警告。"我们通过我们的应用程序,通过媒体发出了150条警告。" 他说,问题是,你往往在半小时前无法判断哪个地方会受到什么量的雨水袭击。

Deutschland Armin Schuster BBK

德国联邦公民保护和灾难援助办公室主任阿明·舒斯特( Armin Schuster)

在接受德意志电台采访时,阿明·舒斯特还表示,他认为问题不在于预警系统的缺陷,而在于地方当局和民众处理预警的敏感度。他称,从上周三到周六,联邦公民保护局发出了150条警告。“整个预警系统完全都在运作。”不过他也表示,需要混合使用不同的警告方法,纯粹的数字警告不是正确的方法。“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也希望好的老式警报器回归”,他说。舒斯特还表示,德国政府将通过一项9000万欧元的计划,和联邦各州一起在适当的地方安装警报器,但该计划需要好几年的时间才能完成,而且,9000万欧元也是不够的。

灾情严重的北威州内政部长罗伊尔(Herbert Reul,基民盟)向《图片报》表示, 根据他目前的了解,并“没有重大的原则问题",不过他呼吁改进预警系统,让那些没有预警应用程序的人也收到警告。

德国镇县联合会警告说,不要对德国的灾难防控系统提出 "根本性的质疑"。该联合会主席莱因哈德·萨格(Reinhard Sager)说,”在某个时刻,人类在这种闪电般的自然力量面前根本无力应对。我们应该意识到这一点并接受它。”不过,萨格也赞成通过移动电话改善警告的可能性。“现有的技术可能性目前仍然没有得到足够的利用”,他说。

去年9月,德国举办了一次全国“预警日”活动,在一次模拟的自然灾害中向全国人民发出警报。但令人震惊的是,大部分技术都没奏效。

尽管联邦公民保护局替自己辩护,自民党联邦议院议会党团副主席迈克尔·特乌拉(Michael Theurer)则认为该局有严重过失。他说,“气象学家的及时警告既没有通过当局也没有通过公法广播公司充分传达给公民。”

绿党总理候选人安娜莱娜·贝尔博克(Annalena Baerbock)赞成在极端天气事件的预防措施问题上给予联邦政府更多权限。她向德国电视一台表示,有必要 ”大规模地”加强风险防范,和应对新冠疫情一样,联邦政府必须在跨地区事件中发挥更有力的协调作用。与此同时,她认为,除了风险防范外,还必须采取更多“气候适应措施”,包括改建城市,给予河流“"更多空间”,必须做更多工作来保护气候。

雷丁大学地理和环境科学系副教授斯蒂芬斯(Liz Stephens)博士指出:"欧洲的洪水清楚表明,即使是最发达的国家也没有为气候变化的影响做好准备。在气候变化下,强烈的夏季降雨事件预计将更频繁地发生,国家和地方政府需要清醒地认识到这一危险,并确保采取适当的措施,以避免这次事件中报告的令人无法接受的死亡人数。”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