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有一个″反遣返难民产业″? | 德国新闻 | DW | 13.05.2018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德国新闻

德国有一个"反遣返难民产业"?

德国基社盟联邦议会党团小组组长多布林特(Alexander Dobrindt)指责德国有一个"强硬的反遣返产业",此言一出,引来各方批评,甚至包括他所在的政治营垒。

Deutschland Protest gegen Sammelabschiebung nach Afghanistan in Düsseldorf (picture-alliance/dpa/B. Thissen)

反对遣返难民示威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真有一个"强硬的反遣返产业"吗?发明这个概念的基社盟高层多布林特尚未解释它的定义,但它的挑衅意味却难以掩饰。就连多布林特的政治支持者也认为有必要对这个概念加以修改。

基民盟联邦议员德弗里斯(Christoph de Vries)对德国之声表示,"我可能使用'反遣返游说团'这个词。"他说,反对遣返被拒难民的行为,更是"出于政治动机,而不是为了获取盈利。"

德弗里斯是联邦议院内政委员会成员,该委员会专门负责难民政策、外国人法律、维护边界以及遣返被拒绝的难民等事宜。就遣返行为本身而言,德弗里斯是支持多布林特的。

帮助难民是一大产业?

"有一个规模很大的方阵,由绿党、左翼党到社民党政治家,以及社会工作者、援救人员,一直到部分律师等组成,他们希望扩大难民法的权限,有时甚至不承认难民法的界限,比如他们试图阻止被拒难民的遣送。"

难民救援组织的罗特曼(Andreas Rottmann)认为这项指摘不能成立,"这是对难民进行咨询的人,以及对难民法有着透彻了解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律师的肆意诋毁。"他说,按照对方的说法,好像帮助难民的确是一大产业。

实际情况则恰恰相反,罗德曼说,帮助难民,替他们辩护,从经济角度而言是一项亏本的买卖。"就我个人而言,我可以干收入更好的工作。如果难民没有被遣返,我是为此得不到奖金的。"

根据外国人登记中心的记录,截至到2018年3月31日,德国全国共有23万1933名外国人应离境,其中约17万人有着临时居留许可,约6万人没有居留许可。

但这些数据是有争议的。媒体服务机构"融入"收集的数据显示,所谓需离境的外国人当中,只有大约一半是被拒绝的难民,因为外国留学生、外国雇员以及旅游者的签证到期后,也会被算入"需离境外国人"群组。

而根据德国的难民法,拥有"临时居留许可"的人,暂时不被遣返。生病,且该病不能在原籍治疗,或者在德国已开始接受教育等,都是获得"临时居留许可"的原因。

Fortsetzung CSU-Winterklausur | Alexander Dobrindt (picture-alliance/dpa/A. Geber)

第一个提出“反遣返难民产业”的多布林特

难民申请和遣返都在降低

德国去年共遣返了近24000名难民,同比降低了5%。据德国难民移民局的数据,同期申请难民人数也在降低,2016年共有72万2370人递交了难民申请,2017年的这一数字是19万8317。

已在难民救援组织工作了10年的罗特曼证实说,医生开的病情诊断书可以暂时阻止遣返行动,但这样的诊断书一般情况下很难搞到,原因是,"许多医生对此都持一种反对态度。"

医生:没问题,病人可以飞行

罗特曼认为,如果说有一个"难民产业",那么它更可能存在于主张遣返的阵营,"有些医生只拿着电话听了几分钟,就得出病人能够承受飞行的诊断结论,给外国人局和难民申请者开出这样的证明,虽然他们连病人的语言都听不懂。"

德国著名报纸《世界报》的主任记者格劳(Ansgar Graw)是支持多布林的那一派,他希望,应该更多、更有效地遣返没有获得难民身份的人。但他还认为,政治家的任务不是用口号来激化事端。

格劳说,在一个法治国家,公民在法律框架内为自己的信仰进行辩护,特别受到欢迎。"如果有反遣返支持者运用法律手段阻止遣返行动,那么这个行动没有违法。"

他呼吁多布林,"在政界多多聚合同类,推动加速修改法律法规的进程。"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