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每周有三名儿童因家庭暴力丧生 | 在线报导 | DW | 30.06.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在线报导

德国每周有三名儿童因家庭暴力丧生

德国联邦刑警局的统计数字令人震惊:德国平均每周有三名儿童因家庭暴力丧生。德国的儿童救助组织、心理学家、地方政府的青少年事务管理局都了解这其中的原因,但却常常束手无策。

MENSCHEN; KIND; KINDER; GIRL; SCHLAGEN; GEWALT; FAMILIE; WEINEN; WUT; BÖSE; STRAFEN; BESTRAFEN; SCHLAGEN; MISSBRAUCH; WEINEN; GEFÜHLE; EMOTIONEN; GERICHT; POLIZEI; VERBRECHEN; MISSHANDLUNGEN; MISSHANDELN; HAND; PRÜGEL

身心受到摧残的孩子

(德国之声中文网)他们才几天或几个星期大,却被使劲摇晃而断了颈椎;他们饮食不足或根本得不到吃喝而饿死;他们被殴打、被暴虐、被强奸;他们往往还被杀害,因施暴者想销赃灭口。。。这些案件当属德国警方登记到的德国最丑陋、最黑暗的一面:2011年德国有146名儿童因在家中被施暴或缺乏照料而丧失生命,构成刑事追究案件,其中大部分儿童都还未年满6岁。2011年德国各地青少年事务管理局不得不接管三万多名少年儿童,将其送到儿童福利院,或寄养到经过审核的家庭。

Elisa (18 Monate), aufgenommen am 16.04.2011 auf einem Spielplatz in München (Oberbayern). Foto: Andreas Gebert dpa/lby Model released

儿童不应是负担

一般来说,德国地方政府的青少年事务管理局担负监督少年儿童身心健康成长的义务,一旦发现异常必须出面干涉。但实际上,很多情况管理局人员并不知晓,只有当家长上门求助或有人提供线索时,他们才知道。

求助之声常被忽视

但即便得到消息,管理局人员也往往力不从心,或敷衍了事。德国儿童救助协会(Deutsches Kinderhilfswerk)总经理霍夫曼(Holger Hofmann)说:"许多青少年事务管理局都人手极为不够,根本管不过来。"结果是,邻居或者儿科医生提供的明确线索往往不被重视;线索表明情况严重时,管理局也会派人上门查访,但他们经常以"无异常迹象"为结论了之,导致错估情况。

科隆市政府家庭问题咨询处的教育专家科鲁姆麦希(Martin Krummeich)对此不足直言不讳,但他也指出,多年来,德国政府就一直在削减青少年监督咨询工作的经费,同时又推出新的《儿童保护法》(2012版),发派给青少年事务管理局更多任务:为单亲父母提供更多帮助;对父母离异情况提供更多帮助;为外国移民子女提供更多特别帮助;管理局应扩大服务对象;在处理个案时,应组成"多专业团队"共同处理,以避免错误决定,这样一来,有些个案的处理时间便被拉长。

父母力不从心

但实际上,症结并不在政府部门的监督不足或工作失误,而是在于德国社会发展的失误。儿童在德国社会更多地被视为负担,而不是对生活的充实。霍夫曼一语道中要害:"在德国,儿童大声玩耍,会被感觉为噪音。"德国甚至不得不推出一部专门法律,规定幼儿园发出的声响将来不能构成邻里起诉的理由。霍夫曼表示,这就很能说明德国社会对儿童的真实态度。

Andreas Lange mit seinem sohn Janne (4) und seiner drei Monate alten Tocher Fiona beim Vorlesen aus einem Bilderbuch , aufgenommen am 17.07.2008 in Frankfurt (Oder). Der 34-Jährige Vater hat drei Monate Elternzeit genommen. Foto: Patrick Pleul +++(c) dpa - Report+++

同孩子一道过充实生活

"越来越多的父母感觉自己应付不了日常生活。"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德国分部发言人库恩(Helga Kuhn)女士介绍说。很多家庭的父母都得双双工作才能保证家庭收入,尤其是年轻父母很容易陷入过度紧张劳累的境况。据德国儿童保护联盟(Deutscher Kinderschutzbund)估计,德国13%的父母"动手施暴"。因为儿童遭受的暴力常常来自他们最为信赖的人,因此他们往往独吞苦水。就是年纪较大、想抗争一下的孩子,常常也不知道可以找谁。

应对措施

"碰到有关暴力、性这样的问题,我们在学校没有老师可谈。"霍夫曼在向儿童了解情况时一再听到这样的回答。因此,库恩女士要求开展更多公共宣传工作,提供早期救助,改进学校、青少年事务管理局和社会工作者之间的协同工作,不能削减家庭事务经费。德国已有许多机构机制,其中包括"联邦教育咨询会议(Bundeskonferenz für Erziehungsberatung)",旨在建立快速反应网络。显然这些努力是有成效的,多年来德国因家庭暴力致死的儿童人数就在下降,2000年还曾有大约300起,6年之后已降为大约200例。

就对儿童的家庭暴力而言,目前还没有具说服力的欧洲各国比较研究,不过2009年德意志研究联合会(DFG)资助了一项比较调研,对瑞典、奥地利、德国、西班牙和法国的5000家父母进行调研,问他们曾否使用器物打孩子。结果表明,瑞典父母施暴最少(1.8%)。瑞典早在1979年就签署了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据该调研报告,德国父母的施暴率为5.6%,略微高于法国(4.5%),西班牙最高,达6.7%。西班牙2007年才把非暴力教育写入本国法律。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估计,全球每年有5亿儿童遭受暴力。

作者:Wolfgang Dick 编译:施彦

责编:李鱼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