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数千人抗议网络监视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30.07.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德国数千人抗议网络监视

德国许多城市都举行了对情报机关监控行动的抗议。只不过,街头抗议的规模要远远逊于网络上的反对呼声。

(德国之声中文网)成千上万的人在全世界,和30多个德国城市呼喊着“别监视我们了”,举行了针对电话及网络监控的抗议活动。自从美国情报部门国家安全局(NSA)的窃听行动曝光以来,引起网络上的强烈愤怒。但是把这种抗议在上周末首次变为街头活动,并且发动那些对网络没有什么兴趣的人,绝非易事,法兰克福抗议活动的组织者之一齐默曼(Jan-Martin Zimmermann)说。

监视就如辐射,人们看不到,听不见,也感觉不到,但是它依然存在。齐默曼认为数位监视这种如鬼魅般不易觉察的特点,是到目前为止公众对美国国家安全局窃听丑闻反应平平的原因。

“别监视我们了”这个口号源自一个运动,它由一个由公司和公民权利组织组成的团体六月初发起,旨在抗议美国国家安全局的间谍活动。互联网上的一份请愿书写到:“这种大规模的资料搜集方式破坏了美国关于自由和个人隐私的基本价值”,它目前已得到超过五十万人签名。

网上世界与现实世界的分离

在德国,网络请愿书也得到很大反响。例如,在网上请愿平台“change.org”,已经有超过40万人在一份给联邦总理默克尔的请愿书上签名,抗议监视项目“棱镜”和对举报人的刑事处罚。

这种在网上明显表现出来的不满,现在正以一种看得见的方式,通过星期六的抗议活动在街道上表现出来。“只有一个世界,网上世界和网下世界是一体的,在任何地方,都应该执行同一种基本原则”,活动的发起人之一齐默曼强调说。所有人都必须明白,“我们活在这样一个国家里,这里的基础设施限制并监视了我们所有的人——这种情况不该在一个民主社会中发生。”

“消除网络世界和现实世界的分别”,不仅对普罗大众而言困难,对网络用户来说,明显也非易事。对这个热门话题,现实中的大型示威抗议还未提及。在大多数城市,参加游行示威的不超过500人。除了法兰克福,只有柏林和汉堡的示威者突破1000人。组织者认为,天气的炎热也是原因之一。

给黑森州的司法部长喝倒彩

活动在法兰克福的罗斯广场的开始时,梧桐树下的树荫里,挤满了抗议者。当黑森州司法部长、自民党政治家约尔格-乌韦·哈恩(Jörg-Uwe Hahn)登上装有高音喇叭的宣传车时,正好唤醒在正午的炎热下昏昏欲睡的人们。他要求签订一个类似于世界气候保护协议的国际信息保护协议。但是,他的话被淹没在嘘声和口哨声中。因为许多参加的人都持这种观点,就是政府和一些政党,如自民党拒绝这么做。

来自威斯特瓦尔德地区的丹尼尔(Daniel K)就是他们中的一员。他说,联邦内政部长汉斯-彼得·弗里德里希(Hans-Peter Friedrich)如果呼吁人们自行保护个人数据,就表明他一无所知。人民更应该受到的是国家,以及相应的法律的保护。“在德国,我们有通信隐私,为什么电子邮件地址不能也受到这样的保护?”丹尼尔问。

要求欧洲议会组成调查委员会

在德国,“别监视我们了”运动由以下组织如“数据存储委员会”,“混沌电脑俱乐部”,“数位勇气”,以及由从绿党到左翼党的政党联盟,尤其是海盗党,来组织和发起的。他们值这个最新的监视丑闻爆发之际,要求在欧洲议会成立一个调查委员会。“因为相应的立法职能非常清楚是在欧洲议会这个层面。80%的德国法律是在欧洲法的基础上转换的”,运动发言人齐默曼说。所以需要有一些超越国境的事情发生。

网络自由不仅受到来自情报机关的威胁,齐默曼说,“别监视我们了”自身也经历了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这个组织为法兰克福抗议开设的脸书页面和网页曾有超过24小时无法访问。经过多次询问后,脸书答复是技术故障,但是齐默曼不愿意相信。“我们对互联网公司如脸书、谷歌,或者微软的依赖程度,真是恐怖。”

作者:Jennifer Stange 编译:简如
责编: 洪沙

DW.COM