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有望取缔极右“国家民主党”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3.12.2015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德国有望取缔极右“国家民主党”

2003年,德国最高法院在要求禁止国家民主党(NPD)的诉讼案中做出不能禁止该党的一审判决。如今案子似乎出现转机,最高法院有可能批准禁止国家民主党的要求。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联邦宪法法院现在必须做出尽可能干净利索最后裁决。在德国,取缔一个政党障碍重重。联邦议院中的任何部长和任何政党都无权取缔另外一个政党。只有德国最高司法机构,作为基本法监护人的联邦宪法法院拥有这个权力。但是取缔一个政党需要拿出确凿证据,证明该党确实破坏自由民主的基本原则或者试图取缔这一原则,并能够证明该党对国家构成威胁。例如在德国两个地方发生的事件就可以作为证据。

这两起事件分别发生在德国东部的海德瑙(Heidenau)和特洛格利茨(Tröglitz)。一个是海德瑙的一伙右翼激进分子在一次仇外示威活动中向一个难民安置点投掷汽油燃烧弹。另一起是特洛格利茨发生的难民营纵火案。同情难民者遭到死亡威胁。特洛格利茨市市长因自己和家人面临危险而宣布辞职。

这一糟糕的局势可以成为联邦宪法法院的一个证据,证明德国国家民主党是多么的危险。联邦宪法法院将在2016年3月就禁止极右政党的诉讼进行审核。取缔国家民主党的希望不再渺茫。

Deutschland Lage in Heidenau

海德瑙右翼极端分子示威警方出动制止暴力行为

线人和其它障碍

德国民主派政治家对可能的取缔已经辩论已久。早在10多年前,也就是2003年,取缔国家民主党的首个提案被驳回。由于当时提交的材料很多来自于被安插在该党领导层的线人,联邦宪法法院驳回了相关申请。因为国家本身为取缔一个政党依靠线人收集证据违反宪法。当年,禁止任意取缔政党的宪法规定也使国家民主党受到保护。

现在,这个障碍似乎被清除。在当前的审理程序中,线人已经不再是关键因素。重要的是:是否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国家民主党违背法律以及肆意破坏自由民主的基本原则。

柏林的激进主义研究员冯克(Hajo Funke)对右翼势力观察已久。他说,禁止极右政党的论据不断增加。"国家民主党是积极煽动攻击难民和外国人以及举行仇外示威的教唆者之一。"因此,对难民营的每一次袭击,只要其肇事者在国家民主党的范畴内活动,对于联邦宪法法院来说都是一个新的证据。冯克认为特洛格利茨骚乱全面说明了"这一新纳粹政党的危险性。"这位政治学家估计,这一次,取缔国家民政党具有非常现实的成功机会。

通过取缔极右党制止极右倾向?

然而,取缔国家民主党是否就能够遏制该党支持者头脑中的右翼极端思想呢?这是有关取缔该政党辩论中的关键问题。对此各政党内都有持怀疑态度者。他们担心,对该政党的取缔会被右翼极端分子间接地利用。由于政党被正式取缔,成千上万的该政党追随者将成为转入地下的右翼恐怖分子。一些人甚至认为:"在民主制度下,右翼观点也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极端主义研究员冯克反驳了这种看法。他说:"基本权利的核心不容破坏是言论自由的界限。"

Deutschland NPD-Bundesparteitag Frank Franz

德国极右政党国家民主党主席弗兰茨(Frank Franz)

显然,右翼极端主义不会随着一个右翼极端政党的被取缔而自动消失。极右思想研究员冯克也知道,清除一种根深蒂固的思想并非容易。但是他认为,对极右政党的取缔可以向其所有追随者和支持者明确表明:他们的所作所为是不正确的。"取缔该政党可以避免新纳粹的暴力危险。"

取缔政党-在欧洲罕见

极端右翼政党不仅在德国引起讨论。法国极右政党-国民阵线在地区选举中获胜也表明,鉴于难民数量的增加,对许多选民来说,极右思想是多么地具有诱惑力。在法国,取缔政党可以说不可想象。即便在有着悠久民主传统的国家如英国和美国,取缔政党也被视为是限制言论自由而没有被写入宪法。但是德国的情况则不同:由于国家民族主义的教训,德国基本法旨在避免任何形式的煽动民众行为。

绝非徒劳的审理程序

周二(12月8日),联邦宪法法院启动了对取缔国家民主党诉求的主审程序。德国萨克森-安哈尔特州内政部长施塔尔克内西特(Holger Stahlknecht)和梅克伦堡-前波莫瑞州内政部长卡非尔(Lorenz Caffier)对此表示欢迎。两位部长称无论结局如何,这一决定都是"法制国家的一个胜利。"即便未能取缔国家民主党,最高法院也为德国今后如何应对这类政党做出裁决。这对今后的相关讨论和战略方向来说很重要。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